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2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2期>>第02版:卷首语
 
终结与重生 ——杂谈行业机构改革
 
 
2018-09-27 14:01 编辑:文 / 缪小林 浏览量:2706人
 
 

 
 

 3月初我在参加关于第三次国土调查的一个技术交流会时,突然看到资讯报道:提交人大讨论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撤销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其职能并入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首先是愕然,然后本能地去想与我有关的人和事的变化,再就是看到各微信公众号和群组里的热烈议论以及大篇分析文章。

 

对中国测绘地理信息行业来说,这绝对是大事,而且影响深远,好坏优劣不好评价,但确实会深刻改变行业。

 

这是一次终结。

 

终结了测绘作为完全独立政府职能管理机构的时代,也终结了测绘自成一体的努力去获取更多产业化外延发展的创想。测绘人有自己独特的圈子,比如武测系、军测系、测绘装备商、测绘工程商、图商、国土口、建设口、规划研究、勘察设计等等,各个圈子并不大,开个全国会,碰到的总是同一帮人,而且这些圈子都是相通的,联系的纽带就是测绘任务与技术应用需求。测绘人有自己独特的学问,比如吃苦耐劳,毅力非凡,务实专注,长期的野外工作磨砺,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他们开朗大方,乐观向上,积极肯干,能喝酒,性情,直率,带点江湖气。测绘人有自己独特的情感,对这份职业的情感,对并肩战友的情感,比如坐火车时得知邻座也是从事测绘工作的,即使不认识,也会觉得很亲切,一定会一路聊开。这种独特的东西,是各个部分把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归入测绘这一职能并在各级测绘主管部门的平台上找到归属感和存在感而形成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终结意味着彻底的改变,所以很多人还是有不舍,有些难免悲伤,这很能理解。干了一辈子测绘,在感觉职业生涯行将圆满之际,发现“家”没了,很是遗憾,很多老一辈的测绘人会有这种感觉。改变带来洗牌,人员、资源、技术、往来等都会重新配置,需要重新打理,需要慢慢积累,对未来的难预料和不可知往往让人焦虑,所以对多数从业者来说,这是一次挑战,机遇与困难并存。

 

这也是一次重生。

 

是测绘跳出基于国家基础测绘管理体系的传统范畴,也是地理信息业务跳出由谁主管或主导的行政灰度界定,测绘地理信息,看似管的少了,但真正的范畴大了。不得不说,原有的各级测绘行政主管部门,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某些程度上不太利于市场化和公平性。同时,有些跟测绘有关的部门,而且甚至是强相关的部门,如规划勘察、水利、交通、能源、农业、林业、海洋等,又不归属测绘主管部门管理,导致了很多协同的问题,也导致了一些资源的浪费。又如地理国情普查与监测,这是一件很应该做很利国利民的事情,要有赋予很高的权限,有权威性和特令权,能出有效结果,敢于发布,能震慑,关键是能实质性具体引导下一步该怎么做才有利于国土空间、自然资源的高效利用、可持续健康发展,但在原有的机制之下,形式大于内容,效果寥寥。

 

其实测绘的属性变得越来越往外延展,已经完全不局限于传统的标准比例尺地形图数据生产了,真正的偏向于终端的地理信息数据及系统应用需求越来越多。刘先林院士最近在CCTV-1“开讲啦”栏目里这样先容测绘:测绘就是把地球“搬”回家,当大家用测绘技术把地图上的2D的城市模样变成了3D,是整个城市面貌、生活场景立体化,每一棵树、每一间商铺,甚至是室内的布局都清晰分明地呈现出来,那将会大大加强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更有助于未来智慧城市的建设与优化,将来大家还有智慧停车站、智慧旅游、智慧医院等。刘院士的所述其实勾勒了未来测绘地理信息所要做的工作,那就是低成本高质量的多传感器集成数据获取、快速实时的海量数据处理、快速高质量的室内外一体化精细三维模型建立与精准导航定位、分布式地理信息数据及应用系统、基于深度机器学习的自动化数据处理与智慧化应用、精准移动位置的行业与大众化应用、遥感导航通信一体化应用等。

 

相信在新成立的自然资源部的督导和管理下,测绘的能效会放大,横向的力度会增强,测绘从基础技术支撑到地理信息行业应用,从小行当真正走向了大产业,这其中当然更需要我们所有从业者的努力,把产业做实、做大、做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