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2期>>第21版:翻开岁月的书页
 
翻开岁月的书页
 
 
2018-09-28 10:19 编辑:文 / 徐永清(原国家局测绘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浏览量:2830人
 
 

 
 

 进入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系统二十多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时间最长的一段。今年3月,根据中央机构改革方案,设立自然资源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同时撤销。也在3月,我到退休年龄,做到与国家局同进退,也是机缘巧合。

 

这之后,我开始清理办公室的物品,主要是多年积存的书籍。我的办公室里有两个不算小的书柜,塞得满满的,这只是我三处存放书籍地方的其中一个。这些书,与我这些年来的业务工作有关,我已经向单位的领导同志报告,决定将大部分捐给单位资料室。

 

办公室里的这批书籍,都是我到测绘系统工作以后陆续积存的,大多与在国家局开展的工作有关。清理着这些或清香、或泛黄的新旧书本,很自然地,就像梳理着我在国家局系统工作的那些岁月。在国家局的工作经历,称不上皇皇巨著,倒也不失为绵邈的长卷,其中也不乏豪情干云、气吞山海的篇章。作为一个读书人、编书人和出书人,在我难忘的每一个节点,都有书影的陪衬。

 

《登峰造极·珠穆朗玛峰测量记》

 

《登峰造极·珠穆朗玛峰测量记》,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20万字的长篇纪实,全景式地再现风起云涌、气势恢宏的2005年珠峰测量。专门描写国测一大队队员在珠峰的事迹。几年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长书连播”节目全文录制、播出了“有声小说”《登峰造极·珠穆朗玛峰测量记》。

 

1989年冬天,国家测绘局思想政治宣传处的处长丛远东,开始筹划在中央媒体宣传国测一大队的英雄事迹,找了经济日报经济部的毛铁和我。直到1990年3月,我们才有机会采访国测一大队。拿到他们事先撰写的1万6千多字的国测一大队资讯素材,材料言之有据,对时间、地点、人物、事迹逐一核实无误。我和毛铁十分惊喜和激动,认为国测一大队这个英雄集体十分典型,采访持续了4天半,大家的心灵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震撼与洗礼。最后将国测一大队定位在无私奉献的爱国主义精神这个切入点和宣传点上。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当年经济日报以1万多字的超长篇幅,头版刊登了毛铁写的通讯《大地之魂》,范敬宜总编辑挥毫题名;接着连续3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早晨的《资讯和报纸摘要》这个最重要的节目中,持续播出了我写的通讯《测绘英雄》;后来国务院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印发国发[1991]19号《国务院关于表彰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决定》。接着中南海国务院小礼堂召开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表彰命名暨先进事迹报告会,李鹏总理接见国测一大队职工代表。

 

《登峰造极·珠穆朗玛峰测量记》2010年

 

1990年3月,我(左三)与国家测绘局宣传思想工作处处长丛远东(左二)、经济日报记者毛铁(右二)、陕西省测绘局党委宣传部长任连胜(右三)等在西安采访国测一大队,这张照片拍摄于华清池。

 

不久,我和毛铁、丛远东被国测一大队授予荣誉测绘队员,证书我至今珍藏。

 

《再测珠峰:2005珠峰测量的足迹》

 

《再测珠峰:2005珠峰测量的足迹》,这是我和中国测绘报的吴江编的一本大型摄影画册,在《背景篇》《测量篇》《成果篇》中收入几百幅珍贵图片。画册12开,200页,精装彩印,2005年10月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

 

2005年2月,中国启动新一轮珠峰高程测量。5月22日,中国珠峰登山测量队登顶测量成功。10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测绘局向全世界公布了2005珠峰高程测量成果,我有幸全程参与了2005年珠峰测量。

 

2005年春天,测量队里出现许许多多感人的事迹:队员张江齐在海拔6500米出现致命的严重病症,他依然咬牙坚持完成了所有仪器培训工作后才下撤;队员王新光的父亲突然去世,他最终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工作;队员孙占义乘坐的汽车车灯坏了,黑夜里、大山上,他打着手电筒为车子照路六个小时,把维修好的仪器准时送到大本营;中队长高国平忍着严重的疼痛,带领队员连滚带爬四个小时,在海拔5300米建立了测量二本营。5月22日,小嘉布、普布、阿旺给吨、多吉格桑等24人组成的中国测量登山队自8300米突击营地出发,冒着九级大风、零下32摄氏度低温向珠峰挺进。历时七个半小时艰难的攀登,终于成功登上珠峰顶峰。在这次登山行动中,有队员严重冻伤,手指关节截掉……

 

当珠峰测量登山队员冲击珠峰顶峰成功,觇标在峰顶竖起,早已守候在东绒布、西绒布、中绒布等六个交会测量点的测量队员们同时打开经纬仪和GPS,展开了联机观测。

 

2005年,我在珠峰测量工作现场采写、拍摄了大量资讯、通讯、特写以及照片。后续,以此次珠峰测量的宣传成果还有《中国测绘报》“号外”、《中国测绘》杂志二五年第五期“珠峰高程复测专号”、电视专题片《再测珠峰·2005珠峰高程测量纪实》、大型摄影图册《再测珠

峰·2005珠峰测量的足迹》、科普读物《珠穆朗玛峰到底有多高》。

 

《再测珠峰:2005珠峰测量的足迹》2005年

 

南海地图

 

《南海地图选编》,是我国第一部南海专题地图集,由我和中国地图出版社总编辑徐根才主编,2012年国家测绘局内部印行。这也是南海地图之集大成者。图集搜集、整理古今中外与南海相关的代表性地图,编制反映南海有关问题现状的地图,200余幅,以图为主,辅以图说,直观、翔实、生动、形象地展示南海问题的由来和现状,展现我国对南海拥有主权的地图以及地理信息方面的证据,了解世界大国、周边国家、主要国际组织及专业机构各方对南海问题通过地图体现的态度或倾向。原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党组书记徐德明为图集写了序言。

 

2010年4月,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徐德明指示,开展南海地图研究工作,抢占制高点,搞好地图外交,切实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土安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随即成立南海地图专项工作组,开展南海地图专题研究等工作,我担任课题组组长。

 

课题组先后前往中国南海研究院,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第三海洋研究所,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海洋政策与法律中心等单位和院校进行调研,了解并掌握相关情况。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完成了《南海地图研究报告》并通过专家评审,这是我国首次以地图为主研究论证南海问题的研究成果。

 

2011年南海地图研究课题组开展了《南海地图选编》的编纂工作,并于2012年付梓。

 

随后,我又牵头开展了南海地图九段线研究,写出了研究报告。

 

我国国家版图下方,有九条断续的国界线划出一个“U”字型的传统海疆线,这条“九段线”是对中国南海疆界的标绘。从唐代开始,中国就已经将南海诸岛纳入行政管辖的范围内,但是受到认知水平和绘图技术的限制,一直没有在版图上绘制统一的南海疆界。“九段线”1946年正式诞生,是二战结束后我国政府收复南海诸岛及其海域的产物,拥有充分的法理依据。

 

南海地图研究项目获得2013年测绘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南海地图选编》2012年

 

在天一阁所在地的宁波图书馆讲“九段线”

 

 《南海图记》

 

《南海图记》以36章、360页的篇幅,通过大量的古今中外地图和相关的历史背景、人物、事件的记叙,向读者详细先容我国大量的古代、近代乃至现代南海地图,以及环绕这些地图发生的饶有意味的故事。

 

大家希翼通过对这些地理记忆的发掘与梳理,让历史厘清真相,镜鉴现实。

 

遗憾的是,本书在报送有关部门审批时,以“内容敏感”为由未获批准。

 

内部印行时,我请今晚开什么特马的董亚欣经理在封面、版式设计上给予支撑,他找《今晚开什么特马》杂志的美编徐慧兰作了出色的设计,使《南海图记》成为一本精美、典雅的读物。

 

《南海图记》2016年

 

蓝皮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