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3期>>第11版:阅读
 
鸭口,平凡中的不平凡
 
 
2019-03-01 14:55 编辑:文 / 赵斌 ( 自然资源部第一地形测量队 ) 浏览量:2405人
 
 

 
 

缘分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邂逅鸭口实在是一种偶遇。对于鸭口,大家就像一个闯入者,但无意间却有了惊喜的发现。这里的鸭口,指的是鸭口煤矿,曾是铜川矿务局的一个重要煤矿,位于铜川市东北的群山之中,因临近广阳镇鸭口村而得名。

 

现在的鸭口煤矿于2008年3月因资源枯竭政策性破产,2016年3月在国家煤炭行业 “去产能” 宏观调控中停产关闭。一条县乡公路横穿矿区,除了铜川市至广阳镇的班车,路过的车辆很少,矿区内空旷寂静,偶尔有几个人在公路上走过,显得颇为冷清。房屋、矿井、设备等都静默着,满眼的破败萧瑟之态。

 

谁也没有料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落寞的地方,竟然与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密切相连,让人倍感突兀和惶恐。这部作品就是 《平凡的世界》 ,它以百万字的鸿篇巨制,恢弘壮阔的气势和史诗般的品格,全景式地表现了进入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城乡的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感情的巨大变化,成为中国文坛的一座巍巍丰碑,并于1991年荣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已故著名作家陈忠实说, 《平凡的世界》 是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是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路遥获得了这个世界里数以亿计的普通人的尊重和崇拜。他还说,是路遥和 《平凡的世界》 刺激他写出了 《白鹿原》 。

 

鸭口煤矿是 《平凡的世界》 的孕育地、生活体验地和创作地。1982年,路遥的弟弟王天乐由陕北清涧县被召到铜川矿务局鸭口煤矿当了工人。因为这个关系,鸭口煤矿便成为路遥常来的地方。对矿山工作环境和矿工生活的耳濡目染,特别是王天乐对他的影响,使他产生出 《平凡的世界》 最初的创作设想和构思,也是他选择铜川矿务局作为生活体验地和作品创作地的直接原因。

 

1985年8月,时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的路遥,挂职铜川矿务局宣传部副部长,开始投入 《平凡的世界》 的创作。他携带两大箱书籍及十几条 “恭贺新禧” 牌香烟和两罐 “雀巢” 咖啡,告别舒适的城市生活,来到鸭口煤矿。

 

鸭口的井上井下,工业区、住宅区、矿区都留下了路遥的身影。书中对煤矿及矿工的描写,全部取材于鸭口煤矿,其中所叙述的人、物、事都和鸭口煤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矿工孙少平的原型就是他的弟弟王天乐。班长安锁子的原型就是矿工安锁子,也是采煤区班长。雷汉义的原型就是采煤区副区长雷汉义。书中的矿区街市、地形地貌、火车站、卫生院都是鸭口煤矿的翻版。路遥发现鸭口地形好像是用牙齿咬了一个大弯,因此将书中的煤矿取名为大牙弯煤矿。

 

路遥在 《平凡的世界》 的创作过程中,分不清白天和夜晚,废寝忘食地写作,在孤独的环境中过着封闭式的生活,与亲人、朋友的联系几乎完全断绝。这个视文学为生命的人,早已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他说: “只有拼命工作,只有永不竭止,只有创造新的成果,才能补偿人生的无数缺憾。才能使青春之花即使凋零也是壮丽的凋谢。” 

 

路遥生命终点的最后力作,即诠释 《平凡的世界》 创作过程的长篇文学随笔 《早晨从中午开始》 ,是首先在《铜川矿工报》 发表的。他在文中深情地写到: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弟弟王天乐。他当过5年煤矿工人,对这个我最薄弱的生活环境提供了特别具体的素材。实际上, 《平凡的世界》 中孙少平就是直接取材于他本人的经历。”1992年2月 《早晨从中午开始》 完稿,路遥婉言谢绝包括 《当代》 等全国大型报刊的争相索要,却将文稿交给了铜川矿务局的企业报。正如他所言,这是对作品孕育和诞生地的真挚回报,是对关心他、热爱他、支撑他的矿工兄弟的真情感恩。该作品自1992年3月3日起连载三个月,铜川百里煤海激荡着一股澎湃的路遥文学潮。不幸的是同年11月,长期积劳成疾以及家族遗传的肝病,夺走了路遥的生命。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路遥与 《平凡的世界》 已经成为鸭口宝贵的精神财富。这里的人们没有忘记他,并且在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建成了鸭口路遥学问展馆。他们说: “路遥是大家的荣誉矿工。” 

 

经过多方周折,我联系上了鸭口煤矿宣传部崔部长,从而和同事有幸参观了路遥学问展览馆。进入展馆,迎面是一头犍牛的雕塑,颔首拱背,四肢健壮,充满了力量感,像是要冲破一切束缚和藩篱,向命运抗争,向困苦宣战。雕塑旁边的牌子上,写着路遥说过的一句话 “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 。

 

展馆图文并茂地先容了路遥短暂而灿烂的一生,特别是他与鸭口煤矿非同寻常的情缘。橱窗里展示着路遥在矿上穿过的工服、头盔、鞋子,背过的书包,用过的钢笔、水壶等。一幅幅照片真实再现了他与矿工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场景,以及创作 《平凡的世界》 的艰辛过程。

 

展馆里路遥和弟弟王天乐、王天笑的合影。王天乐是路遥的四弟,在路遥的四个弟弟中,他与王天乐的关系最为亲密。他们已经超越了手足之情,完全是知己和挚友了。路遥说过: “有关我和弟弟天乐的故事,那是需要一本专门的书才能写完的。” 在路遥的熏染和引导下,王天乐从一位煤矿工人成长为一名记者,在其短暂的记者生涯中,分别于1988年和2000年两次获得中国资讯奖一等奖。然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2007年4月,王天乐同样因肝硬化腹水不幸病逝,终年48岁。

 

在展馆里,我还看到了路遥和他的妻子林达女士的照片。他们经历了曲折的婚姻,最终以离婚收场。颇具文学才华的林达是当年到延安插队的北京知青,她认识路遥并与之产生了爱情,两人结为人生伴侣。身为作家,路遥经常半夜写作,通宵达旦,尤喜独处,时常自觉地 “封闭” 自我。加上他长期离开家到外地采风和创作,夫妻感情逐渐疏远。林达曾说: “我嫁给了路遥,而路遥嫁给了文学” 。

路遥疼爱孩子在亲友圈里是出了名的。他和林达有一个女儿叫路远。展馆里有一张路远在路遥追悼会上,站在父亲的遗体旁放声痛哭的照片,看后让人眼眶发红,心里发酸。路遥将有限的生命托付于文学,却将无尽的思念留给了亲人。

 

展馆还全面先容了鸭口煤矿从建设、投产、高峰到政策性破产的发展史,大家获知它的职工人数最多时达5000余人,职工家属人口逾万。高峰时,矿区机器轰鸣,人声鼎沸,拉煤的车辆彻夜不息,曾是大山里一个喧闹繁华的所在。

 

在鸭口煤矿的发展中,涌现出来很多的先进模范人物。其中劳模王志雪父子几代人献身煤炭工业的事迹被《中国煤炭报》 《陕西日报》 等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王志雪的深情之言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由此叫响全国,成为当代中国煤炭工人忠诚报国的代名词。

 

往事如烟,现在鸭口煤矿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悄然地落幕。它的历史是一曲矿山铁汉艰苦创业、奋勇拼搏的英雄之歌,是一首矿工赤子忠诚报国、可歌可泣的壮丽史诗。

 

如今的鸭口矿区建有路遥学问展馆、路遥浮雕群、鸭口记忆学问遗址公园,职工食堂也命名为大牙弯酒店。矿区周围青山绿水,满目葱茏,安静祥和,一条公路将鸭口煤矿、徐家沟煤矿、王家凹煤矿串联起来,沟通着矿区与外界的联系。大幕落下,繁华逝去,阵阵山野清风带来通体清凉,耳畔响起鸟儿欢快的啁啾。碧树红瓦间,升起袅袅炊烟。

 

一周后接到崔部长的电话,说就在前两天,陕西省作协刚刚带人来参观过路遥学问展馆。一时间,心中莫名地感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要有自己学问的基点,精神的源泉。无疑,鸭口算是一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