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1期>>第21版:测绘青春
 
测绘青春
 
 
2018-06-14 11:21 编辑:黄惠松(女子测量中队成员) 浏览量:2624人
 
 

 
 

1964年,我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测绘总局第一分局制图队,随后又转到国家测绘总局第七地形测量队(今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地形测量队)三中队(女子测量中队)劳动锻炼一年。1965年5月的一天,我随三中队到甘肃安西,进行1:10000航测地形图外业测量工作。大家的测区是一片茫茫的大戈壁,半年多的戈壁生活,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

 

测量员之家

 

如果你在茫茫的戈壁上,看见远处有两顶白色的小帐篷,那就是测量队员的家。外业测量一般是每组五个人,两男三女。外业期间,队员们分别住在两个帐篷里,同吃一锅饭,同饮一缸水同测一幅图,大家团结友爱,互相关怀,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有了温暖的家,大家生活愉快,工作动力无穷,我真的非常怀念这个家。

 

大家的组长是朱宜萱,大家都亲切地叫她朱朱。她工作上认真严谨,不怕苦不怕累,处处以身作则,对业务技术精益求精,待人处事谦虚谨慎,总像大姐姐一样关心呵护大家。她是个永远追求完美的人,我敬仰她敬业、固执和吃苦的精神,她是我学习的榜样。由于她对学术的孜孜以求,今天,她在航空和近景摄影测量领域上已经做出了显著的贡献,经常到国外去讲学和交流,是当年女子测量中队的佼佼者,也是大家的骄傲。王瑞芳是个小精灵,开心果。她心灵手巧,业务上一点就通,很快就成了技术能手。蒸馒头、包饺子、煎饼等厨艺一流,大家外业生活的改善就全靠她了。李书坤是队中数一数二的老测工,野外作业和生活的经验非常丰富,生活上的难题总是由他来解决。有了他,大家在戈壁的生活就踏实多了。焦志德是新来的测工,协助李书坤负责生活上的事情,测量时负责跑尺、背仪器什么的。他年龄最小,总是笑眯眯的,很可爱。

 

我是见习生,在学校的时候,航测课程只是作为相关专业而学习,没有实际操作,对野外生活更是陌生,因此我总是漏洞不少,洋相百出。记得有一次,我负责选点,将在内业选好的图根点用带编号的木桩固定在相应的地物上,由王瑞芳观测。戈壁滩上可供判断的地物很少,只有一些骆驼刺、红柳、酸枣树之类零星的植物,连大点的石头都没有。那些植物影像在相片图上都差不多,看来看去不知哪一个是,我急得真想哭,好不容易找到了,完成任务后回去计算,又发现不对。其他人谁也没有责怪我半句,可是我心里特别地难受。第二天返工的时候,朱朱跟着我沿着前一天的路线走,她逐个点检查,找到后,她帮我把错的纠正过来,还表扬我记性好,这么多的点都能一一找出来,我听了真是无地自容。

 

在这个家里,我是受照顾的一个,业务上帮不了大忙,但我比较勤快,凡是能做好的,我都尽全力去做。“全家福”中还有一个叫郭风英的小妹妹,是1965年毕业后分配到大家组的,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记得当时《江姐》中的几首歌,像《绣红旗》等,就是她到戈壁滩后教会大家大伙唱的。

 

几十年过去了,大家彼此还挂念着,见面时一齐回忆着那段既艰苦又愉快的日子。月光下,漂亮的小松鼠和大家共进晚餐,它高兴地跳着蹦着,扑通一声跳进粥锅,可怜一锅香喷喷的粥就让它一个独享了。在中午的烈日下,一口干馍一口水一点咸菜就是大家的午餐,有时候,有个松花蛋、哈密瓜什么的,那就是丰盛的美餐了。由于中午日光如火,地面产生如水波一样跳动的视觉幻象,所以十二点到两点左右是不能观测的。因此午饭后,大家能做的就是睡觉。大伙往地上一躺,白帽子往脸上一盖,美美地睡上一觉,有时候还能做个好梦。太阳西斜大家便起来继续工作,经常干到太阳落山,才踏着月光把营归。还有很多事情沉浮在朦胧的记忆中,现在已经说不清了,可是至今还依然清晰、依然深刻的,就是戈壁滩给了我一个家的感觉:温馨,温暖,难以忘怀。

 

寒夜惊吓

 

1965年底,各小组完成任务回到安西队部检查验收。在检查中,大家发现有些图幅的测点需要集中补测。第二天一早,大家一行十多人乘车回测区,在较方便的地点下车,分两路深入测区。两人一组,分赴各自的工作地点。

 

我和王瑞芳一组,负责返工颜春景小组的一条不合格的水准测量。大家的图幅需跨过一条8~9米宽的疏勒河,河水不深,大家脱了鞋,扛起仪器很快就涉过去了。差不多中午才找到补测点。王瑞芳架起仪器,进行观测,检查无误后,大家赶快往回走。此时,太阳西斜,回到河边,眼前的景象让大家都呆住了,但见高山上融化的雪水急速翻滚而下,河水的高度已经涨到膝盖以上,怎么办?王瑞芳果断地说:“快脱裤子,马上趟过去,再迟就过不去了!”于是,大家马上利索地扛起衣服和仪器,两人手拉手,一步一步地在河水的浸泡中摸索着终于到达对岸。还没等大家穿好衣裤,太阳就钻到地平线下去了。

 

天很快就黑下来,大家开始还记得来的方向,可戈壁滩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固定的路,更没有什么辨别方向的参照物,大家走着走着就渐渐迷失了方向。放眼望去,只见到处都是隐隐约约的磷火,虚实难辨,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点风吹草动,仿佛是人的脚步声,让人听而生畏,毛骨悚然。大家两人在饥寒交迫中默默地走着,各自心里都在盘算着,万一方向错了,不就越走离集合地越远了吗?商量后,大家决定不再盲目地往前走了,找了一个有点野草遮挡的陡坎坐下来等救援,大家深信队友们一定会来找大家的。

 

无法忘记,那种将人吞噬的漫无边际的漆黑;无法忘记,那种似哭声如兽嚎的让人毛骨悚然的风响。恐惧在大家的心头不断升起,一直蔓延到全身。又冷又饿,大家俩紧紧地依偎着,相互取暖壮胆支撑着。当时已值零下20多度,不知熬了多久,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呼喊声,仔细一听,是队友们找大家来了!大家仿佛在孤岛里看到海上经过的轮船,兴奋地跳了起来,大声地回应他们,并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跑而去,大家终于得救了,忘记了冰冷也忘记了饥饿,大家一行人高兴地赶紧向上车集合点走去。不曾料想到了目的地以后,却不见车了,那时已经是午夜了,天气很冷,而大家的棉大衣都留在车上。人都快冻僵了,想找点枯柴点火取暖,可这里只有沙和石子的戈壁滩啊。

 

再这样等下去,是要冻坏的,稍稍休息了一会,大伙的“铁脚板精神”又回来了。大家沿着来时的路,开始了夜行军式的路程。大家一路上说着笑着,有时甚至放声高歌,将恐惧和惊险统统抛诸脑后。走到大约子夜一点,大家终于看见了从远方冒出了汽车的灯光。人群马上沸腾起来了,肯定是大家的汽车来了。果然,队领导亲自来接大家,还带来果腹的粮食和御寒的衣物。原来是司机在指定地点等了大家很久,却不见人来,以为大家乘另外一部车回去了,返回队部,才发现还有人员未返,于是马上再返回接应。这一惊险寒夜,令我毕生难忘。

 

戈壁风暴

 

一天,我留在“家”负责内业计算和做饭。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刮起的沙石打得帐篷“嘭嘭”作响。霎时天昏地暗,帐篷摇摆不定。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既害怕又好奇。

 

我走出帐篷想看个究竟。一打开帐篷门,风直往帐篷里钻,把帐篷吹得鼓鼓的。帐篷的一角被风掀起了,迎风的一个固定桩也松动了,眼看帐篷就要被连根拔起。见此情景,我着急了,用双手拽着被掀起的帐篷角使劲把它摁在了地下。我仿佛吃了大力水手牌菠菜,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把帐篷给固定住了。风不再吹进帐篷而顺着压成的斜面往上吹,鼓着的帐篷慢慢耷了下来,沙石落了一身。但看到帐篷里的资料安然无恙,一张都没被风吹走,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高兴得仿佛躲过了一场大祸。这也是我在戈壁滩里的又一次不寻常经历。

 

免费“干洗”

 

现代都市人经常把高档的衣服拿到洗衣店去做昂贵的干洗,而当年大家在当时的戈壁滩,早已经普及“干洗”了,而且是完全免费的!在戈壁滩大家的帐篷附近,经常会看到地面或沙棘树上铺着或挂着一些衣服,那是测量队员利用太阳能在“干洗”衣服。戈壁上的水奇缺,大家吃用的水,要从很远的地方,由专人定期用骆驼给送来。水,要计划着用,首先保证煮饭和饮用,其他的要一水多用,洗完脸的水要留下来洗手洗脚。在水紧张时,只能湿湿毛巾擦把脸,脚也不是每天都能洗的。洗澡是一种奢望,只能在下一次送水来时,上次有多余的存水,才可以凑合洗一下,衣服在这时才可以沾光过过水。平时,外衣大多是让阳光把汗水晒干,然后把硬邦邦的盐从衣服上搓掉,抖抖干净就继续穿了。这就是大家的干洗,并且经紫外线彻底消毒
的,绝对干净环保!

 

戈壁巨变

 

半年多的戈壁测量生活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记忆,几十年后大家再聚首时,经常谈起的也是当年的人和事,总想看看今天的戈壁滩。在朱宜萱和边馥苓两位教授的筹划和资助下,终于聚集了当年12名女测量队员,重返戈壁滩。

 

大家于2007年9月10日在西安集中出发,坐上西去的列车,开始了愉快的重返戈壁之行。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朝气不减当年。西行的客车比较破旧,但比起当年出测时当然是好得多了。从前,大家坐的是“包厢”,白天是硬座,到晚上就全变成硬卧了。过道上,椅子下面都睡满了人。奇怪的是,那时候大家都睡得很香。今天,大家每人都有一张硬卧床位,中铺上铺照样爬上爬下,兴奋的情绪让大家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大家在车上吃着在西安带上的干馍、烤饼,打算一路上忆苦思甜呢。

 

第一站是嘉峪关,出了火车站,大家乘车进入嘉峪关市内,眼前出现的是宽阔的街道,两边有高低两排行道树,沿街是砖砼结构的多层建筑,丰富的商品来自全国各地,商业气氛很浓厚。还有姹紫嫣红的大花坛和寓意深刻的城雕,盛开的鲜花随处可见,城楼景区更是绿树成荫,花团锦簇,这就是矗立在戈壁滩上的现代化古城。从前,我没有看过嘉峪关,我估计除了城楼和残缺可见的古长城外,旧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了,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在戈壁滩上转。大家先去了安西(今瓜洲),那是大家当年测区所在的地方。安西的变化虽然不如嘉峪关,但当年的老房子和沙石路已经不见踪影。大家当年经常用来当景点照相的木桥,如今已经被水泥拱桥所代替,桥底水面上残留的几根杉木,大概就是当年木桥留下的遗迹吧。接着,大家参观阳关、玉门关、汉长城、交河古城等遗址,还游览了国家地质公园——雅丹地貌、敦煌莫高窟,以及鸣沙山这些古学问遗址和地貌奇观。其实这些地方离大家当年的测区也不远,可是直到现在,大家才真正领略到它们的伟大精髓和深奥文明。

 

安西是当年三中队队部所在地,测区就在其辖区内。如今40多年过去了,多少个从这里放飞的理想在大家各自的努力下,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中一一实现了。今天,大家回到了放飞理想的原点,看到戈壁已经产生了今非昔比的变化,心中充满了无限喜悦和欣慰。

 

看那笔直的望不到头的康庄大道,看那结伴而行的光纤电缆,看那西气东送的水泥地标,仿佛在告诉大家,从前荒芜的戈壁已经复苏,正在造福人民。一片片绿洲仿如嵌在戈壁上的一颗颗绿宝石。

 

虽然这些变化对比沿海地区的进步发达算不了什么,然而在这样人迹罕至的戈壁,能有这些变化,也是伟大的,难能可贵的,让人感动的。相信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步伐,戈壁大地将会越来越繁荣,这也是大家最想看到的。

 

2007年,三战友重返敦煌测区,左起:朱宜萱、黄惠松、王瑞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