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0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7期>>第20版:一张六十年前的老照片
 
一张六十年前的老照片
 
 
2016-10-25 15:41 编辑:文|王博礼(陕西省第二测绘工程院已退休职工) 浏览量:2914人
 
 

 
 

在我的像册中有一张老照片,上有18人:石向荣、王博礼、张克敏、孙宁中、惠重阳、孙乐魁、李思潮、傅正明、罗云清、胡玉章、毛俊、张仲禄、杜永祥、李满仓、李雅善、史官玺、李坤善、侯德厚。相片中的人,除位于中间的罗云清为大队的汽车队长,一位从抗美援朝战场上下来的司机,其余17人全为西安地质学校建校时的学员,测绘专业的首届毕业生,地质部测绘局第二地形测量队(国家测绘局第一地形测量队前身)的第一批作业人员。为完成队组建后的首批任务——1:10万比例尺航测成图外业工作,奔赴祁连山测区途中于兰州合影,时间为1956年7月20日。

 

在第一年的工作中,年轻的大家经历了艰苦环境的考验,业务上得到了锻炼。在第二年的工作中,大家中的大多数人已可以独当一面。

 

1958年,地质部测绘局转入国家测绘总局,大家也就成了国测地形七队的职工。这一年,许多人已成为骨干。

 

1959年初,在地形七队一、三区队的基础上成立了地形九队。照片上的人,一部分仍留在七队,一部分到了国测地形九队。九队后来定点湖南衡阳,从此两地分隔。

 

此后经过1961年的“精简下放”,1969年底的测绘局“撤销”,照片上的人再难会聚一起。但不管后来环境、单位、职务作何改变,大家都曾把宝贵的青春和美好年华献给了祖国的测绘事业。

 

57年过去了,照片上的人今何在?

 

照片中的人,已有7位离世。

 

——傅正明,1980年前因心脏病逝于老家蒲城。

 

——李雅善,1989年我到陕南测区踏勘,去汉中地区建筑勘察设计院拜会老同学,才得知一年前已经病亡。

 

——胡玉章,我在西安地校时的室友,他多才多艺,有许多小发明,是大家这批人中唯一的“机械工程师”。可惜工作的劳累加重了肝病,1992年10月23日,他走完了55年的坎坷人生。

 

——李满仓,2001年病故。1956年在祁连山,一天我外出调绘,附近发现了狼踪,他派人四处寻找我。在生活上他也对我照顾有加,我至今忘不了这份情。

 

——侯德厚,我的入团先容人。他去世的确切时日,我不知道;只听说,他是孙子考上了大学,高兴中多喝了两盅,在欣慰中进了天堂。

 

——张克敏,我最难以忘怀,因为我俩同龄。2009年1月24日猝亡。忆起1956年收测后,我俩常结伴上街,友情日深。1960年大家同在齐齐哈尔市,后又都到衡阳。他提前离开地形九队,我俩又最终相会于西安,都到了陕西测绘二院——原来的地质部地形二队工作。

 

——石向荣,我的同学,2010年3月29日,患病多年的他离世。他是大家当中,在头一年的工作就得到表彰的人,获得“一等生产者奖”。退休前他是陕西测绘局行业管理处处长。

 

17人中,如今在陕西测绘局的,有李思潮、杜永祥、史官玺和我4人。李思潮在1959年仍留在国测地形七队,国测一分局“撤销”时他去了梅七线,陕西测绘局重建时他到了仪器厂。我俩是地质学校时的同班,偶尔见面总要多说几句话。

 

杜永祥和我,1957年同在张掖调绘;1959年又同到地形九队;1969年又同回西安;1971年同到西安市糖业烟酒企业,他在北大街站柜台,我在解放路卖油盐烟糖;1976年又一同回到重建后的陕西测绘局,他去了省第三测绘大队,我则又回测绘二大队。一系列的“同”,奠定了我俩的友情。

 

史官玺与我在地校时非同班,我俩相识于毕业后的“天文训练班”。1956年3月下旬,地质部开“先进生产者代表会”,部属一些单位办展览,我两人被拉差到测绘展室当讲解员,有幸遇到朱老总来测绘展览室参观,大家随着老总走动,就在朱老总身边。1956年在平凉测区,我在木林镇调绘,带的铺盖过薄,冰冷的12月只有以酒驱寒,作控制的史官玺路过木林,留下他的一床被子,使得我夜晚得以安眠,同学间的情谊至今温暖着我。

 

我怀念1956—1958大家在一起的岁月。那时,大家单纯幼稚,这些从农村来的陕西娃会为“捍卫秦腔”而与人争的面红耳赤;那时,大家正年轻,不知疲劳,无忧无虑,常三五结伴,从202工地步行进城。如今大家都已年过古稀,步入耄耋,曾经的老测量人,祝测绘事业迈向一个新台阶,祝大家国家更加强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