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30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3期>>第30版:当“贼”
 
当“贼”
 
 
2015-06-08 17:53 编辑:刘涛 浏览量:2722人
 
 

 
 

又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大家都很疲惫,两天没吃上一顿真正的饭了。收工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蒙古包,我心想,总算有个可以“要饭”的地方了,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吃上一顿热饭,因此招呼大家向蒙古包快步走去。
可是,等大家来到这个蒙古包跟前时却傻眼了,里面根本没人,简易的房门没上锁,只用了一根很细的铁丝捆扎着。太让人失望了,大家不仅需要一顿饭,更重要的是还要解决晚上的睡觉问题,可没有人怎么办?等吧。我放下仪器,半躺在地上,抽着烟等主人回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主人没有回来;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动静。这时,一个同事很有“经验”地说:“像这种情况,主人一般是到其它地方放羊去了,几天之内都不会回来,大家不如自己进去,明天早晨给他把房门捆好,再放几块钱就好了”。
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馊的主意,我还从来没有私自闯入过别人家,尤其是在主人不在家的时候,但是假如真像我同事所说的那样可怎么办呢?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因此也就默认了。于是,大家打开了房门,走进了蒙古包。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窝,被子很整齐地码放着,其它地方也都收拾得干净、利索、还真看不出是几天没住人的地方。我有一点点担心,但也没有多想,两天来已经积累了很多观测成果必须尽快处理,所以我急忙找了一块地方,拿出两天来的观测成果开始检查、计算。同事们也没有闲着,他们在蒙古包中东找找、西翻翻,终于翻出了一些面粉和调料,并且高兴地告诉我今天晚上可以吃上没有菜的拉条子啦,说着就开始生火、做饭。
就在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马蹄的声音。这个声音由小到大、由远到近,最后停在了蒙古包外面。我大惊失色,心脏也开始“嘭嘭”乱跳,心想这下完了,主人回来了,大家的祸闯大了,搞不好会打架的,这可是少数民族地区啊!此时我的两个同事也傻了,他们呆呆地站在那里,张着嘴看着门口。
主人进来了,两口子,男主人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哈萨克族男人的形象,四方大脸,身材魁梧,透着红血丝的面部肌肉非常饱满;女主人则非常娇小。他们进来后先是站在那里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大家,同时查看着蒙古包中的一切,半天不说话。
我想说点什么,可一句哈语也不会,只能红着脸尴尬地看着他们。幸好大家三人中有一位懂一点哈语,但此时他显然是吓傻了,站在那里半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太让人着急了……
终于,主人说话了,一句接一句地问。我的同事就像犯人一样开始与主人问一句答一句的对话。我心想,幸亏我的同事懂哈语,否则说都说不清楚。他们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只能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和语气,以此来判断主人的态度和事态的发展。
随着对话的不断进行,我感到主人的话越来越多了,语气也开始由硬到软。种种迹象表明主人的态度开始渐渐地变好了。再看女主人,她也主动接过我同事手中和面的盆子,并开始做饭了。看来情况有所转机,我的心也开始慢慢地恢复平静。我赶紧问同事他们是什么意思,同事告诉我,原来主人刚回来时很不高兴,但当知道了大家的工作,以及大家所遇到的困难后,主人原谅了大家,而且反过来向大家再三道歉,说不知道远方的客人来了,还让客人亲自动手做饭,让他们不好意思。
这个结局让我感到十分意外,这家人太好了,这个民族太好了,这是一个真正好客的民族,他们对任何人都没有敌意。同时我也暗自庆幸,幸亏是在这样的地方,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在城市里,估计后果应该是很可怕的。
总算吃了一顿热饭,并且晚上又有了一个温暖的住处,睡了一个好觉,太难得了。

编辑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测绘科学研究院书记,本刊特约撰稿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