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4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4期>>第24版:风车巷,你好!
 
风车巷,你好!
 
 
2015-08-25 17:26 编辑:文/沈永耀 插画/叶冬萍 浏览量:2796人
 
 

 
 

 这里讲的是关于大地测量的故事。岁月倥偬、鲜为人知……


建国初期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之后,国家开始向经济建设方面进行重大的转型,部队转业到地方……国家测绘总局成立,要在全国敷设一等大地锁、二等大地补充网。野外作业时,对一等锁、二等网——每个大地点要施以选点、造标、观测三道工序。就是说,对一个大地点的测量工作,无论山有多高多大,大地人必须上上下下三次奔波、三次攀登,其艰难险阻可见一斑。


1957年我在湘西作业,对某些大山进行如此“尊崇”地三次“造访”, 对其认知、亲近的程度几乎胜过当地的老乡。如斗笠山、望云山、九龙山、风车巷等高山峻岭,即便在七、八十公里外、只要能见到这些山的山头、山影,立马就能识别。对于个别大山的特征、个性,更有深切地了解。


湖南有个雪峰山,在全国也是一条名气响当当的山脉,它呈“东北--西南”走向,硬生生地把新化、溆浦两个县隔开,“风车巷”正是这条脉系上一个制高点。从新化县爬山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该山的隘口(鞍部)。从隘口处沿山道向前走,不足百米、向左边一拐就可登顶了,因此这山不算高。山顶是个圆圆滚滚的山包,貌不惊人,山的四周有漂亮的绿色草皮,没有树、没有灌木丛;从山顶原路下来就更轻松了,迈开大步很快就到那条缓缓向下延伸的山道。这条山道直通溆浦县,不仅是两县间的必经之道,也是骡马结队的“古茶道”,更是一处“风口”——冬夏两季山风特大,第一次爬到这山的隘口,竟被山风吹得站不住脚,汗如雨下的身子一会儿就干了。我心想,如果真有风车,这风力准能吹得它飞转。


风车巷这条山道旁有一家简陋的客栈,接待南来北往、赶路的山客。大家小组也在那里住过几天。兴是风车巷这地名之盛之大、太亮了,“罩”住了山名? 大家大地队的驻地从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已搬到重庆。出测到野外只半个月就途经这么多的地方,那么多的城乡、山川,我高兴之余仿效古诗曾胡诌了两句:“重庆长沙到新化/山山水水风车巷/人影村舍日减少/天地愈加见宽广。”


那年选点,我攀到风车巷山顶四处眺望,当见群峰起伏、河川蜿蜒……除自己伫立在雪峰山的脉系上,西北边百里外还有一条武陵山山脉,它俩巍峨平行、气度非凡;那千崖耸峙的山峦在我国第二阶梯与第三阶梯分界线上似一道高高隆起、自然天成的“门槛”;天地间云雾迷蒙,千山万壑——磅礴的大地景观尽收眼底,令人叹为观止! 


 

野外作业,对这个大地网,即由一个个三角形组成的图形十分重视,业内人士期盼图形强庋要好、要强。何以“为好”“为强”?除距离,即边的长度由国家按“锁”“网”的具体等级有具体规定外,最佳的图形就是每个三角形是等边的、内角是60度的……之前我是由副区队长(中尉军官)辅导我的,半月后他到其他小组去检查辅导了。自此独立工作的我,在总结上阶段的技术工作后,由于副区队长的教导凡事都力争精益求精。于是下决心、在其后的选点工作中、一定要把大地网的图形“选”得更好、更强……


在风车巷简陋的客栈里,我仔细查看军用地形图时发现,如若改动风车巷这一大地点的位置,图形会更好、更强些。于是与测工商量、认可后,雷厉风行说走即走。预计离开风车巷,当晚可以赶到某一居民点过夜。笫二天上山查实、就可定笃新的点位……


没想到,刚离开风车巷天色就变了。身后大山的山坡上聚起白色的烟雾并慢慢地低沉下来。有关天气的谚语说“黑云风,白云雨”,当白色的浓雾随着山风在山里慢慢散开,小雨中雨无情地下开了,落汤鸡似的湿透了衣襟,更糟糕的是弥漫的雾气挡住了视线。几十米外竟分不清南北……


小青年毛手毛脚,离开风车巷时也不看看天色。其实,在风车巷那条狭窄的巷道里,两边的山崖陡峭,也看不见什么天色。大山里老天爷一变睑色,世界就阴沉沉地跟着变脸,天黑得比平时要早;小雨让山沟里的土路变得泥泞、滑溜溜地难行,我还摔了几跤。踉跄跄地走了一两个小时、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天黑了、迷路了。沟底的河水声倒是哗哗地越来越大、让人害怕。


步履放慢。不知又走了多久。夜色朦胧中感觉山道右侧的斜坡上、有一黑黝黝的草棚。虽然害怕却有印象——第一天跟着副区队长进山时、向导先容过:农民为了防野物糟蹋农作物,常在无人的山坡上草建一些看守棚。小动物来了,大铜锣‘咣’地敲一下会把它们吓得一跳,并立即没命地逃跑……但现在更深夜半、隆冬黑咕的,谁敢去钻草棚?到底是测绘战士转业的测工,关键时刻起作用了,他从一旁陡峭的小路爬上坡,在草棚外大声喊叫,问里面是否有人,又拍打几下棚子、才钻进去,进去后又壮胆地一边呼呌一边触摸,觉着还算干燥,在草棚门口拽我上去、爬进草篷——原来这些草篷是依树而建、悬在空中的……俩人身着冰冷的湿衣、蹲坐在一起、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没亮,远处传来隐隐约约公鸡“喔、喔-喔”的啼鸣声;接着,这边、那边的公鸡一一啼鸣报晓了……这显示,村舍、人家离此不远。  


天色刚刚微明,我俩马上钻出草棚上路。这时天雨已停,身着的衣物竟被青春的躯体“烘”干了。没走多久,见到前面的山坡上晨炊之烟袅袅升起,又一只雄鸡在高声啼鸣……不知何故,这些平时常常见到听到的山寨村落和鸡鸣,今日相遇——心里好生轻松,好生高兴。


遗憾的是图上待定的制高点经实地察看,与邻近两个大地点不通视。又爬了几座山,不是内角小于规范要求的30度、就是边长不合格,全都不能用。千辛万苦地在大山、沟壑里转了几天,深夜冒着雨,还在荒山的草棚里胆战心惊地度过一夜,只能一一弃之。如此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奔波多次,最终重回原地,把二等大地点,仍然选定在风车巷那个低低矮矮、圆圆滚滚的山包上。


如今五、六十年过去,新化、溆浦两县在这群山峻岭中,不知是挖通了隧道,抑或绕过了大山,据说已经有公路、铁路,再不用去爬古道隘口的风车巷了。于是我在想:当年我选的、建的、测的风车巷这个大地点,在这次“天堑变通途”的规划设计建设中,会不会起到丁点儿的作用? 


也许,之后我的业内同仁,当他们见到星罗棋布、遍及全国各地的大地点,包括这个并不起眼,立在隘口旁、山道边的‘风车巷’大地点,会自然而然地生出想法:这些大地点本来就该定在那里的。殊不知,第一代大地人,他们是经历了多少次的挫折与艰辛,斟酌再三、来来回回地奔波、选了又选,才赋于它应有位置的。至于三只脚(也有四只脚)的木质测量觇标,包括那块鲜为人知的、深埋在地表之下的水泥墩柱和那块铁质的坐标标志、嵌在墩柱的正中央……它们全都是第一代大地人用宝贵的青春汗水浇注的、测下的。


往常,我这八十出头的老者,只要一到郊外空旷的野地,常会情不自禁地眺望远处的大山、制高点,想着那些高山之顶有没有测量觇标……但不管有与没有,总要轻言慢语地向它们问候一声:“大山——你好。”今天,写完这篇短文,心里却在默默地祝福:“风车巷,你好。”


编辑系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原职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