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0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8期>>第10版:缘定武测 “松梅”情深
 
缘定武测 “松梅”情深
 
 
2017-02-03 10:37 编辑:文/姜丹 浏览量:2642人
 
 

 
 

多年以后,李钦梅回忆起她跟林海松第一次见面,每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那是1966年10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广州珠江影片制片厂大字报栏前,她在一边看一边抄大字报,偶然一个抬头,看见林海松从人群中走了过来,他上衣服口袋的校徽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哇,你是武测的呀?” “对呀,难道你也是?”说话瞬间,四目相对,情愫在林海松心中暗生。一次偶遇,就奠定了他们一辈子的情缘。

 

 

一世姻缘武测牵

 

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全国的大学招生条件也比较紧的,这一年,家在海南的林海松考上了武汉测绘学院,不得不说,这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林海松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在学校的时候也是非常刻苦地学习,还曾担任班团支部书记。李钦梅是在三年后入校的,在中专部制图专业。当时的武测学生和教职工加起来近五千人,本科和中专上课也不在同一个地方,两个人能碰到的机会确实微乎其微。但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就像文章开头那样,他们在广州相遇了。

 

从广州回到学校以后,偶遇的事情就被李钦梅忘在脑后。那是个时代烙印非常强的年代,李钦梅跟随老师和同学自发组织的徒步活动,从学校武汉背着铺盖行李走到毛主席的故乡韶山瞻仰领袖。徒步过程中她的脚打泡了,由于路上治疗条件限制,一直没有医治好,等回到学校,李钦梅就常去校医务室。让她意外的是,在那里,她又常碰上了在广州遇到的那个校友,之后更令她意外的是,又多次在图书馆见到了他。李钦梅一直感慨,这个世界太小了。

 

因为见面的机会多了,两个人也彼此了解得多了。有一次,他俩一起并排坐在图书馆楼梯的台阶上,两个人就一些时事进行讨论。正说着,李钦梅一抬头,看见了林海松两鬓下些许黄绒绒的胡须,当时的李钦梅正在阅读英国女作家艾捷尔·丽莲·伏尼契歌颂意大利革命党人牛虻的小说《牛虻》,书里有这么句话:胡须是男人的美。积攒了多时对林海松的好感,连同这句话一起迸发,李钦梅动心了。但最终让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的是另一件事,五十年后的李钦梅说起仍然感动不已:当时的林海松名叫林尤德,为了追求李钦梅,改名为林海松。当时,他给了李钦梅一封情书《松梅赞》,其中有段话:松是木公,梅是木母,木公傲岁,木母含春。

 

因为学问大革命的时代原因,原定1967年毕业的林海松,一直到1968年才毕业。当时学校是不允许学生谈恋爱的,在学校短短的两年时间,两个年轻人心意相通,紧握双手,离校前他请政治引导员上女方家求婚,悄悄定下了一世的情缘。


 

愿有岁月可回首

 

毕业后分配,林海松被分配到了湖南煤炭指挥部测量大队,和他一起被分配下去的还有六个同学,其中也包括现在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经南及后来当测量大队队长伍功伟。当时的林海松政治背景和刘经南院士相似,家庭成分不好,都不符合入党的资格,又因为毕业于同一学校,所以三个人关系非常好。当年的条件艰苦程度难以想象,物资困乏,测量任务又大,干完一天活收工后,还要两人花一个多小时挑一担水上山,还要挑灯夜学《毛选》两个小时。从以前《今晚开什么特马》采访刘经南院士的文章都可以看到,正是这段工作经历,让他落下了不少病根。而李钦梅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湖北省十堰东风汽车企业的工厂设计院,1971年国庆之后,两个人在湖南湘西领证。当年湘西实际情况是有长途电话打不通,有公路不通公共汽车。李钦梅从十堰到湖南,一路上转车又转船,旅途疲惫不已。两个人就在林海松所在单位简陋的民房里,两块板子一架,就是婚床;食堂加个菜,就是酒席。当时李钦梅单位一些老师傅都不同意她出嫁,“好女不嫁测量男,一年四季守空房”,但是李钦梅义无返顾。条件虽然简陋,但是两人都很满足。

 

1974年,考虑到夫妻两地分居的情况,林海松申请调到了东风汽车企业工厂设计院测绘地质科室,对于当时的东风汽车企业来说,测绘地质类专业是一个很小的分支部门,只有五六十个人,林海松凭借着过硬的专业技术能力和业务水平,成了整个单位测绘学科的专业骨干力量。在三十年的工作时间里,他多次并评为优秀党支部书记,他所在的单位屡屡获得优秀党支部、先进科室、先进测量大队、湖北省先进基层工会、湖北省测绘学会优秀理事等称号。测绘培养出来的个个都是好样的,干专业了得、干管理了得,他集党政专业于一身,手下的同志叫他“变形金刚”,科室、支部、业务,哪块都能上,哪块都能干好。80年代,东风汽车企业电视台拍了纪录片《大写的人》,把他的相关事迹专门拍成电视宣传,作为单位的正面宣传资料。

 

当年东风汽车企业的测量任务非常饱满,手头上一些项目可以交给其他的单位去做,这时候,夫妻俩想到了母校。林海松联系了武测的相关老师,交给了他们一些煤气管道(1:1000地形测量)防洪(1:1000竣工地形测量)等任务。母校的师弟师妹们可以通过这些项目完成实习,也可以获得一些生活补贴,学校也能有一些创收。因此,当时武测的王之卓老先生还特意对他表示感谢。在这个过程中,林海松不图名,不图利,只为办好这些事。李钦梅说:“我爱我的先生,不仅是爱他这个人,更爱他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和诚恳务实的做人信条,他宁可亏钱,不可亏气。”而这种优点,也传承给了他们的两个儿子。


且以深情到白头

 

“我有两个非常活泼,孝顺,乖巧的儿子 ,一个事业上升期且爱我的丈夫,还有一份很满意的工作,其实,如果日子这样继续下去,我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李钦梅这么说。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993年3月,林海松被检查出帕金森氏综合症,对于事业如日中天,又是家庭支柱的男人来说,林海松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的肌肉将会慢慢地萎缩,生活不能自理,只能活七年最长活十二年,这个病简直把这个男人打垮了,林海松又得了抑郁症。

 

李钦梅也不能接受,但是作为丈夫的精神支柱,她必须坚强起来。才开始一段时间,李钦梅把家里事情全部推开,带上丈夫去庐山心理病医院治疗抑郁症,后来在李钦梅的不断鼓励下,林海松慢慢地走出了抑郁症。

 

从1993年到现在,二十多年,两人相依为命,李钦梅说:“他也很努力,我也很尽心。”尽管林海松身体不好,行动困难,这么多年,李钦梅带着他辗转各地,十堰、武汉、广州、海南、宁波、香港,大连,无锡……全国走了很多个地方,对林海松,李钦梅不仅从身体上进行护理,还要从精神上鼓励,让他战胜病魔,好好活着。李钦梅说,这辈子最感谢三件事:感谢父母,给了她健康的身体;感谢学校,教会了她吃苦耐劳;感谢工作的历练,让她技术过硬见多识广,一个人,也能撑起一个家。夫妻俩跌跌撞撞,风风浪浪一起走到了今天。就在林海松生病期间,他的论文《东风大厦的沉降观测》在湖北省精密工程测量的大会还获奖需要去进行交流,林海松当时不能宣读,李钦梅就替他去宣读论文。

 

 “所有他们班上的聚会,集体活动大家都尽量参加,不让他一个人显得孤单,这次他想参加校庆活动,努力成全他的心愿,生病对他的自尊没有损害,这点我都感到很欣慰,每个人都会生病,谁也不能保证一直健康。”李钦梅说。他俩是同学,如今两个儿子也都找的高中同学。还有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生活也是很美满的。

 

李钦梅说:“大家的生活小船还要继续往前飞行,生活也还在很顺利地往下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