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32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2期>>第32版:阅读
 
遥远的“拉菲克”
 
 
2018-09-28 10:10 编辑:文 / 刘涛(新疆测绘研究院书记) 浏览量:2831人
 
 

 
 

 我最早听过的一段相声应该是著名相声演员马季和唐杰忠先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表演的“友谊颂”了。相声主要写中国铁路勘测队员乘“友谊号”轮船到坦桑尼亚后,为修建坦赞铁路,在原始森林中顶风冒雨、披荆斩棘,认真完成野外勘测任务,受到当地人民赞扬的故事。相声中描述了非洲东部原始草原、珍奇动物等自然风貌,赞美了坦桑尼亚、赞比亚两国人民与中国勘测队员的深厚友谊,更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几句斯瓦希里语短句:姜博——你好,胡阿里力——再见,拉菲克——朋友。尤其是 “拉菲克”,在那个年代传遍了大江南北。

 

正是这段相声,使我对远在地球那一面的“拉菲克”——坦桑尼亚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2017年11月初,我受邀与国内测绘地理信息领域的几位专家一起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终于有机会去解开留存于心中多年的好奇之迷。

 

1964年建交以来,中国向坦桑尼亚提供了各种援助,主要包括铁路、纺织、农业、煤矿等。在各项援助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当属相声《友谊颂》中说的中国对坦赞铁路的援助。

 

坦赞铁路是贯通东非和中南非的交通大动脉,也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铁路全长1800多公里。历经2年勘察,6年修筑,这项凝结着中非友谊、堪称奇迹的艰巨工程终于在1976年落成。为了这项工程,中国政府付出数亿美元的资金, 60多位中国工人长眠在了坦赞大地。坦赞铁路是新中国早期对外援助的典范和缩影,是中国外交中的一笔无形资产,是中国与非洲兄弟情谊的丰碑。

 

当地时间凌晨5点多,大家从北京经过9个多小时的飞行,中转多哈后,又经过6个多小时的飞行,在当地中午时间到达了非洲之行的目的地——达累斯撒拉姆。

 

11月初的坦桑尼亚,酷暑难耐。尽管从国内出发时已经脱掉了许多冬装,但一下飞机像进了桑拿房,从冬天瞬间切换到盛夏,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来接机的是ARDHI大学的老师,他带着大家七人来到了接机的面包车前。望着小小的面包车,再看看堆积如山的行李,所有人都在摇头!但是聪明的坦桑尼亚人有的是办法,东塞一件西藏一件,眨眼的功夫,硬是把一大堆行李都摆进了车里。虽然车内拥挤不堪,但一个都没有落下。

 

路上,大伙被车窗外的一切紧紧地吸引着。街道不宽,路面坑坑洼洼,车辆行驶颠簸不断,交通管理设施相对原始,交通拥堵极为严重。街道上跑的汽车,绝大多数都是日系的,包括公交车都是二手车。道路两侧的房屋大多是平房,楼房较少,为数不多的现代化建筑多数都集中在市中心区域。

 

在道路两侧时不时地会出现一些卖衣服、水果、日用品等的摊点,这一景色像极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县城。马路中间,众多小贩冒着危险穿梭于车流之中兜售商品。人们穿着特色的服装,许多人拿着非智能手机。

 

大家此行的主要任务是前往ARDHI大学参加学术交流和技术培训,并与坦桑尼亚测绘管理部门共同研究该国测绘地理信息的发展与合作。

 

只有十来天,但日程安排得却是满满当当。大家与坦桑尼亚国家测绘局的官员进行了多轮座谈,参观 了 其 所 属 的 部 门 ; 访 问 了ARDHI大学并与当地的测绘专家、学者、教授进行了全方位的技术交流;召开了中国地理信息技术交流与产品发布会;举行了技术培训;走访了部分坦桑尼亚测绘企业。与他们的座谈交流内容涉及到大地基准的建立、影像数据获取、加工处理、成果应用、发展前景等现代测绘技术的现状与发展,以及合作交流等方方面面的事情,这些活动使大家较为全面地了解了该国现阶段测绘地理信息产业的发展状况、存在的问题以及他们的想法和需求。

 

坦桑尼亚测绘事业的基础薄弱,测绘成果匮乏,地形图覆盖率低,大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施测的,现势性极差;技术上还在用上世纪九十年代使用的模拟法测量,数字化、智能化、无人机、倾斜摄影、数字三维、卫星遥感等现代测绘技术难觅踪影;大学里没有像样的报告厅,政府部门没有正规的会议室、投影设备,由于国情、财力等方面的原因(坦桑尼亚政府在测绘方面的投入非常少),测绘工编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窥一斑而见全豹。测绘领域是这样的一种状况,在其它领域也好不到哪儿去。

 

还有一点不好的是跟人们的习惯有关,不守时、效率低下。临离开坦桑尼亚的那天早上,约好10:30来车,11:30也不见车影,期间没有电话和短信;去机场途中汽车又没油了。等车如此、开会如此、吃饭如此。

 

“落后的国度”以及“松散的工作习惯”是到坦桑尼亚最深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的不断深入,对拉菲克——这个国家的老百姓的印象,对他们从陌生到怯生生地认识,从认识到慢慢地熟悉,彼此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乞拉,就是那位去机场接大家的人,极其腼腆。他是ARDHI大学的一名老师,同时又是一个在校读研的学生。从早到晚陪着大家,十分辛苦。有一次,大家走访了一整天,大家都十分疲劳了,乞拉要送大家回宾馆,大家反复告诉他不用了,可他还是把大家送回去。离开坦桑尼亚回国那天,乞拉到机场送大家。他给每一个人都准备了礼物,女士的头巾、男士的民族服装、拖鞋,东西虽然都不值钱,但大家拿在手上都觉得沉沉的。谈到中国,他用三个词描述:美丽的国家,友善的人民,发达的经济。

 

马尼,另一位让人记忆深刻的坦桑尼亚人。他是一位操着浓重沈阳味流利汉语的小伙子,曾经在沈阳生活了7年,汉语很好。最大绝活是柔术缩骨,在中央电视台、山东卫视等媒体表演引起轰动,在中国也算是个名人了。马尼告诉我,他很喜欢中国,习惯了中国的生活,回来后有点不习惯了。希翼以后留在中国生活,最好能够在沈阳或者杭州,还想在中国找个女朋友,但是中国的绿卡太难拿了。

 

还有许多让人无法忘掉的亲切面孔:曾经在美国留学五年,性格开朗幽默,在乌木市场为大家“挥刀”砍价的萨利亚博士;温文尔雅、端庄大气,根本看不出是高官的坦桑尼亚国家测绘局局长姆蕾玛女士;始终挂着微笑、敢于当众唱歌、好像还有点怕老婆的ARDHI大学的常务副校长利瓦教授;做事不紧不慢、注重穿戴打扮、讲话不容易听懂却笑声不断的美女多萝西博士;还有许多勤奋的工作人员、大学老师以及ARDHI大学校园内坐在草地中认真读书的年轻人,他们都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在姆蕾玛局长的陪同下,大家参观了测绘局所属的土地登记部、航测部、地图制图部等部门,真切感受到了坦桑尼亚同行对大家这群来自遥远东方的陌生人的友善。每到一个部门,人们总是面带笑容,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真诚和友善。

 

到几家测绘企业去走访是在萨利亚与多萝西两位帅哥美女博士的陪同下进行的。两位博士尽心尽力,事先与几家企业都进行了仔细沟通,座谈交流的过程中周到先容,活动开展极其顺利。测绘企业都不愿放弃与中国专家交流的难得机会,都做足了准备,努力展示着自己的能力。

 

国家贫困,基础设施落后,商品供应不足,老百姓可能温饱都成问题,但在落后的背后,却有着一群积极努力的人,他们在努力改变现状,他们在用自己的视角研究现代科学,思考如何吸取发达国家先进的技术,探索自己国家的发展之路。普通百姓也没有向命运低头,他们在努力地改变自己的生活,用自己的双手辛勤努力着。

 

作为在测绘地理信息领域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测绘人,面对大家曾经给予无私援助的国家,面对一直把大家视为真正朋友的非洲兄弟,面对身处恶劣环境仍努力工作的坦桑尼亚同行,面对那一双双充满期待、渴望发展的眼睛,大家应该伸出双手,为坦桑尼亚测绘地理信息事业的发展进步而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两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周来的观察、体验,那句埋在心里几十年的“拉菲克”变得丰满了起来,愿大家这些遥远的拉菲克们能够逐渐富裕起来,愿大家在不远的将来能够真真切切地帮得上他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