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2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2期>>第22版:田野芬芳
 
田野芬芳——致袁鹰老师
 
 
2015-04-08 15:26 编辑:文/韩朗亭 浏览量:2969人
 
 

 
 

看到一片青葱的田野上,芬芳着各式各样的绚丽小花,任何人面对如此情景,都会心花怒放。
被称为《人民日报》“学问符号”的田钟洛(袁鹰)老师,是这片精神原野上的园丁,他曾用自己的汗水和心血,浇灌着这片土地。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年是他九十岁诞辰。作为曾经蒙他关怀过的编辑,应该写点祝福的话,祝他九十大寿!
1986年春天,我赴京参加水电部组织的“建国35周年征文”评选工作。利用空闲,特意去了金台西路的人民日报社。
当我走进文艺部主任袁鹰的办公室时,只见一位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的老同志正在伏案阅读,见我进屋便绽出一脸笑容站起来和我握手,随即问道:“你就是韩朗亭同志吧!请坐、请坐。”小叙后我把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诗集《阳光灿烂照征途》和我编的《防汛手册》送他。当他看到诗集中选了我的《毛主席引来幸福水》一诗,高兴地说:“这首诗曾在《解放日报》上看过,是庄稼编的吧?”我说:“是的,原来他就是从《解放日报》调到北京的。”起身告辞时,他握着我的手说:“小老乡,多写点好诗,以后也可以寄给我看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袁鹰,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友善、热心、没架子。返后不久,我的《扬州二题》便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上发表(1986年4月29日),这是我第一次在《人民日报》上刊用文章,袁鹰老师对广大文学编辑的帮助,我想,又何止我一人呢!
不仅如此,就是在文艺部里,和他一起共事的新老同志,都十分感激他。就在前不久,听说《人民日报》文艺部老同志提议为老田祝寿,由缪俊杰同志张罗,大家就在老田家一起欢聚。曾在文艺部工作多年的姜德明说,大家文艺部人,都感谢老田,他无论生活、工作,对大家帮助太多了。会搞笑的王必胜说,老田人品、文品没说的,而且他从不整人。他什么都好,就有一个缺点,对“坏人”也太好,逗得大家都笑了。一个多么心地善良的慈祥老人!难怪和我同时代的诗人徐刚说,老田不仅教大家做编辑,还教大家做人。
在袁老的热心引导下,我的创作有了很大的进步,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涂山青》、《天山的眼睛》、《走过高昌》、《寿州古城揽胜》、《沙抱月牙泉》、《江山与君共风流——访叶挺故居》等多篇散文。就在他即将离休之际,还不忘给我写信。
此后,大家一直有书信、电话往来,直到如今。
尤其是每逢元旦、春节,大家都会相互致意,我每次给他寄上贺卡,他都要认认真真地给我回一张。特别是2013年元旦,他给我寄一份十分精美的新年贺卡,素雅高朴,别具匠心,令我慨叹连连,爱不释手。翻开贺卡,内中老辣雄健的几行字:“朗亭同志:冬去春来,遥祝新春大吉、体笔俱健、创作丰收、阖家幸福!”
这真是一张值得收藏的珍贵贺卡。无论是多少年后,它都洋溢着一个冰心玉壶的老编辑和一个老编辑的真挚友谊。
就在前几天,我电话向他问候,许久才有人接,我分辨出那熟悉的声音就是袁老。他告知前一时间不慎摔了一跤,是扶着折叠椅慢慢挪到桌前接电话的。我先容说自己是安徽的老韩,说了几次他才听清,看来他的听力已不太好。但是大家的小叙,又给彼此增添了无限的欢乐。
28年的相处岁月,流水般地过去,流啊流,把大家都流到了人生的暮年。袁鹰老师,在您百岁生日之时,我即便是坐着轮椅,也要去北京祝福您,愿您像贺卡上的那株红梅:“只留清气满乾坤!”

编辑单位:安徽省固镇县水务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