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6期>>第11版:访谈
 
农村土地确权第一股的“辣子味”——专访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企业副总经理 罗旭斌
 
 
2016-04-07 08:40 编辑:采访/陈会 整理/卢伟生 浏览量:2770人
 
 

 
 

       

 

川人喜辣,川企行事也有股子“辣味”,一种行之有效,一种掷地有声。

 

猴年新三板一开市,中国农村土地确权第一股——鱼鳞图拔得头筹,以高达470%的涨幅领跑新三板市场。
 
新一轮土地改革的形势越来越明朗,川企鱼鳞图的梦想也越来越清晰。尤其在挂牌之后,卯着劲两轮定增,“辣”味很足。

新三板是一种松绑
 
“新三板市场一开始很多人观望,觉得没有像创业板、主板这样严格,可能估值也不高,流动性也有问题。其实,新三板代表了一个方向,把市场的活力大大的激发出来,释放出很多资源来给成长型企业,这个是非常好的事情,而且服务于鱼鳞图这个阶段是也刚刚好的”,罗旭斌认为。
 
凡事看本质,企业有没有价值要靠市场来判断而不是监管机构,而新三板回归了市场对企业价值发现的主体作用,没有门槛,是真正意义上的注册制。

挂牌之后“辣”起来
 
鱼鳞图2015年挂牌,挂牌之后企业运作“辣”起来了。辣是一种过硬的素质,一种底气。
 
罗旭斌先容,一是企业号召力变“辣”变强,招募到更优秀的人才、组建更优质的团队;第二企业规范化运作“辣”起来,客户的信任度增加,甚至政府的支撑和关注也多了;三在资金上更明显,以前融资相对困难,因为项目前期投入大,加之轻资产,拿不出抵押物,挂板之后进行了两轮定增,总共有3000多万,“大家基本上是小步快跑,不想对股份稀释得太多,只是小额的进行了融资”。四是基于数据的管理,数据架构挖掘和应用的产品线更“辣”了,而且得到了扩充和完善。
 
不仅如此,鱼鳞图发展也辣味十足,目标更清晰,“发现土地价值,助力智慧城乡。其实表达大家要从土地开始,延伸到抓住中国农业和农村的一场革命性变革的机会,从确权开始到现在农业的推进,把土地的价值用大家的技术挖掘出来,从技术上来讲,就是数据价值的挖掘和数据的应用。”
 
鱼鳞图的案例也很辣,掷地有声。目前最有代表性的四川省,已经建立了一个全省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数据库平台,全省的138个县,每一块地、每一块地的边界、界址点、权属、地理等级以及涉及到的家庭户,家庭户的成员,成员的身份证号码等相关的信息都有,这是全国最大规模、推进速度最快的一个省级平台。
 
确权走得最早,信息化应用也是一个全国样板。据先容,四川可以做到省市县三级联动,从区建的平台到市级平台到省级平台,分级管理,互联互通的模式,包括从前期的调查、数据验收到管理和应用。 “从乡镇区县,市级到省级联动,数据管好运用好,现在已经成了整个行业的一个重头戏,也是整个行业的共识,把土地扭转支撑好,把农业监管做好,是对现代农业和智慧农业的一个应用的一个支撑。大家在探索类似于土肥管理和农产品具体标识这类基于农业大数据的应用,客户和政府都非常感兴趣,非常支撑”。
 
土地始终是核心,关系到农业生产的规模、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多寡,同时影响城市的发展。
 
农村和农业正在发生的变化
 
为何能领跑新三板?
 
罗旭斌和本刊讲述了这样一个大背景:中国农村正在发生什么?
 
“现在敢回农村做事情的人,一定是极有冒险性的,是想追求更大的未来的人。如果没有能力、没有冒险精神,他在城里打工就会好过一点。基于在互联网技术背景下,这些人获取信息的能力都是比较有优势的”。
 
一场不可阻挡的新农业革命正在发生,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的小农经济正在被打破,而以增加资本和技术投入为核心、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农业正在形成。而农业生产的主体农民正在发生变化。传统的农民受教育程度少,思想保守,稍微活络一点的都到城里打工了,哪怕在城里一个月两三千块钱收入,但在农村种地,一年也未见得能收回本钱。
 
未来的十年到二十年,这部分人会慢慢的老去,丧失劳动能力。再回到农村去的新农人,就是用最现代思想和技术武装起来的,最具有冒险精神的人。这群人可能以个人的形式,有可能以企业或协会形式参与农业生产,用互联网武装起来的新农人会成为农业生产的主体,从最保守的一群人到最有冒险性的一群人,农业生产的组织方式会有革命性的变化,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新农人在农村,农业生产方式也会发生变化,既不同于以往,也不同于西方,新的变化会带来一个新的机遇。现在西方的现代农业实际上是工业化,要规模才有经济效益,种植的蔬菜品种比较单一,而国内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下,种植规模可以更小更精细,产销的对接可以做的得好。
 
“在构建现代农业时,一定有一个巨大的机会在这里,不只是鱼鳞图的机会,还有整个农业产业的变革,整个农业的链条”,罗旭斌先容,变革的机会具体落地的第一个就是确权,只有确权才有土地的流转,才有真正意义的土地聚集。尽管现在也有很多土地的聚集,但是不是基于市场行为。土地确权过后,第二部是流转,流转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全国每一亩地每年的流转费用大概是500到1000块钱的费用,全国22亿亩就是10000个亿。这个巨大的市场是需要服务的,一是商业上的服务,发现土地价值的基本价值;还有一个根本的服务——延伸的政府服务和职能,也就是说采集到的数据做农业管理、农业规划、农业监管还有很多农业的很多决策支撑和分析;再延伸下去就是农业大数据,包括现代农业、农产品溯源、农产品具体的标志服务、农业物联网,延伸空间非常大,“要为这种农业生产方式和农业生产主体服务,大家知道会用怎样的技术手段,大家知道会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必须尽力的去探索这个行业的走势”,罗旭斌说。

如何看待资本市场?
 
在罗旭斌看来,地理信息行业属于一个小众的行业,资本市场对新东西是非常敏锐的,接受新东西的能力更强。“在挂牌融资过程中,很多投资人都给大家创造了很多机会,包括路演,参加行业研讨会,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资本市场也是比较认同。鱼鳞图挂牌之后,融资比较顺利。
 
“我认为,只要这个事业的方向是对的,企业家或者创业者真的是抱着一个理想做事业,而不是纯粹套现,我认为在和资本方沟通过程中,他们都能够理解”。
 
资本市场的目标和企业的目标有一部分是一致的,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不一致的。资本市场追求两到三年的收益的爆发,而真正想做事情的企业,可能是五年到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潜行修炼。“企业还是要有立场,不要为了短期的一些收益承受不住压力,放弃长远的目标,一些企业可能会在资本的压力下做一些急功近利的事情,这个无论对自己,还是对资本市场,还是对自己的股东,都是不负责任的”。
 
挂牌之后,团队心态多多少少会有变化,这是所有企业都要面对的。主板上还有很多沉睡的企业,创业板上也有,新三板上就更多了,新三板也好,创业板也好,其实都只是一个阶段,“沿着大家的理想走下去,这才是鱼鳞图的价值体现”。

企业要有一颗“辣”灵魂
 
企业的灵魂,在于创始人。鱼鳞图创始人李剑波和罗旭斌,他们的“辣”不在于外在行事的风风火火,而在于一种固执,瞄准一个目标哪怕忍受巨大的压力、痛苦和困难,这种“辣”是企业家精神的真正核心。
 
关注和从事土地及农业问题,注定是一项苦逼的事业。两位创始人选择了这样一份事业,聚集了一群人,把鱼鳞图推进到现在,真正参与到中国农村土地历史性的变革中。
 
罗旭斌说,“创立鱼鳞图的时候,大家想得很透彻,就是抱着一个事业一个理想来创立企业。为了中国的农业、中国农业变革做事情,不能为了短期而放弃长远的理想。我其实还是蛮幸运的,跟着李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