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5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4期>>第25版:推开烈士家的大门
 
推开烈士家的大门
 
 
2015-08-25 17:29 编辑:文/韩朗亭 浏览量:2922人
 
 

 
 

 看过优美宜人的杭州西溪湿地,眼睛里潮潮的,不知是雾水还是泪水,我想,该是一半雾水一半泪,因为下一站我要去看望一位烈士。从湿地驱车西南行,不久便到富阳,一场夏日的豪雨使这个漂亮的小城更加明丽洁净。


早晨在富春江边慢步,湿润的晨风梳理着全身,不知不觉中转到临江的郁达夫公园,郁达夫故居便座落在园中。真未想到,能在途中邂逅这位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和作家,同时使我想到,他首先是反法西斯学问战士和杰出的爱国主义者。胡愈之说,在中国文学史上,将永远铭刻着郁达夫的名字。在中国人民反法西斯的纪念碑上,将永远铭刻着郁达夫烈士的名字,著名影片学家夏衍也曾说,达夫是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爱国是他毕生的精神支柱。当今许多年轻朋友,如果没有读过“沉沦”和“春风沉醉的晚上”等,已经很少知道这位才华横溢的烈士了。


故居的大门前,一脸英气的郁达夫铜像,手捧书卷坐在一块石头上,就是这样一介书生,因为辗转国内外宣传抗日救亡活动,反对日本侵略中国,于1945年8月29日,被日本宪兵残酷秘密杀害于印尼苏门答腊的荒郊,年仅49岁。

步入故居,院中的樱桃、樟树枝叶繁茂,十分清净优雅,我等为北方人,还有株枝壮叶厚的树,我却叫不出名字,同行的老友、优秀摄影家徐维堂告知,这叫枇杷树!这才让我想起50年前,在皖南黄山市工作时,有个叫三潭的地方,满山都是又甜又黄的大枇杷,可惜这时院中枇杷已经落尽,想来郁达夫全家,都喜吃这种甜美的果实。


郁氏故居为砖木结构,三开间两层楼房,坐北朝南,郁门“双烈”出征于此。跨过院落走进一楼正厅,仍按当年原样置放着靠椅和茶几,木质墙板上有郁达夫头像和郁氏三兄弟合影,还有茅盾先生的手书“双松挺秀”,东厢前面为郁达夫母亲的活动场所,后面置放农具、石磨等生产生活用物。


郁达夫母亲陆氏是个深明大义,勤劳节俭的农妇,丈夫早年亡故,一家重担全落在她的身上,故陆氏成了全家的主心骨,她含辛茹苦地奉养婆婆和三个儿子,费尽心血教育儿子刻苦攻读,可想生活多么的艰难,终于使孩子们成才。西厢为厨房,厨娘翠花常在这里忙碌,有时做饭时,童年的郁达夫,也时常在这里围着翠花的裙子转,让他小时候就懂得生活的艰辛不易。


登上二楼正厅内,这里除有一座郁达夫半身雕像外,两旁的橱柜内,陈列着不少有关郁达夫的生平资料和图片。二楼东面为郁达夫母亲陆氏住房,陈设极为简朴整洁,除一张卧床和床前的一张小桌子外,几乎无它物。


西楼为1920年前郁达夫的书房,他常在这里学习读书。他留学日本时回家探亲,后在家人的撮合下,同年七月与同乡地主家千金孙荃结婚,这里也就成为新房。新婚夫妇经过商议,将此房命名为“夕阳楼”。楼内床前,分别放有藤条编织的书架和一张小小的写字台,旁边还有两个叠在一起的木箱,那就是留盛有衣物的了。书架上方有郁达夫夫妇合影及他个人的头像,书架中放有郁达夫早期的著作和妻子孙荃的“夕阳楼诗稿”。


当时郁达夫择偶有三条标准:一是外貌、二是品德、三是才华。而孙荃三者皆备,只是三寸金莲令他有点遗憾,足见郁母才子配佳人的眼光。可是婚后不久,郁达夫在哥哥的帮助下,又回到日本去了,当时留学日本,是许多人不错的选择,未想到他最终被日本宪兵杀害。


不久他又回到上海,此前在日本时,就与郭沫若、成仿吾等人成立了创造社,投入繁忙的文学创作。1921年为养家糊口,又携妻到安徽安庆教书,不久又辗转到北京大学任教,在京期间,他不仅结识了鲁迅,鲁迅的传统婚姻令他有同病相怜之感,还遇到了饥寒交迫的文学青年沈从文(后有“边城”驰名于世),郁达夫是个热心人,便倾尽所有对他帮助,并写了著名的“给一个文学青年的公开状.”而在老家富阳,郁母与儿媳孙荃产生了矛盾,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此时,郁达夫不得不把妻儿接到北京,孙荃在京度过了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风流倜傥的郁达夫与妻子产生了裂痕。用现代的时髦话说,他有了外遇。


在故居的厅堂上,我还注意到了著名的上海漫画家丰子恺,为郁达夫题写的横幅“风流儒雅”。这四个字在厅堂里真是非同寻常,作为一个多情的诗人和作家,他与四个品貌各异的年轻女子的情感纠葛,引起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关注。


郁达夫多才多艺多情,懂得日、英、法、德和马来西亚语,他四海漂泊时,和异域国家一些少女有颇多恋情,但在国内最让人们关注的是与杭州四大美人之首的王映霞,广东佳丽何丽有,安庆歌妓海棠姑娘之恋情,因为有原配孙荃的存在,她们都成了婚外情。王映霞貌美如花,希腊式的高高鼻梁,挺且直,肌肤白皙,眼含秋波,身材高挑,那种女人曲线之美非常拉动人心,郁达夫哪里能抵挡住这种柔美的冲击,两人一见钟情,又一次才子佳人配。1927年遂与王映霞在上海同居。


次年,他们在杭州西湖畔完婚,那年,王映霞才20岁,而郁达夫已32岁了。当时,柳亚子赠诗郁达夫,其中“富春江上神仙侣”句传颂一时。不过,这个有着虚荣之心的美人,最终还是离开了郁达夫。虽然他们留有3个孩子。后来,王映霞又结了婚。当时诗人汪静之说:“王、郁离婚主要是王映霞与戴笠关系暧昧。”这个国民党特务头子真可恶至极,同时也说明当时郁达夫政治处境的险恶。


1986年秋天,时任上海市市长江泽民,聘请王映霞为上海市文史馆员(有聘书),这个善良女人平生有个愿望,即把和郁达夫一起的早期资料留下,供文史学家研究。在老朋友的鼓励下,她还为报刊匡正一些关于郁达夫往事的误记,兼写一些与鲁迅、许广平、陆小曼、丁玲等交往的文字。另外,还编了她与郁达夫的散文合集“岁月留痕”等,为“五四”以来的文学创作作出最后的努力。直至2000年病故于杭州,终年92岁,比郁达夫多活了五十五年。


走出故居,这就是郁达夫耐人寻味的“岁月留痕”。愿烈士安息。

 

 

编辑单位:安徽省固镇县水务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