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1版:首版
下一版
位置:第97期>>第01版:卷首语
 
武测的教学行思--专访武汉大学测绘学院院长姚宜斌
 
 
2016-10-25 15:10 编辑:采访|陈会 录音整理|卢伟生 浏览量:3400人
 
 

 
 

在郁郁葱葱的武大校园内,临近期末一切如常。

 

武汉大学测绘学院院长姚宜斌毕业于此、工作于斯,一晃就是二十多年。测绘学院门口来来往往的年轻学子,拿着饭盒或书本,三三两两结伴而过。师生相隔没多远,彼此的人生在这里交汇,科研的薪火在这里相传。


专业的逆袭

 

和很多校友进武测一样,姚宜斌也有“被调剂”的经历,对此他记忆犹新:“当时调剂到了工程测量专业。学了之后并不悔恨,毕竟是学校最有特色、排名最前的专业之一”。

 

二十多年来,测绘学科的相关专业从冷到热,无论是莘莘学子从当初的“被动调剂”到“主动选择”,还是社会认知度、职业认可度都发生了逆转。

 

有人曾统计,测绘行业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中层以上领导和技术骨干毕业于此,武汉大学测绘学科代表着国内测绘科技进步和人才培养的最高点,有着优质的校友资源以及国际影响力,这是培养高素质专业人才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


当下的育人

 

不同的年代,学科建设会有一个明显的调整。

 

上世纪90年代之初,专业课和选修课的科目都不多,一般上午有课,计算机之类的课程还不普及,《测量平差》要上两学期108个学时,学得课程不多但非常扎实;现在《测量平差》45个学时,计算机也成了必修课,科目多且牵涉的常识面广,但巩固专业基础就需课外下功夫。

 

师资力量各有侧重。姚宜斌回忆,那是教授自编教材、大家参与授课的年代,武测全校大概每年招一千人,办学规模与师资匹配,而且当时助教制度非常严格,年轻老师要先当助教,副教授以上才能主讲核心课程,教学是当时老师最主要的任务;现在办学规模很大,仅测绘学院本科生每年就招四百多人,师资团队变化不大而课程很多,“考核老师,科研也成了很重要的方面”,教师的教学任务和科研压力非常大。

 

厚基础宽口径代表了本科教育的趋势。测绘转型升级到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发展从数据采集处理到分发服务形成一个产业链,传统的按工序划分专业已不合时宜,新的常识需要及时补充。“专业不仅要宽泛,还要厚基础,前两年打基础,到大三根据兴趣选择不同方向。长远来看,按大类培养就好,学院办学越来越淡化这种方向的差异”。

 

多样化就业,跨行业就业或按兴趣就业越来越多。测绘已经渗透到其他行业,Tencent、百度、alibaba等互联网企业和新兴创业企业提供大数据和位置服务需求,学生的就业面更广、选择的空间和流动性更大,对学生的发展非常有利,成才也有了多种选择的可能。

 

专业的热门程度也受时代需求的影响。以点状数据采集为主的阶段,国家需要做大量基础控制网的时候,大地测量和工程测量比较受欢迎;以面状数据采集为主的阶段,航空摄影测量、卫星测图、无人机和三维移动扫描等技术是主流,摄影测量与遥感就火爆起来;地理信息服务包括LBS,这几年都蓬勃发展起来了。

 

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关注点,包括社会的需求、学生的选择,都会体现出社会变革对人才需求的变化。从整个发展趋势看,导航产业的发展和高精度定位走进大众生活所产生的一系列服务和应用,给行业带来持续的生命力,“学院的办学也一直在适应这种发展的态势”,姚宜斌说。


行和思

 

“假如人生有另一种选择,我依然会留校做老师”,姚宜斌是一个忠于内心、勇于行动的理想主义者,他觉得人生就是在碰撞中调整,在思考中前行。

 

从秒杀全系的学霸到行业著名学府的院长,他的人生貌似一路开挂,其实是活脱脱的“拼命三郎”。由于数学超好,做数据处理和平差很有优势,“当时我看了很多书、做了很多研究,想把数据处理的方法、数学所学的东西用到测量数据处理理论里去,希翼在数据处理方面做到全国最好”。安心做知识、培养学生,当时的想法很单纯。

 

每个人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责任、感悟。没当院长前,他想把知识做好,把家庭照顾好;现在知识依旧要做好,还要把学院管好,“不能辜负这么多校友、师生的希望”。

 

但是无论多忙,为师之道始终是最重要的。他说,虽然不像以前有很多时间和学生待在一起,但是只要抽出空都会去督促、引导他们。“这是武测一代代教师言传身授下来的”。

 

影片《少年班》里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当大家来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一定要倾听内心最勇敢的声音,当命运需要大家去逆风飞翔的时候,就不能随风而去。“如果我的学生理想和现实有了出入,我会告诉他们要敬重内心的想法。如果他们觉得理想是不可以放弃的,我会鼓励他们一直坚持,理想不是一直不变的,可以根据兴趣、爱好、能力去调整。如果他们认为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愿意妥协,只要是他们坚定的想法,我都会支撑。内心的声音是最值得敬重的”。


祝福母校    

 

宁津生院士在武测工作生活了六十年,姚宜斌说,人生有很多选择,如果能够一辈子在最喜欢的地方工作生活、做最喜欢的事情,那是一种幸运。“宁院士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他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已融入了这个地方”。

 

对母校,他觉得有一种情愫说不出道不明,就像对故乡的感情,虽然在故乡生活的时间并不长,可能只有十几年,但有时候会经常回想那个地方。“所以我想,武测也是大家心里的第二个故乡,有时出差久了会急着回来,离开久了会想念这里”。

 

今年是武大测绘学科建立60周年。    

 

他寄语母校,老一辈专家们白手起家,在一块荒芜贫瘠的土地上铸造了这样一所测绘的殿堂。经过六十年的发展,培养了数以万计的测绘高精尖人才,一直引领着中国测绘的发展,一直传承着测绘精神。“大家希翼测绘的事业能够更好的发展,希翼大家测绘学科的办学越来越多地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也祝福我的母校生日快乐”。

 

师者之路漫长。在这里,姚宜斌将继续寻捡人生的流年随影,洞察学术精神的薪火相传,探索精英人才的培养路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