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7期>>第17版:刘后昌:情倾测绘60年——纪念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成立60年
 
刘后昌:情倾测绘60年——纪念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成立60年
 
 
2016-10-25 15:25 编辑:文|万波(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宣传中心) 浏览量:2880人
 
 

 
 

青年时候学测绘。江城夜雨,井冈山风,长安冷月,雪峰山孕育的测绘梦,在祖国大地发芽破土。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他是忠诚的测绘战士。

 

壮年时候干测绘。大兴安岭、内蒙草原、中原大地、三湘四水......他从风暴中走来,穿过大半个中国,最后在湖南驻足。转观念、强职能、抓改革,促发展,他是湖南测绘的开拓者。

 

年过古稀写测绘。局长兼记者,常委写提案,退休后修志,朴素的心愿,简单的生活,一心只为测绘鼓与呼。80年的人生积淀,他是一本活的测绘历史书。

 

他是刘后昌,今年80岁。从1956年考入武汉测量制图学院起,他学测绘、干测绘、写测绘,已整整60年。


“是测绘,让我第一次幸福地见到了毛主席。”

 

湖南新化,地处湘中腹地,雪峰山区,是著名地图世家邹氏家族故乡。1936年,刘后昌出生在这里。1951年,还在读初中的他应征入伍,正准备赴朝参加抗美援朝之际,朝鲜战争结束了,他回到家乡继续读完初中、高中。军旅生涯铸就了他“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人生品格,不断接触行军用图也加深了他对测绘的认识,加之受当地悠远的测绘学问影响,1956年,他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时,毅然选择了武汉测量制图学院(后称武汉测绘学院,并入武汉大学),成为该校第一届大学生。

 

大学期间,刘后昌将航空摄影测量作为主攻专业,同时不断加强各方面基础理论学习。为了切实提高内外作业水平,先后到井冈山参加野外生产实习,到国家测绘总局西安分局进行内业生产实习,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为今后走向工作岗位奠定了基础。1958年9月12日,毛主席到武汉大学视察,他和同学们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人的一生是怎么决定的?往往是最关键时候的一个选择。“学测绘是我一生最幸福的决定。是测绘,让我第一次幸福地见到了毛主席。”刘后昌开心地说。


“离开测绘岗位的这4年,就像一个人浑身发痒又不能抓的感觉,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1961年,刘后昌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国家测绘总局第一地形测量队,开展野外作业,一干,就是9年。

 

20世纪60年代,受严重自然灾害和“文革”等运动影响,国民经济陷入低谷,测绘工作尤其是外业测绘物资缺乏、设备陈旧、生活艰苦,又因国家测绘总局被撤销,测绘队面临解散,测绘队伍人心不稳,刘后昌等没有受外界因素影响,依然坚持在野外测绘第一线,凭着对党和国家无比的忠诚、对测绘事业坚定的信念,硬是用双脚踏遍茫茫内蒙古大草原、大兴安岭原始森林等地区,绘制了一大批1:1万、1:5万比例尺地形图,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了急需的测绘成果。

 

“在我人生经历中,最痛苦的还不是这一时期。因为不管多么艰难,只要能一直干着测绘,我就充满快乐。”刘后昌说。

 

可惜事与愿违。国家测绘总局1969年底解散后,1970年初,刘后昌回到了家乡湖南,在衡阳一个工程企业干了4年。“离开测绘岗位的这4年,就像一个人浑身发痒又不能抓的感觉,内心是多么痛苦。”每次回忆这段经历,刘后昌都觉得很难受。

 

1974年春,一次偶然的机会,刘后昌出差到长沙,猛然在街边发现了“湖南省革命委员会测绘局”牌子,“测绘”两个字像对他施了魔法一般,让他立即丟了魂儿,好半天挪不动脚。经多方打听,才知道国家测绘总局已于1973年5月重建,湖南省测绘局也于1974年1月组建,正需要他这样的专业人才。他马上申请调回测绘岗位,组织上很快批准了他的请求。1974年7月,刘后昌又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测绘岗位。


“做官一阵子,做人一辈子。只要有利于事业发展大局,组织把我放哪里都行。”

 

从1974年在测绘岗位“再就业”,到1997年从测绘岗位“暂退休”,刘后昌干测绘,又是23年。

 

23年间,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测绘工作更是迎来跨越发展的新阶段。紧跟这一时代,刘后昌解放思想、开拓创新,逐渐走上领导岗位。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他历任湖南省测绘局副局长、局长、党组书记。

 

当时,测绘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联系不够紧密,还处于“唯基本测绘”观念主导下的计划测绘阶段,测绘成果单一,设备陈旧,队伍活力不足。在改革开放新形势的大潮中,刘后昌认为必须破除这一观念,将测绘工作深度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拓宽测绘服务领域,建立新的测绘服务体系,提出了“社会需要什么,就测绘什么”的思路。为此,他团结带领局班子成员,建队伍,买设备,找项目,谈合作,克服了装备能力不足、技术手段落后、骨干技术人才缺乏等困难,在全国率先将全局内外业生产重心从1:1万转到1:2000比例尺测图上来,利用航空摄影测绘了湖南主要城市的1:2000和1:500比例尺地形图,做到系列地形图、地籍图、房产图“三图并出”,探索了国土、测绘、建设等部门测绘机制共建、测绘成果共享的模式,同时积极推动传统测绘向数字化测绘转型,在湖南率先引进了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数控绘图仪,大大提高了测绘效率和成图质量,组织完成了湖南全省一二等水准测量、省界勘定、长株潭等主要城市规划用图等任务,多次受到国家测绘总局和湖南省委省政府的肯定。

 

然而,这对刘后昌来说还远远不够。中国自古有“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的说法,测绘和国土都是管地球表面的事,但两部门各自为政,职能互有交叉。如何发挥测绘技术优势,更好地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建设大局,刘后昌一直在思考。1986年,在他的积极努力下,湖南省政府批准了省测绘局在常德开展地籍测绘试点,效果不错;省测绘局又多年参与了全省农业区划、土地资源详查等工作,为推动土地、测绘管理体制改革打下了基础。在20世纪90年代初新一轮国家机构改革中,经中央同意,湖南在全国第一个整合了国土、测绘部门职能,组建了湖南省国土测绘管理局,刘后昌任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

 

这一合并受到了广大测绘职工的普遍欢迎,但在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刘后昌从正局级降为副局级表示难理解,认为有可能把测绘地位降低了。刘后昌反对这种观点。他说,“做官一阵子,做人一辈子。只要有利于促进测绘与土地合并,有利于事业发展大局,个人位置是次要的,组织把我放哪里都行。”

 

“社会很少了解测绘,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它、支撑它。”

 

和民政、水利等工作相比,测绘工作主要是技术性强,加上长期主要为国防建设服务等原因,测绘工作一直披着神秘面纱,社会各方了解认识不够。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测绘科技的现代化,城市建设、交通通信等领域对测绘地理信息成果的需求日渐增多。又好又快地推动测绘事业发展,更好地发挥测绘成果服务保障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客观要求做好测绘宣传工作。

 

一直以来,刘后昌都在不遗余力地宣传推介测绘。1992年,国家测绘局创办了《中国测绘报》,刘后昌欣喜异常,马上着手各项准备工作,顺利成为该报第一批记者,也是当时全国测绘系统唯一的“局长记者”。从这个时候算起,他写测绘,宣传测绘,已24年。

 

“他这个记者可不是挂名,是真真正正找选题,搞采访,写稿子的记者”,原国家测绘局局长李曦沐曾这样评价刘后昌。据统计,在此后近7年的局长任上,刘后昌仅在《中国测绘报》就以记者名义自主采编发稿100多篇,先后两次被评为优秀记者。但他同时也深知,作为局长,宣传测绘光靠发表文章是不够的,只要有条件,他会利用一切场合,一切机会向省委省政府,省直各部门领导宣传推介测绘工作,还为省四大家班子领导和省直部门主要领导订阅了《中国测绘报》。在他的持续努力下,20世纪90年代期间,“测绘”多次出现在湖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

 

1997年下半年,刘后昌离开测绘一线,于1998年初任湖南省政协常委、人资环委副主任。“政协的主要工作是参政议政,这为我提供了宣传测绘的舞台”。

 

刘后昌没有浪费这个平台。写提案、搞调研、抓项目,在他的努力下,利用测绘技术打通湖南境内湘、资、沅、澧“四水”,缓解湖南北涝南旱建“运河”的提案受到各方重视;编纂《湖南省地图集》提案,省财政安排专项经费100万元。

 

测绘宣传没有尽头。2002年至今,刘后昌又以70多岁的高龄,不辞辛劳,夜以继日主编《湖南省志·国土资源志》和《湖南省志(综合本)·国土资源篇》。其中,2009年出版的《湖南省志·国土资源志》,涵盖土地、地矿、测绘三大领域,约80万字。目前,《湖南省志(综合本)·国土资源篇》已近完稿,约18万字。

 

“修志是苦差事,不是谁都愿意做,不是谁都做得来。我写《湖南省志·国土资源志》,是认识到修志的资治、教化、存史功能,是想把我知道的写下来,为后人学测绘、干测绘留点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测绘,支撑测绘。”

 

“我今年80岁,学测绘、干测绘、写测绘已经60年了。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学测绘、干测绘、写测绘,她就是我的全部,我的生命”,刘后昌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