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6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5期>>第26版:铁杆烟民戒烟记
 
铁杆烟民戒烟记
 
 
2016-01-06 19:18 编辑:文/刘涛 浏览量:2691人
 
 

 
 

(插画:叶冬萍)

我曾经把家里的沙发搬开,希翼能找到一根烟,趁没人时抽一口;我也曾希翼在回家路上遇见熟人,非要让我抽烟,推都推不掉。

 

当烟民的日子过得平凡而充实,虽然外界对烟民不太友好,总是说三道四。但我一直坚持在这个行列里,而且从来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

 

我始终不介意别人对我抽烟的批评,不管是亲戚朋友,还是同事同学,你说你的,我该抽照抽,有时我甚至会很自豪我是一个烟民。我有我自己的理论,古今中外有相当多的“烟鬼”都很长寿,他们都没有因为抽烟而短命,而且我身边有许多非常优秀的朋友,他们也都是烟民,大家在一起一边抽着烟,一边谝谝闲传、喝点小酒、谈谈工作、拉拉家常,相互倾诉一下苦恼,彼此化解一下思想上的疙瘩,这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尤其在交往的过程中,你发我一根烟,我给你点个火,彼此不分你我,感情日益加深,这种感觉是何等美好。再者说了,“别抽烟了”这句话说着简单,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如同一个人饿了想吃饭、渴了想喝水一样,你能简单地对他说“别吃饭”、“别喝水”吗?

 

但是,事物的发展往往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过去非常正常的事情变得不正常了,许多无所谓的事情变成错误了,这其中包括对待“抽烟”的态度,许多事情对我烟民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冲击。有时,一些事情甚至会刺伤自己的自尊心,动摇“当铁杆烟民”的决心。

 

首先是经常生自己的气。要抽烟就必须保证身边有烟,因此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烟、火不离身,如果一时疏忽忘记带烟了,或者烟没带够,或者有烟无火,或者有火点不着,而周围又不能及时买到烟和火,那就着急去吧,恨自己为什么记性不好,恨别人为什么不抽烟,恨打火机的质量不好……要命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疏忽”会经常发生,有时真想打自己一拳。

 

其次是经常受别人的气。现如今,烟民受到的批评和指责越来越多:你能不能少抽一点,你自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也不管别人的身体吗?……讨厌死了,谁在抽烟呢?……你的办公室要经常开开窗户,真呛人……对不起,先生,大家这里不许吸烟……但凡会说话的人都敢批评抽烟者,而且理直气壮。这里面还不包括那些嘴上不说,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你看或脸上做出各种怪异表情的那些人。可怜大家这些烟民一般情况下往往都得忍辱负重,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有时还得给别人陪上笑脸。这对于大家这些儿女已经长大,相对比较注重“面子”的中年人来说,自尊心会遭到相当大的打击,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另外总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世界虽然很大,但能够让大家烟民施展才华的空间却越来越小。除了在家,几乎所有见不到天空的地方都不让抽烟了。过去开会可以抽烟,现在不行了,以至于很难一口气开完一个时间稍微长一点的会,总是在开会中间以“上厕所”或“打电话”为名,跑出来抽根烟。影片院、体育馆、商场、医院、学校等公共场所无一例外地在显眼的地方挂上了“禁止吸烟”的牌子,害得我平日里基本上不看影片,不到体育馆看比赛,也不陪老婆逛街。还有一点,就是对于经常出差的烟民,那是相当可怕的事情,且不说候机厅里小得可怜的“吸烟室”给烟民们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就是一天中连续几个小时不许抽烟的感觉也让人如饥似渴、忍无可忍。

 

还有身体对烟的反应越来越敏感。年轻时没有什么感觉,随便怎么抽都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反应明显不同:喘气粗了,有时跟拉风箱一样;咳嗽多了,有时咳得肺疼;感觉不舒服了,尤其是在早晨。

 

……

 

是该思考一下是否继续抽烟的问题了。

 

实际上,每个铁杆烟民都曾有过少则一次多则无数次戒烟的经历。第一次戒烟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作为质检员检查某单位的观测资料,一撮带火的烟灰不小心掉到了检查的手簿上,结果把人家的观测手簿烫了一个洞。这虽然是一个意外,但却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作为检查者,要求别人按规范作业,而自己却犯下了如此低级的错误,害得别人要返工……一气之下就把烟给戒了。这一戒坚持了有半年左右,后来在野外作业过程中又续上了。第二次是在老婆怀孕之后,为了祖国的花朵能够茁壮成长,我毅然决然地戒了烟,用实际行动履行着一个准父亲的职责,这一戒就坚持了一年多的时间。后来孩子慢慢大了,家务事多了,心里一烦就又抽上了。还有一次戒烟是生病,气管发炎,高烧几天不退,病好后自然而然就把烟戒了,坚持了几个月后,在朋友的鼓动下又抽上了。

 

还有许多次戒烟的经历,大多数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每次都是碰到一个什么事后就把烟戒了,过一段时间后又以“复吸”结束。

 

每次戒烟后,总能引起许多“烟友”的关心,他们问寒问暖问疾苦。由于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们在抽烟的时候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发一根烟给我;更有一些不相信能戒烟的人,他们为了检验戒烟的成果,还会经常拿一些好烟到我面前……戒烟的初期,我的警惕性很高,不抽!绝对不抽!但时间一长,有时就会放松警惕,尤其是在酒桌上,或者遇到高兴事,往往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我现在已经戒烟了,抽上一、二根烟无所谓,明天不抽就行了!然后就抽了,而这一抽就前功尽弃。而且每折腾一次,烟瘾就增大一次,似乎像是要把失去的都加倍补回来一样,下一次的戒烟一定会比前一次更难,需要的时间也更长。

 

2005年的春天,在老婆的挑唆下,我稀里糊涂地把烟给戒了。老婆被我的毅力所感动,专门上街为我买了大量的诸如牛肉干、瓜子、花生等奖品,并且按照“坐月子”的标准,每天以好茶、好饭等款待我这个为了家庭的幸福付出巨大牺牲的“英雄”,我也暗自为自己的壮举而感到自豪。可没过多久,我突然发现身上的肉多了,上楼也开始费劲了,也爱出汗了,上秤一看,天哪!半年时间体重增了10公斤,这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老婆也吓得没了主意,告诉我想抽就抽吧。就这样,我的这次戒烟又以失败告终。

 

此后,我的烟量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每天需要两包了。早晨起床,衣服还没穿,先得点根烟;饭后一根烟那也是必须的;坐在那里要抽,走路时也常常忘不了点上一根烟;上班时,聚精会神地写好了一篇报告,一回头却发现烟灰缸中新增了一堆烟头;与朋友聚会时就更不得了啦,几乎是一根接一根……

 

与烟量成正比的,除了老婆、女儿干咳和开窗的次数外,就是我自己咳嗽的频率和音量了。每天早晨,我的嗓子都特别难受,里面总好像有什么东西清不出来,因此每天早晨我几乎都要拿出几分钟时间,专门用于咳嗽,有时会咳得昏天黑地、上气不接下气,吓得老婆和女儿直叹气。

 

2008年,女儿要去内地上学了。在车站分手的时候,女儿眼里含着泪向我告别:“……爸爸,你一定要多注意身体,答应我啊!”

 

女儿的话深深地感动了我,我意识到,一向对充满自信的我已经开始因为身体原因让老婆孩子担心了,而造成这一切的,除了年龄因素外,“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下决心再一次戒烟。为了老婆不再叹气,为了女儿能在外地安心上学,我必须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而戒烟则是我健康计划的第一步。

 

在单位,我当众高调宣布戒烟,并且将自己全部与烟有关的“宝贝”都送了人:整条、整盒的烟,非常漂亮的打火机,甚至烟灰缸,全都送人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怕自己反悔,希翼大家对我监督。

 

刚开始戒烟的几天是最难过的,用新疆话讲:心里跟猫儿抓的一样。干什么都集中不起精神,心慌,有一种魂不守舍的感觉。我重复着以往戒烟的过程:在单位里多参加会;在家里多吃零食、多睡觉;下班后立即回家,绝不跟朋友聚会……但这一次的过程太难了:单位里能开的会都开了,女儿剩在家里的大半柜子零食也让我吃完了,睡觉把头都睡大了,只要一静下来依然是想抽烟。我曾经把家里的沙发搬开,希翼能找到一根烟,趁没人时抽一口;我也曾希翼在回家路上遇见熟人,非要让我抽烟,推都推不掉;严重的时候脑子里还会出现一些幻觉……即使这样,我的防线依然没有垮掉。有时实在难受得不行了,就干脆大口地喝上几口白酒,然后呼呼大睡。

 

当然,影响成功的陷阱到处都是,许多烟友出于惯性,见面依然会发烟给我,意志一薄弱就点上了,但每当点上烟后,马上就会出现女儿含着眼泪向我告别时的影子,心里立即就会产生一种罪恶感。

 

经过近二十天的煎熬,最难过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已经不那么难受了,虽然不能说彻底戒烟了,起码可以说生理上可以不依赖烟了。

 

生理上戒烟只是戒烟的第一步,只有到了生理和心理都戒烟了,也许才能说:我戒烟了。

 

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告诉我:“如果真的想戒烟,起码五年内不能抽烟,一口都不行,抽一口就算失败了。”对此,我深有感触,多少次的戒烟失败都是因为没有这样做。现在,我已经坚持了七年了,虽然偶尔还会冒出“抽根烟”的念头,但“抽一口就算失败了”的信念让我一直警醒。

 

也许,这次真的能戒烟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