?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3期>>第11版:阅读
 
相濡以沫,情比海深——读 《 平如美棠: 我俩的故事 》
 
 
2019-03-01 14:56 编辑:文 / 雨山 浏览量:2121人
 
 

 
 

 

 

我选书从来不看是否名家推荐,编辑何许人也,初遇这本书——《平如美棠: 我俩的故事》 也是如此,我仅仅是被它的装帧所吸引,随意从书架上取下来翻看,又被里面许多写意的小画所吸引,它们可爱而真切,从中可以看出每一幅画都透露着编辑深厚的情感,于是拿回家去读。

 

即便是著名记者柴静作的序,也并没有让我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既然是故事,一个普通中国家庭六十载的记忆,那么就顺其自然地读下去。坦率地说,初读这本书时我很随意,是带着一种欣赏的心情去读的,我以为这个故事很美好,像这些画一样可爱,甚至有一些浪漫色彩。

 

在编辑饶平如老先生87岁时,妻子毛美棠患老年痴呆症,2008年3月19日去世,后来的时间他无以排遣,每天睡前醒后,都是难过,生活中只有思念。饶老先生决定用画笔描绘出记忆中的点点滴滴,于是,他一笔一笔,从美棠童年画起……就这样亲手构建和存留下了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的记忆,也记录下了这段时间中国人最美好的精神世界:我第一次看见美棠:1946年,那年我26岁,从黄埔军校毕业,美棠年约20岁,面容姣好,在窗内揽镜自照涂抹口红;大家的婚礼:1948年,在江西大旅社大礼堂举办,证婚人是时任江西省政府主席胡家凤;我俩生平最美的一次中秋赏月:1949年5月美棠和我到了贵州安顺。我在安顺工务总段当雇员,大家住在职工宿舍的一个简陋的房间里赏月;划清界线:1958年9月28日,我被单位送去劳动教养。不数日,单位的人事科找美棠去谈话,希翼美棠和我“划清界线”,美棠不为所动;噩梦结束:我于1979年11月16日办好手续回到上海,17日报上了户口。从此,一场历时22年的噩梦终于结束。

 

两人平凡的生活在历史大背景下经历了跌宕起伏,早年衣食无忧,尽享青春的美好,而后却物力维艰,历经风雨。忽然之间,我觉得这个故事不“美好”了。在他们分开的22年里,美棠为了维持这个家,什么活都去做。在工地上背水泥,在生产组接受各处派来的工作,家中的金银首饰变卖一空……

 

两位老人六十年的相守从美好和浪漫开始,命运让他们长久分离,历尽坎坷,好不容易最后又在一起了,妻子却身患重病且渐渐失去记忆,但他们的爱却愈加深厚。据说柴静在节目中问饶平如老先生:“您已经90岁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把这个东西磨平了,磨淡了?”老爷子回答说:“磨平?怎么讲能磨得平呢?爱这个是很久的,是永远的事情。”老爷子还说,如果能够年光倒流的话,他宁愿再回到从前那一段艰苦的时代,两人相守。我想到书中写到的一件事:某日傍晚,病中美棠忽然提出,她想吃杏花楼的马蹄小蛋糕(以其形似马蹄)。杏花楼是一家名牌老字号商店,饶老先生马上骑自行车前往(那时他年已87岁),往返约40分钟。等到他把蛋糕送到她枕边时,她又不吃了。读到这里,你一定会和我一样,留下伤感且感动的泪水。

 

一遍读完,还想再读一遍, 《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 这本书里的故事,也许很普通很平凡,但是夫妻俩共患难,相濡以沫,那份情比海还深,它让人看到美好的东西,令人动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