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8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5期>>第18版:运动和人生都需要管理
 
运动和人生都需要管理
 
 
2016-01-06 17:50 编辑:采访/陈会 浏览量:2509人
 
 

 
 

在医师跑者的支撑下,跑友们觉得很有“安全感”

 

马拉松以及各种迷你马拉松活动中,赛道上越来越多地出现这样一群“医师跑者”。他们是喜欢跑步、参加比赛的跑者,但当身边有人跌倒或晕倒,需要医疗救助时,他们会停下脚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有的是资深的骨科医生,有的是优秀的外科医生等等,一群来自不同专业的医生,因为同一颗初心走到一起。

 

这样一群人

 

医师跑者团队的创建人、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骨科的主治医师赵京涛说,“如果没有一个名号,别人不会认可你,所以从本职出发最终确定了“医师跑者”这一名号。后来慢慢发现其实还有一个更出色的功能——急救,因为医生的手法更专业,对急救的操作流程也更熟悉。   

 

很多人不理解,医师跑团和官方的医疗救助队的区别在哪里。在马拉松比赛里,官方医疗救援队会固定在救援点,而医师跑者协同主办方做好救援工作,他们在做急救医疗的同时也参加着比赛,在赛场上是流动的医疗队。 

 

赵京涛说,医生跑者团队今年参加了三十多场比赛,每个月至少有两场。作为公益组织,现在还是起步阶段,因为医生平时的工作很忙,而去参加比赛、协同比赛医疗救援要在不影响自己工作和家庭的前提下才能进行。

 

做好公益勿忘初心

 

在马拉松比赛中,简单的急救非常多,一场比赛下来医师跑者一般会遇到一二十人,赵京涛说。当遇到跑得快的,他会告诉他们可以慢慢来。跑得快的帮他们“踩刹车”,跑得慢的帮他们“踩油门”。一旦有人跌倒、晕倒,医师跑者看到会马上过去给他调整呼吸,陪着等待救援车。许多中小赛事的医疗救助会依赖他们,但同时也存在一个问题,赵京涛说,赛事主办方需要配备相应的物资,比如救援车等,事先双方一定要商量协调好。

 

不了解医师跑者的人,不会知道他们的爱心有多大,赵京涛对此很自豪地说。他的一个队友跑步的水平很好,曾经参加一个马拉松,原本是可以轻松完赛的,但是当时天气很热,有很多人抽筋,他一路上帮助这些人,花了较长时间,最后他担心自己跑不完,于是后面拼命跑,差点抽筋。赵京涛说自己现在跑全马,也会预留半小时的救援时间,在路上停停跑跑。队友们是医生,参加比赛除了想要帮助跑友们,还因为自己喜欢跑步,不想跑步的乐趣降低。这需要自己慢慢调整,在自己情绪能接受的范围内帮助大家,而赵京涛自己也在尽力协调这一矛盾点,让队友们既可以跑得开心,又能做好医疗救助工作。

    

赵京涛调侃到,“急诊科的护士长是指挥120的,让他去现场为大家提供医疗服务,他答应吗?所以大家要做到,既保护了医师跑者跑步的热情,在跑步的过程中也提供了额外的医疗帮助,让跑友受益,组委会受益,医师跑者也受益。达到多赢的状态,才是比较好玩的事情。既要做到好玩,也要做好公益,同时勿忘初心。”

 

运动和人生都需要管理 

 

现在打开朋友圈,经常可以看到朋友们发状态已经跑了多少公里,跑步成为许多人的生活方式之一。如何正确对待跑步,赵京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很多人认为跑马拉松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其实不是,跑20公里或40公里很简单,但是要通过马拉松明白到运动该如何管理,进而上升到人生该如何自我管理,一是个人的身心健康,二是个人和社会、家人、朋友的和谐相处之道。

 

首先把跑步定位成业余运动,不能影响工作和家庭,所以他给团队提出了两条基本原则,一是不负面影响工作和家庭,二是不降低跑步乐趣。他希翼能调动大家的激情,因为跑步是很快乐的,不要看作很苦逼很专业的事情。很多人认为跑步一定要拿到很高的成绩,其实很多人可能永远也拿不到最好的成绩,而这是对心理的一种考验。“大家要学会通过运动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 

     

经营一个团队,难免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如何保证团队人员的素质,如何管理好团队。因为要与全国很多大型马拉松合作,赵京涛的目标是,要把医师跑者打造成一支精兵强将的队伍。“如果医生进来只是为了占名额,不作为,这没有意义,所以进入团队的人要通过一到三个月的预备性考察,大家要有责任心,也要有组织和实行能力”。

 

医师跑者团队目前有200多人,很多是体制内的医生,个个很有想法,怎么能把他们调动起来,这需要花很大的精力。赵京涛说自己一直在想该如何更好的管理团队,究竟是不是要引入战略投资。但是现在显然太早,所以他定义很简单,开心就好。不给团队里的人太多压力,但是大家要有协同作战的精神,一旦答应了赛事主办方,就最好能把赛场上的所有盲区覆盖住,一旦有人需要医疗救助,在五分钟内就会有一个专业的团队过去救援,不管是官方的,还是医师跑者的。

 

管理团队和做医生是否有相通之处?

 

很多医生作为医师跑者参加了一两次比赛后,向赵京涛反映在赛场上没有人寻求医疗救助,他说应该开心,这说明没有人出现安全问题。也有人反映,自己给的帮助有些人并不需要,他就说这也是好事,说明跑友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这和做医生是一样的,病人不想做手术,肯定不能硬拉着他上手术台。大家要心态平和,顺其自然,顺势而为。例如有些人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继续跑步,劝他退赛他不听,因为退赛不是医师跑者的的权力,但是医生跑者可以给建议,听不听则是跑友自己的选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