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6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5期>>第16版:运动和教育一样要“向内生长”
 
运动和教育一样要“向内生长”——专访广州大学地理科学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吴志峰
 
 
2016-01-06 17:29 编辑:采访/陈会 浏览量:3229人
 
 

 
 

吴志峰认为运动健全体格,教育健全人格,两者相通

 

运动和教育一样,在时光里积淀,收敛内省,向内生长。

 

参加欧美的一些国际会议时,广州大学地理科学学院院长吴志峰发现国外的学者即使六七十岁,也依然精力充沛、体形健美。“他们都很注重生活的节奏,反观大家,一到中年就开始发福”。

 

“大家国家这一二十年处于经济社会转型,是一种挤压式快速发展,牺牲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健康和家庭,加上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所承受的社会压力和内心压力;比如人口老龄化,老年人配套服务和养老面临的挑战”,在吴志峰看来,“大家如果不做好自己内心和身体的规划,其实挺吃亏的。运动不仅仅是培养身体的机能,更是培养心性。”

 

暂停键和一次体检

 

即使是从小就有天赋,大学时参加学校田径运动,百米速度达到11秒8(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运动就像是基因和惯性一样的吴志峰也仍然按下了暂停键。

 

运动的路上总有停顿。

 

 博士后毕业,三十二岁任某研究所副所长、三十五岁之前取得研究员职称,2010年之前的8年,吴志峰打拼事业顺风顺水,“事业爬坡期,很多人跟着我熬夜挑战,咬紧牙关撑下来,那时候为完成目标要把一切都赔上去,尽管知道这种方式是错误的。”

 

工作压力大,运动就成了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也总能找到不运动的借口,不运动一天两天看不出差别,但是积累到了一定阶段就会爆发。直到体检时发现各种指标都在变坏,“有次脚痛风发作得不能穿袜子,我才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

 

给他更大刺激的是,好几个年龄相仿、学术成绩非常突出的校友和朋友,有英年早逝,也有的罹患重病。

 

 事业和运动就像一棵树。事业向外,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运动向心,深扎根须、内敛沉稳。

 

“人到中年,发现转型期很明显,这时候就要有所选择,运动要捡起来,这是提升事业、家庭和谐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可有可无的。”


 

 

好身板和一本书

 

读书时的吴志峰,每天下课如果不在绿茵场上,就在篮球场上或者在羽毛球馆,好身板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

 

奋斗的人生需要一副好身板,扛得住人生的每一个关卡,更要有一副好身板,包括考研考博后来到中科院学习工作。吴志峰回忆当初大学本科时期很多人报名考研,高强度的备考,熬得住的也就十几人,甚至有人在厕所里看书晕倒,真正压力大是读博士期间,“后来到中科院读书,师从陈述彭院士,周成虎院士是我副导师,当时他是年长大家几岁的青年楷模,那时候他每天都是高强度地工作,大家每天早上到实验室见到他办公室的灯都是亮的。大家所在的那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有比较好的运动传统,打球、登山,还去爬北京郊区的司马台古长城,发现在那种高强度的科研环境下,能坚持下来取得成绩的,大都是爱运动、身体素质好的。”

 

从早期的足球、篮球等剧烈的、对抗性的运动,到如今的5公里快步走、跑步等非对抗性,讲究耐力的运动,吴志峰觉得运动的迥异折射出人生心理的变化。过去运动是寻找对抗的快乐,现在有节奏有规律的运动,可以把一天复杂的想法、压力放空。

 

走路很好,不分场地不分时间,不需要人伴和专业的装备。每次走一个小时,运动量适当,也不会很累。坚持了两年左右的健步,累积的成绩还挺不错的。“在运动中会有对抗、挫折,还有团队协作,能让你变得开朗,懂得包容。”

 

“运动,会给你一种很好的状态。”吴志峰说起他的硕士导师,80岁的中国沙漠研究先行者吴正教授,“前不久和他照了相,看着很精神,当年是竺可桢点名把他从北京派去兰州参与治沙研究,老先生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他常年宁静致远,专心治学。大家几个研究生93年曾跟着他去宁夏的腾格里沙漠,老先生比大家走的还快,还像骆驼一样耐渴,他们实施的腾格里沙漠包兰铁路的治沙项目,对国家的贡献非常大。”

 

运动,可以让人享受孤独,也可以交朋友。跟不同人接触就会发现,身上有正能量的人都有运动的偏好。“我读硕士期间,研究生人数还非常少,全校一个年级只有一百来人,现在经常来往的还是那时候球场上的球友。很多人都是运动非常好,事业也很成功。”

 

 吴志峰推介他朋友中科院地理研究博士朱晓华出的一本书《会爱自己才健康》,最近该书即将出第二版。朱晓华在读博士期间,成绩非常突出,写了一百多篇文章,但是身体陷入了另外一种恶性循环,受到肥胖、高血脂和各种疾病的困扰,通过坚持运动,健康饮食,养成良好的心态,专门为此写了这本书,倡导“行善厚德,健康是福”的理念,他们创建了一个健康与运动朋友圈,倡导健康生活理念,分享快乐。

 

院长和一摞信

 

吴志峰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小楷,温润秀劲,文笔很好。

 

转行到大学工作一段时间,他收到一个本科生用真正的“笔”而不是键盘写的这份信件。他讲起了关于这份信的故事。

 

“我刚进学校那年,进学校的第一个星期,一个学生失联了,最后费尽周折在微博上找到了他,原来是家庭一些变故,我说你保留学籍,先休学一年或者半年,这半年他骑着单车把中国转了一遍,体验到在路上的辛酸苦辣、人情冷暖,后来他自己主动回来继续读书,还获得了国家创业奖学金。毕业之际他选择了创业,创立了自己的绿色农产品电商品牌“100个农夫”,而且通过他带动师弟师妹创新创业、勤奋求学。”  

 

这件事对吴志峰的触动很大,“其实当时把他解雇是很简单的事情。面对学生,你不能仅仅把他们当做工作的一部分,他们是一个家庭、一个班级、一个学院,甚至是一个社会的组成,作为大学老师,不仅仅是简单的教书,更重要的是育人,当学生成长了,成为对社会有贡献、有益处的人,老师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这也是做老师更有意义的一面。”

 

2011年,吴志峰来到广州大学担任地理科学学院院长,开始和更多的年轻人在一起,他总是在有意或无意中找各种各样的“点”去和学生接触,运动就是很好的途径。

 

“记得前年大家院本科生获得了校足球联赛冠军,队长高兴地拿着奖杯跑到我办公室和我分享,我当场自掏腰包奖励他们1000元,喝啤酒庆贺。也许他们大学中只有一两次机会接触到院长,但这个细节他们会一直记得。”

 

地理学院的传统很好,每学期都有野外实习,学院的足球队实力也很强,全校前四名的实力,“有时候我的鞋子会放在办公室或者车上,等四点多钟放学的时候,看到有打篮球活动,就混上去打几十分钟再下来,通过这种方式和学生打交道,运动场上,他们不会在乎你是教授还是院长,大家都是运动者”。

 

高校有一个很宽松的环境,学生以学习锻炼身体为主。每年新生来了,吴志峰都要给几个忠告,其中一个忠告是不要像蜘蛛一样趴在网上,不锻炼糟蹋自己的身体。“这校园环境多好,跑几圈运动一下,说不定还能找个女(男)朋友,天天玩手机或打游戏,沉迷在虚拟环境中是会出问题的”。

 

“大家是花很多时间培养学生,还是搞自己的科研成果获得更多的名利?五年或十年后发现文章或成果一钱不值了,但是学生一旦培养起来对社会的贡献太大了。” 

 

“学生走出校门后,还不时地记得你,把他的工作和学习状态甚至人生大事都告诉你,师徒关系已经变成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在吴志峰看来,工作和自身的成长,运动和教育、还有待人处事都是相通的,发自内心,给人带来正能量和好的体验,“实际上是一种反馈,别人也会给你带来更好的东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