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8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7期>>第08版:我的一辈子,都在这里--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武测校长宁津生
 
我的一辈子,都在这里--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武测校长宁津生
 
 
2016-10-25 14:22 编辑:采访|陈会 浏览量:3189人
 
 

 
 

“我一辈子都在这个地方,60年没有离开过”。

 

期末的武汉大学校园,宁静而又忙碌,在测绘学院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宁津生院士娓娓道来。1956年建校到如今还在这里工作的,只有他一个人。武测和武大测绘学科发展的每一个过程,他都了如指掌。

 

历史基因

 

中国测绘教育史总有人记录,但是在宁院士的亲历里,感受不到叱咤风云的果敢与凌厉,只有扑面而来的厚重、沉静和淡泊。

 

       “1932年,德国人在同济大学办测量专业,当时测量最先进的就是德国,我刚好出生;1956年,武测成立亟需年轻教师,我刚好同济大学毕业;今年武大测绘学科建立60周年,我刚好从教60年”。

 

老院士眼里,大象无形,一切彷佛刚刚好。

 

建国初,国家大规模建设的需要,测绘人才特别奇缺。环顾全球,其他国家都是包含在工学院里,只有苏联有专门培养测绘专业的高校:莫斯科测绘学院和新西伯利亚测绘学院。一切向苏联老大哥学习,老前辈们建议借鉴苏联培养测绘专业人才的模式,但是学风是传承自德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的培养不能靠白手起家,厚积薄发才是王道。于是国家集中一切优势资源,把同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前华南工学院)、东南大学(前南京工学院),还有天津大学、青岛工学院,五所高校测量专业加上青岛工学院党政机关合并(实际上还包含清华大学,1954年该校测量专业合并到同济)。因为当时不准在沿海建高校,多方选址,最后在武汉成立一所培养测绘专业人才为主的高校——武汉测量制图学院。

 

虽然当时所有师资力量都集中到武汉,但是年轻教师依然缺乏。“大家同班50人,有28人毕业分配到了武测。从学校建立,我就在这里工作。我对学校有感情,因为我见证了它的成长和发展壮大”。

 

这里有一段轶事。同济大学毕业前,宁院士考取了留苏预备生,去北京俄语专科学校(现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了一年俄文,后来政审不合格,不能去苏联,返校比同一届的低了一级,同班同学许厚泽院士开玩笑:“你是留级生啊!”宁院士自嘲,“我是留学生没当成,倒当成了留级生”。

 

人生的每一处伏笔都有深意。

 

毕业两年后,苏联专家来武测讲学,布洛瓦尔是研究地球重力场的专家,“我刚刚好会俄语,又是测绘专业,机缘巧合地做起专业翻译,“布洛瓦尔教给大家的地球重力场常识是当时苏联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他走后,学校需要开这门课,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从事地球重力场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一干就是60年。

 

“我一辈子都在这个地方,只有学问大革命那四年里离开过”。文革时武测被撤销,湖北省委把70%-80%的武测教师留在了周边的高校。宁院士被分到了现在的武汉理工大学(原武汉汽车工业大学,当时称为湖北农机学院),教物理和力学,“物理没有教材,我就把高中物理改造一下,重新写讲义教课”。四年之后,国务院批示恢复国家测绘总局及其下属单位。


里程碑

 

60年,有家国的与日俱兴,也有时事窘迫和艰难。

 

武测和武大测绘学科发展的每一个过程,他都经历了。60年里,假如没有把握时机,武测和武大测绘学科绝对没有现在的地位和成就。

 

八九十年代是武测最困难的时候。1984年他当副校长,1987年他当校长,宁院士笑着说,“艰难困苦,也是刚刚好”。

 

武测建立时隶属高教部,后转交给国家测绘总局。文革时期,国家测绘总局被撤销,后改成国家测绘局,虽然还是国务院的一个专业的主管部门,但由住建部托管,能调动的资源、资金十分有限。

 

武测第一个里程碑事件,是成为国家第一批设立硕士学位培养单位(后来也是第一批博士学位培养单位)。这时候的武测已经成为规模化专门培养国家测绘高等人才的基地,承担的基础测绘教学和任务非常重,但是国家测绘局是一个小部委,每年固定的财政拨款,远远不够学校买设备建房子的开支,而且那时候的测绘仪器特别昂贵。他当校长时雪上加霜的是,国家测绘局固定拨款取消,那是武测最困难的时候。即便如此,“武测还是凭借着‘严谨、求实、团结、奋进’的校训,在艰难的条件下,全校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通过了国家第一批设立硕士学位培养单位,优秀生源和优质师资力量得以保存”。

 

武测的第二个里程碑是世行贷款申请、国家重点实验室建立,也是大转机时期。那时国家有一批世行贷款,在他任前已经开始申请了,申请到的世行贷款有580万美金特别提款权(SDR),约合四五千万人民币。依靠这笔贷款采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建成了实验室的机房和大楼,奠定了后来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基础。“世行贷款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武测的窘状,但大大改善了校园环境和教学科研环境”。

 

紧接着申请国家重点实验室(现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申请到之后国家有一笔投入,大概400多万美金。“这笔款项相当于是国家借给大家的,等发展完之后要偿还的,而且每年还有利息。当时国家测绘局局长打电话来,同意申请重点实验室,但是学校必须还款70%,国家测绘局还款30%。大家的压力很大。如果放弃这个机会,武测的发展就更困难了,于是学校领导班子一致认为,大家必须申请,甩开膀子先干起来再说”。

 

第三个历程碑是武测40周年前后,进入“211工程”,除了国家的投入之外,部委还有1:1的配套,相当可观,武测的教学环境进一步改善。

 

第四个里程碑是合校并入武汉大学。当时武大有12个院士,其中6个是武测的。再加上武测办学层次齐全,不仅有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还有国家重点实验室和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这些资源都是武测独有的。合并到武大16年,武大投入到测绘学科的经费大概有2-3亿元,比重很高。现在的测绘学科拥有世界最先进的设备,最先进的技术。测绘学科在全国总排名第一,是武大的优势学科,武大领导历来都很重视。

 

要创造一流大学就必须合并大学,现在来看这个理念不一定,事实上很多高校的合并也不成功。大学合并应该是资源整合,优势共享。宁院士认为,武汉大学是全国大学合并得最好的学校,“现在基本上看不到原来的痕迹了,真正的融合在一起”。


世界测绘教育之都

 

在国内,武测和现在武汉大学的测绘学科还带动了全国测绘学科教育的发展,全国有测绘学科的本科以上高校已经达到140多所,发展非常迅速。现在有测绘专业硕士学位授权点的高校有三十多所,设有博士学位授权点的有十几所。

 

国际上,原来是向苏联的两所测绘大学学习,但是苏联解体之后,这两所学校的发展远远落后。德国、美国大学的测绘学科,以前是派人去学习,现在武大测绘学科的理论水平、技术水平和欧美是并驾齐驱的。“大家以前买国外卫星影像制图,非常贵。算一笔账,买国外影像花的钱不如自己发射一颗卫星”。现在有了‘天慧一号’‘资源三号’卫星,高分辨率遥感卫星影像的自主供给能力和国际竞争力,弥补了过去的缺陷。北斗和GPS相比,在精度和功能上基本相当。

 

中国的测绘学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在人才培养方面,远远领先于国外大学。武测四十周年时,荷兰ITC校长代表国外高校发言,他称武汉是“世界测绘教育之都”。

 

时光流水,武汉大学测绘学科建立60周年很快来临。宁院士告诉本刊,这次主要是请校友和各方面专家来办高端论坛,一是总结武汉大学测绘学科的历史发展和成就,二是希翼通过武汉大学测绘学科的发展,总结中国测绘科学的发展。

 

“目前,中国测绘学科的水平与国外的水平势均力敌。中国的测绘学科怎么在哪些方面创新,领先于世界,尤其是武大的测绘学科要在这方面多下点功夫。武大的测绘学科要走在前面,如果大家做不到,我想其他的学校也很难做到。大家应该借武大测绘学科六十周年这个机会,很好地总结学科建设这么多年取得的成绩、存在的缺陷,展望六十周年之后,怎么把测绘学科办成世界一流的学科。”

 

宁院士认为,武大的测绘学科是有条件办成世界一流学科的。


教育的边界

 

国家提倡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创新是必要的,但是高校培养创新的意识是远远不够的。高校要创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学科,就目前教育体制、教育理念而言还需要一个过程。比如现在高校教学中,“教师讲课内容千篇一律,不利于教师的创新。教师不能创新,学生怎么创新”。教育要有边界,纵观我国和世界的教育大师,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办学理念。教育不能是行政说了算。

 

“学校应该培养学生的双创精神,双创并不是说高校完全培养企业家,而是培养社会各方面需要的专家。学生出去之后学会如何树立创新的意识”。但是无论是本科还是硕士,学生毕业之后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锻炼。


六十年一甲子,宁院士把一生的精力奉献给了中国的高等测绘教育。国家规定明年七十岁以上的院士要退休,他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今后即使退休了,如果国家需要,我还是会发挥我的余热”。宁院士的话真诚热忱,令人肃然起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