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6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4期>>第26版:“附势”与“趋士”
 
“附势”与“趋士”
 
 
2015-08-25 17:31 编辑:文/陈鲁民 浏览量:2595人
 
 

 
 

 《战国策·齐策四》绘声绘色地描绘了隐士颜斶与齐宣王的一次会话。两人一见面,便发生冲突。齐宣王说:“你过来!”颜斶回答:“你过来!”齐宣王登时不悦。侍从们立即训斥颜斶,不应蔑视齐宣王。颜斶却不慌不忙说明道:“我走过去是‘慕势’,齐宣王走过来则是‘趋士’。与其让我‘慕势’,不如使王为‘趋士’。”一席话说得齐宣王茅塞顿开,恭恭敬敬地走下王座趋近颜斶,表示要做颜斶的学生,向他学习治国理政的本事。


“附势”几乎是人的本能,纵观古今中外,有钱有势人的身边总是会围着一群溜须拍马的奴才。不论是《金瓶梅》里西门庆身边那几个吃喝嫖赌的狐群狗党,还是《红楼梦》里贾府中那一帮附庸风雅骗吃骗喝的清客,抑或战国时四君子豢养的成千门客,大多都是些无操守、少气节、利欲熏心之辈。其典型特点就是:有利则聚,无利则散,势兴而来,势衰而去。


即便是自命清高的文人骚客间,或为生计,或为前程,也不乏趋炎附势之辈。李白一生都在附势,附玄宗,被高力士搅局;附永王,又押错了宝;此前还攀附过宰相张说、裴长史等王公大臣,均无结果,反留笑柄。杜甫在长安时,也曾“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还有王勃,他当沛王李贤跟班时,为讨其欢心,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不料为高宗所知,圣颜不悦,怒斥道:“二王斗鸡,王勃身为博士,不进行劝诫,反倒作檄文,有意虚构,夸大事态,应马上逐出王府。”于是,王勃苦心经营刚刚打通的仕途,就这样毁于一旦。


附势,无论从哪个角度解读,都是意境低下为人不齿之举。而趋士,只要是真心实意,诚心诚意,都会成为美谈。


西周时期,周公礼贤下士,殷切求才。在洗头或吃饭时,听说有贤士来见,便把湿漉漉的头发扎起来,将吃进嘴里的饭吐出来,赶忙去接待,唯恐因怠慢而失去人才。“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被传为千古佳话。萧何月下追韩信,刘备三顾茅庐请孔明,曹操对关羽上马金下马银,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趋士故事。


今日而论,仍需创造一个趋士的环境,趋士当然不是简单地像齐宣王那样主动多走几步,而是要尽量做到敬重人才,用好人才,力争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兴事业、创盛世的基本前提。


趋士,首先要敬重人才,礼贤下士。人才多有锋芒,脾气也怪。古希腊著名哲学家第欧根尼住在桶里,生活极端简单,皇帝亚历山大意欲屈尊赏赐。他站在第欧根尼面前说:“你可以向我请求你要的任何恩赐。”回答是:“那就请让开,不要挡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诺诺而退。敬重人才的自由,同样也是趋士,而且很重要。


趋士,当然要给人才适当的待遇,毕竟人才也食人间烟火。虽然,一般来说,人才对于物质待遇要求并不高,只要给得合理就行。但如果你整天吃香喝辣,有车有鱼,对人才却吝啬抠门,那是留不住人才的,即便强留下,人家也不会给你真心干。


趋士,最重要是给人才提供一个能发挥才能的平台。人才的最大抱负是干一番大事业,让自己学的文武艺能派上用场,造福社会,青史留名。最害怕的是怀才不遇,明珠暗投,以至于荒废事业,碌碌无为。要真的趋士,那就想办法让其有用武之地。


“附势”者少了,“趋士”者多了,方为盛世景象。


编辑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本刊特约撰稿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