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6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2期>>第16版:张新长教授:任性的“传教士”
 
张新长教授:任性的“传教士”
 
 
2015-04-08 14:50 编辑:采访/任佳良 摄影/陈琛 浏览量:17150人
 
 

 
 



张新长教授与本刊记者交流

 

几经三番五次地约访,终于见到了不分周末、日夜忙碌的张新长教授。见面的地点临时安排在中山大学北校门附近的学术交流中心。一落座,张教授便很兴奋地告诉大家,他最近正在忙一件“大事”——进行《地理信息系统概论》课程的MOOC(慕课)录制!然后他一边掏出手机向大家展示相关网页,一边兴致勃勃地先容:“这是中国教育改革的一个新生事物、也是高等教育教学模式的重大变革。”
不久前的2014年11月,张新长教授参加了在武汉举行的第五届高校GIS论坛,并发表了题为“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数字城市》建设与MOOC(慕课)思考”的演讲,当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张教授怎么玩这个东西?”他说:“我就喜欢玩这个。这个事情很有意义,它对于促进中国高等教育公平性和普及性太重要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教育界迎来了“翻转课堂”时代。MOOC就是一种新型的在线网络课程模式,最早于2011年在美国引起轰动。近两年慕课进入中国。张教授的《地理信息系统概论》课成为了中山大学第一门尝试这一新型模式的课程。
在此之前,张教授的另一门课《数字城市》已经收录在“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凭借浅显易懂、轻松活泼的教学语言和教学方式,这门专业课程获得了全国第九的高人气排名,评论量也高居榜首。截至目前,张教授的《数字城市》已超过13万人点播,18000多人评论。这也是中山大学第一批进入“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的课程,是目前在全国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仅有的两门“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程”之一。
与精品视频公开课程面对国内普通大众开放这一模式不同,MOOC面对的是所有的大学生,张教授的《地理信息系统概论》面对的则是全国高校GIS专业的学生。“这学期我除了开会、写论文、引导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以外,心思全放在MOOC上了。”
为了上好MOOC,张教授花费了颇多精力——教学视频由二三十人的团队精心制作,课堂上说的每句话都经过精心设计,每一个概念都经过认真核实,每节课都按照常识点来作为索引,完全按照公开出版的要求来精心录制……“制作一节课的工作量比我上十次课的工作量还要大。”尽管过程辛苦,但张教授仍然乐此不彼:“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喜欢做一件事,最后把这件事都奉献给大家一起共享。如此,这辈子我也值了,以MOOC这种形式上好《地理信息系统概论》这门课程,就当是为从事GIS教学生涯画个句号吧。”

 



张新长在伦敦街头

 

任性定位
掐指一算,《地理信息系统概论》这门课张新长教授已经上了二十多年,他在地理信息领域的积累也有三十多年。
1978年,张新长作为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届高考生,进入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地图制图专业。本科毕业后工作五年,张新长先后就职于新疆测绘局、湖北省测绘局。但他始终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人生,未能发挥自己的专长。用他的话说,就是“喜欢做科研,又喜欢搞教育,也喜欢放思想”。在考取了武测地图制图与地理信息工程研究生后,他决意辞去工作:“我应该能做更多将常识传授给他人的事。只有读研究生,我才能有出路,只有当了‘传教士’,才能把思想传授给别人。”
1990年,张新长任职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地图制图系。1994年,他从武测调职中山大学,主持创办了中大GIS本科专业,填补了中大地理学科没有GIS专业的空白。
张新长教授在教学和科研上的真正起步,是1998年从英国回来后开始的。1997年,他作为高访学者前往英国东伦敦大学学习GIS应用一年。“出去后,发现国内外真是不一样,一所二流的大学,学科教育居然发展得这么好。”最令他吃惊的是,当时在英国买房可以先在网络上进行区域分析,买家提出条件:在公园附近、附近还需要有哪些配套设施……提交条件后再进行空间分析,挑出一些符合条件的地段供买家选择。“这就是现在寻常的叠置分析和缓冲分析,而那个时候的英国已经做出来了。”惊讶之余,张教授不得不感叹:中国的科技确实比英国落后。在英国一年,张教授将Arcinfo摸索得一清二楚。这一年的学习,为他对行业的理解、对专业的深化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回国后,张教授觉得心里更有底气了。
九十年代,中国的地理信息行业处于起步阶段,教学条件匮乏。尽管当时工资较低,张教授自己掏出八千多元钱买了一台电脑,用于教学、备课。他回忆:“那时只能在黑板上给学生们讲GIS硬件,讲打印机是怎么回事,太有趣也太无奈了。”
转眼,在GIS专业有了近三十年的积累,张教授想:“如果这门课只讲给中山大学的学生听,范围太小了,我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教学与研究成果奉献给全国的高校GIS学生。”
他经常说,自己喜欢讲课,希翼把自己的思想、自己做的研究成果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让更多的人学习。“如此,我作为一个教育工编辑,才算尽职了呀!”

这个“传教士”一点也不随便
张新长教授说:“我特别喜欢现在的工作,能够把科研和教学结合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又能用自己的想法引导硕士和博士们去实现自己的更多想法,太美了!”
学生喜欢听什么课?既要语言风趣幽默,又要内容有份量。“如果我不做科研,不长期从事深层次的研究,我的课就会是干巴巴的。就算讲得再风趣幽默,也不能深层次启迪学生的思想。”为了上好课,张新长教授将科研成果充实到教学内容中,使课程更加丰满。“科研和教学是互学相长的,没有扎实的研究基础,如何把课讲好呢?”
做科研,还要与生产单位、企业单位进行项目合作。不同的是,一般人把项目当项目做,他却把项目当作品做,应用所学的常识,从头到尾对这个作品的瑕疵进行处理,强大地融合理论、技术、方法和应用。如此精雕细琢,到最后奉献出来的都是一件件斩获大奖的“精品”。
张教授干什么事都很认真,不少人评价,他对学生很严厉。他承认:“当我的学生也挺苦的。你听说过‘五加二’‘白加黑’吗?”张教授的学生通常没有周末,他也与学生们一起,白天黑夜地待在实验室。两周一次的例会上,他会给学生安排好每周的具体任务,要求完成相应的指标。每个人手上一直有事做。“不严,学生不可能出成果。”在张教授的手下,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在校学到的常识远超过了很多同时期在校的硕士和博士生。他还要求,一个合格的GIS专业毕业研究生要做到“三会”,一会写源代码;二会写论文;三会“讲故事”,还要会针对不同的对象区别表达。严师出高徒,张教授带出的毕业生都是各单位抢着要的香饽饽,他的学生们现如今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开发高手。
不过,张教授也有“随便”的时候。比如教《数字城市》这门课,他在第一节课上就会告诉学生,怎么去网络看视频课,怎么写评论。接下来,学生们怎么上他的课就可以“随心所欲”了。他允许学生们在寝室或者图书馆上网络视频课,也可以来教室听课,一起互动交流。
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教育系统也面临新的突破,接下来,张教授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行动去推动中国地理信息教育“慕课”的发展。

 



张新长早年工作照片

 

灿烂与未知
张新长教授是我国数字城市最早的研究学者之一,多年来,他的研究方向重点侧重于三个方面。第一,是“数学城市”一张图的应用实现,如何将各种不同的比例尺、不同的数据来源进行高度聚合,在一张图上充分展现,也就是解决数据的共建共享问题。第二,是数据源,如何让数据快速更新,不同比例尺联动更新,而且能做到在线服务,目前他正在进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的研究——基于空间数据的多尺度的联动更新的关键技术研究。第三,是基于GIS和RS技术的城市土地利用时空结构演变分析模拟研究,在研究过程中预测、分析未来的演变趋势。
见证了中国数字城市的发展,张新长教授评价,现在的数字城市建设还存在真实的现实世界和虚拟的世界脱节的情况,虚拟体和真实体这两者之间不能很好地智能化关联。“所以才会提出了物联网、云平台、大数据。这些技术就是为了将两个世界有机地结合起来。有了数字城市,现在的城市的网格化管理、精细管理已经好很多了,解决了很多问题。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关于大数据,张教授认为,大数据实际上就是要把大数据的流与高新技术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利用智能化的网络系统快速处理和应对,让数据在一定的系统或网络中跑动,这才叫大数据。“长期发展下去,大数据会改变科技发展、商业竞争的游戏规则,将来评价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强盛,不是凭科技发展,而是对大数据的掌握。大家也在研究,目的就是将大数据中最有用的信息挖掘出来,然后再规整、模拟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个做到了,还相信大家做不了其他事么?”
张教授相信,GIS的明天会很灿烂,“什么时候大家都不提GIS了,那么这个技术绝对成熟了。”至于自己的明天,张教授哈哈笑:“按我这种性格,是活一天算一天。只要活着就想做点事。”
2014年12月,张新长教授获得第六届“全国优秀科技工编辑”称号,这一终身荣誉在测绘地理信息界目前也是屈指可数的。本刊特向张教授表达祝贺。他笑着再次强调:“我是个教育工编辑,更关心教育工作,也更爱教育事业,科研是为了更好地教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