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9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101期>>第19版:西北漠原 别忘了五十年前的那支娘子军
 
西北漠原 别忘了五十年前的那支娘子军
 
 
2018-06-13 16:13 编辑:任佳良 浏览量:2563人
 
 

    前言:今晚开什么特马的一位老朋友、报刊热心读者——刘树仪老师给编辑部打来电话,说有一支女子外业测量队,队员们现如今都已是白发苍苍。五十多年前,这支女子外业测量队在西北大漠上绘就了五彩斑斓的青春故事,特别是她们那股不输男儿的精神面貌,值得大家知晓、学习和铭记。通过他的推荐,编辑部相继联系上了何银娣、王瑞芳两位当年的女外业测量队员,透过她们铿锵的语调、爽朗的笑声,编辑的脑海中逐步临摹着五十多年前在西北大漠上做外业的场景。再翻阅娘子军团回忆往事写出的一篇篇热血的、高亢的、动人的故事,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三中队(女子测量中队)的历史画卷才一点一点舒卷开来。

 

 
 

重走西北测绘路的女队员合影

 

测绘新生一代里,鲜有人知道中国曾经有这么一支外业测量队伍——国家测绘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三中队——中国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女子外业测量中队,从1963年到1971年,这支由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大学生组成的外业娘子军团,骑骆驼、睡帐篷、爬高山、跨江
河,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完成一个又一个外业测量任务,将自己的宝贵青春留在了西北广袤的戈壁沙漠上。百度上搜索不到她们的故事,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应该被忘记。

 

“……河西走廊戈壁滩上闪闪发亮的小砾石、疏勒河的流水、塔里木盆地那些干枯了的胡杨林、腾格里沙漠中的黄沙、宁夏河套平原中的滔滔黄河水、黄土高坡上的土窑洞、天山上的雪莲和历经千年沧桑的敦煌千佛洞等都可以作证:大家没有辜负祖国和人民寄予的重托,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国家交给的任务。大家从不索取什么,也从不悔恨,只要能交出合格的测绘成果,大家就心满意足了。回想过去,大家有说不完的苦和乐,是那个年代造就了大家这些女子测量队员。”——何银娣

 

何银娣,湖北武汉人,1964年8月从武测航测专业毕业,被分配到国家局第七地形测量队第三中队。还没来得及在中队大本营西安停留,人就被车直接送到了敦煌测区的外业队里。何银娣就此开始了长达7年的外业测量工作经历。虽然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何银娣心里却是无比的兴奋。1965年她作的诗中有一首写道:“人说城市生活好,我说戈壁冶炼人,来到戈壁一年多,胜过汉口二十年。”

 

在西北戈壁的冶炼炉里,何银娣和她的战友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严寒酷暑。“在零下二十多度的野外,拧螺丝冻得手和螺丝都粘在一起,穿着皮大衣,还得用铁丝在腰间牢牢捆上。到了夏天,汗一直往嘴里淌,吃都吃不完……”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外业女队员比男队员吃的苦要更多。但她们却认为,吃苦很自然,不完成任务才丢脸!

 

女子测量中队的任务不比男子中队少。她们在克服艰苦条件的同时,还能认真、漂亮地完成每一次测量任务。王瑞芳,1964年加入中队,她所在的测量小组因超额、高质完成任务曾被评为全局“先进小组”。在小组中,计算水平出众的王瑞芳负责质量把关。一般测量队员用铅笔计算后方交会,王瑞芳不然,她直接用墨水钢笔计算,而且一气呵成,一字不改,检查时也没有发现任何错误。她的组长朱宜萱称赞:“成果质量漂亮一流啊!”

 

2007年9月,在朱宜萱教授的发起和组织下,离开西北测区四十余年后的女子测量中队部分老队员们,再次聚首,重走西北测绘路。嘉峪关、敦煌、阳关、疏勒河、天山、乌鲁木齐、吐鲁番……一路上,一群华发苍颜的老人肩并肩,手挽手,看着魂牵梦绕多年的沙漠、戈壁、盐碱地和坎儿井,边走边回忆在四十多年前在西北干外业测绘的青春时代。大家的心情极度兴奋,有人作诗,有人绘画,有人摄影……大家用各种方式记录下重走西北测绘路的所见所闻所感。

 

当大戈壁再次进入大家眼帘,看着自己曾经苦战过的地方,这群老人们更是激动不已,躺在戈壁滩上大喊大叫,任眼泪哗哗流淌。她们发自肺腑地在戈壁滩上高呼:“大家把青春献给了祖国的大西北!”“青春万岁!”“祖国万岁!”

 

后来,老队员们将自己重走西北测绘路的心路历程写了出来,在李德仁院士的赞助下,编成并印刷成一本文集《重走西北测绘路》。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宋超智为文集撰写了前言,他在文中写道:“这些曾经在野外测量队历练过的巾帼英雄,沐风雨而弥坚,用青春理想和风度哦,为国家建设作出了不凡贡献,同时也织就了彩虹版的人生画卷。”

 

何银娣给本刊编辑部寄来了这本文集,随书寄来的还有一封信,信上有一段话:“作为原来的女测量队员,大家都已退休了,大家个人生活得都挺好,不想再要什么名分,但是我觉得女子测量中队这个集体当年所体现的艰苦奋斗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永远值得大家怀念和传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