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7期>>第21版:一辈子献给测绘事业
 
一辈子献给测绘事业
 
 
2016-10-25 15:43 编辑:文|张家立(陕西省第六测绘地理信息工程院已退休职工) 浏览量:2672人
 
 

 
 

追思我近60年的测绘生涯就是从一幅宣传画、一篇作文和一次聆听热情的欢迎演说开始的。

 

60年前,我的语文老师把一幅彩印宣传画《把青春献给祖国》张贴在教室前显著的位置上,要求每人写一篇同名的作文。画面上两位女勘探队员,一位背着仪器,另一位扛着脚架、扶着标尺,其实就是测量队员,背景则是巍峨的冰峰雪山。

 

这幅画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思绪万千,低头落笔:“战火纷飞、兵荒马乱伴随着我的童年,家人带着我逃难时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现如今新中国成立了,迎来了可贵的和平年代,终于可以全力以赴地进行国民经济建设了。大家国家地大物博,矿产丰饶。亟待普查开发,这就要求大家这一代年轻人投身到祖国轰轰烈烈的建设中去……”这篇作文交批改后,得到了老师的称赞,并被当作范文在班级里朗读。

 

高中即将毕业时,几位同学相邀去参观和了解离大家中学不远的武汉大学、武汉水利学院、华中工学院……当参观到武汉测绘学院(当时的校名为武汉测量制图学院)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工地,一座红砖砌的教学主楼才刚刚建成。大家踏入建校筹备处,一位资深学者模样的老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大家。他侃侃而谈:“‘测量’与‘制图’完全是一门祖国建设急需的新兴而又前途无量的学科。我国正在筹建,即将开办……学院每个专业都有当今国内甚至国际知名的专家学者来挑头,担纲。如夏坚白、王之卓、金通尹、叶雪安等。所以我非常欢迎你们报考本学院。”我提问:“地质和测绘是什么关系?”他简单而又形象地回答:“地质是国民经济建设的尖兵,而测绘则是尖兵的尖兵!因为地质勘查的设计与施工离不了测绘提供的地形图,最后的勘查成果也要表现在地图上。祖国的秀丽风光、美好河山总是把第一张免费的参观券送给测量队员的!”这位老师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最终敲定了终生职业!高考前夕在填写第一志愿栏框内,我毅然决然地写上了“武汉测量制图学院”。不久后,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进入珞珈山麓、东湖之滨的武汉测绘学院,我被分配到地图制图专业,学制五年。学习期间最有意义,又最令人难忘的经历,是二年级(1958年)下学期的普通测量学生产实习,地点在湖北西部的建始县官店口。地质勘探队在那里发现了一个优质铁矿,亟待测量提供大比例尺地形图。大家从汉口乘船到宜昌,换乘小江轮到山城巴东,再坐长途客车到建始。从建始到官店口云山万重,层峦叠嶂,大家在蜿蜒崎岖、坎坎坷坷的山间小路上跋涉三天两夜才到达目的地——官店口的地质勘探队。工作开始大家使用的经纬仪、水准仪、大平板仪都是刚从德国蔡司厂进口的光学仪器。从荷花怒放的仲夏到落叶萧萧的深秋,经过五个多月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完成了委托方所要求的1∶1万和1∶1千地形图。

 

实习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故事。大家有一个叫黑石板的测区,有老虎出没,一天夜里老虎咬死了一头耕牛,当它第二次进村时,被当地有防备的猎户开枪打死。老乡们剥皮剔骨,煮了一大锅老虎肉端来请大家这些测量队员品尝!当时大家国家还没有颁布“野生动物保护法”。可惜大家也没有照相机拍下这一珍贵的镜头。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国家测绘局第一分局制图队,下到作业组,充实生产第一线。我在编绘组完成了多个地区,多种比例尺的地形图的编绘任务。除外,我还参加过中苏边界、中蒙边界、东南沿海地区的紧急制图任务,参与全国1∶100万地形图编辑工作……

 

1980年6月我局开办的陕西测绘技工学校(今西安测绘职工中专)为开设地图制图专业班,学校指定由我负责教研室工作,我任教《地图编制学》和《地图投影学》。同时,我还被聘至西安地质学院、地质学校等当过数年客座教师。

 

1985年4月~1986年4月,我和吴新夏、白贵霞等完成了“地图投影App包研究”的研究课题。

 

1990年我担任武汉测绘科技大学西北函授站副站长,同时还是陕西测绘局职称评定小组成员。

 

1996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所热爱的行业和工作,退休。

 

大家这一代制图工编辑是幸运儿,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大家亲身经历和见证了祖国地图制图事业的发展。回想起我刚到测绘局时,有一位年届六旬的老工程师关嘉禾,他曾经为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画地图,绘图工具是毛笔,印刷地图则是用石版。到大家这一代,则是用小笔尖、曲线笔、双曲线笔、点圆规……在裱糊铝板上绘制。后经过技术革新,用刻图环在涂膜玻璃板上绘制。最后的彻底革命是计算机绘图。

 

光阴荏苒,转瞬之间我已年逾古稀,年轻时满怀激情地要“把青春献给祖国”,而且真的把一辈子献给了测绘事业,从一而终!不是还有一句顺口溜叫做 “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儿孙”吗?大家家恰恰应验了这句话。我的儿子由于受大家影响,也从事测量工作,曾进过中南海,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现担任的工作是建立长度标准鉴定场和GPS鉴定场。长年外业,风餐露宿,非常辛苦,但他乐此不疲,乐天知命,乐在其中。我的孙子,在两代人的言传身教之下,也对测绘事业情有独钟,正当我局更名为“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的时候,他就选择了西北大学地理信息系统专业。

 

大家家已经成了一个“测绘世家”!

 

(原标题:《把青春献给祖国》,本文有删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