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1期>>第11版:地图是根,不离,不守
 
地图是根,不离,不守
 
 
2014-12-17 15:41 编辑:采访/董亚欣 整理/葛珍 执笔/任佳良 浏览量:3076人
 
 

 
 



中图集团的地图学问产品

 

近两年,互联网和新媒体纷纷进入地图市场,它们成几何倍数增长的冲击给了地理信息界不小的震动。与传统测绘行业相比,出版的市场化程度要高得多。因此,在大环境下,传统地图出版受到的冲击最大,也最早。
这些年,中国地图出版社规划打通地图的上、中、下游产业链,开始了从传统的出版业向学问传媒集团转型。 2010年,中国地图出版社(以下简称“中图”)完成转企改制,全面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运营,旗下拥有5家全资子企业、1家控股企业以及8家参股企业。中图转型与大环境的“逼迫”不无关系。

把“肉”拿回来
以往,传统的地图出版商大都聚集在中游地带。“大家如果继续这样,上面会受制于传统的数据采集加工的限制,后面就受制于与市场和读者衔接的发布平台限制。这是死路一条。”中图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倪庆华说。
要突破新的领域,中图的真功夫就是“专业性”。
面对硝烟四起的地图江湖,倪庆华很坦然:“互联网大鳄已经涉足的大众服务市场大家没有办法去拿,人家几百亿的,大家跟在后面进去都死掉。那大家就走差异化的路,走他不屑于走的或者他走不了的路,比如专业化的服务,更深层次内容的挖掘他做不了,更深层次的历史学问他也做不了,这个大家可以做。”
中图社作为中国唯一的中央级专业地图出版企业,在编制法定地图方面具有绝对的权威性。它的前身之一是亚新地学社,成立于1899年。中图社于1954年正式成立。五十多年来,中图社累计出版各类出版物1.4万余种,发行量超过40亿册(幅),有100多部作品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图书奖、中国政府出版奖、优秀地图作品奖等奖项。雄厚的经验、丰富的资源、优质的人才,成就了中图社最大的财富,旁人难以企及。
在倪庆华看来,互联网只能做互联网的服务,做不了互联网的出版,他们只不过占了网络的先机,然后把“肉”拿走了。
“怎么办?我只能想办法重新拿回来,去开辟新的市场。”
对传统地图出版真正构成威胁的,不是新媒体本身,而是在旧思维定式下,旧的业态习惯下失去了在新环境下挖掘到满足读者和用户需求的“富矿”的能力。
从去年开始,中图开始尝试做增值服务。在数字出版方面,也开发了教育和旅游服务平台,适时地做一些尝试,从产业链的末端位置再往前走一点,提升掌握基础核心资源的能力,提升“找矿”、“挖矿”的能力。

 



语音地球仪



地图学问产品



地图学问馆

 

需求至上
“大家太重视关注地图本身的东西了,而没有关注消费者所关注的或者别的行业关注的东西。”作为地图专业出身的倪庆华,一直以专业的眼光审视所有地图。但同时他也明白,老百姓对地图的要求是,只要够用就行。与市场接轨,满足用户需求,让用户有良好的体验,这是一个很多专业地图制作单位迈不过去的坎。
中图社有一本“红宝书”,迄今为止共销售了一千多万册,这是本有着跟毛爷爷语录一样封皮的地图册。“不能说我卖了这么多,这个书一定就好。现在这样的书从形式到内容,读者可能无法接受了。”倪庆华说,“大家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来应对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人们查阅方式的变化。当人们在手机、Pad、电脑查阅地图,我还给你推纸图,那肯定不行。”
中图集团瞄准了新的发展方向,其中一个就是创意型道路。倪庆华表示:“从出版方向来说,针对受影响的传统地图,大家通过一些新型地图来弥补,包括创意地图、历史学问地图、旅游地图、少年儿童用图等,这些都是刚性的需求,不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未来还有很多发展空间。在互媒体方面,大家会发挥优势,真正把产业链条后面的增值做出来,往后还要延伸。大家现在有个大产品策略,比如,一本书定价20元,但是书附加内容的可能还有很多,打包以后,这个20元的产品就变成了100元或者更多,书的附加值就挖掘出来了,这是大家未来的方向。”
2013年,中图集团成为全国30家首批“国家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之一。一年多来,中图集团做了很多利好的尝试。从整体规划来看,倪庆华很有信心。

克服掣肘
“目前,整个行业中,大家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大家知道未来的路哪些可以走,那些可以回避。”倪庆华说,“大家对未来不是盲目的,知道未来怎么走,只不过大家现在是在走的路上,还没有完成。大家已经过了寻找目标和摸索的阶段。只不过路上大家可能要克服一些掣肘的问题。”
转型前,中图的人才优势集中在地图出版。当产业向两端延伸时,人才成了裹足不前的最大因素。去年,中图全面启动了“思睿计划”,配套实施了“3·15人才培养工程”。倪庆华说明:“‘3·15’就是培养三支包括编辑、数字出版、营销、每支15人左右的队伍,配备优秀的导师,参加或承担创新项目,通过三年的理论学习和实践锻炼,让他们快速成长起来。”另一方面,中图加大了在职人员培训的力度,整体人才培训的力度是近年来空前的。
转型后的中图体制更创新,机制更灵活。压缩行政管理部门,服务按招投标采购,用人也打破了层级关系,比如,收入只匹配职位,职称仅在档案内记载。
随着学问体制改革的深入,中图集团的经济运行平稳提速。截止2013年末,中图社资产总额已超过12亿元,形成了负债额度小、企业资产活力高的优质资产,其中资产总额年平均增加率5.75%,营业总收入年均增速11.88%。

如何玩大地图界?
一些专家学者一直强调对行业的责任和坚守。倪庆华说:“地图是大家的根,不能离开这个根,但是也不能只守着这个根,离开这个根,就没有什么生存的基础,但是只守着他,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可能就要饿死。”
除了管理模式的改变,中图另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自身的产业结构调整。从地图教材是“一枝独秀”到走多元化学问传媒产业发展道路。分装了鸡蛋,分散了风险。
“地图跨入别的行业,才能产生新的东西,既符合用户的需求,又有地图的元素,这才是能够搭上别人的车,你在里面自己玩肯定不行。并不是把地图放在包上面人家才买,而是因为地图放在阿玛尼上面了,这是最核心的问题。”
专业背景和专业经历决定了视角的局限性,倪庆华强调,不能只看着碗里这点事,必须走出融合和跨界这两步,实现地图与学问、地图与科技有效结合,否则地图界永远也“玩不大”。

 



2014年深圳文博会上,倪庆华(左二)向国家资讯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孙寿山先容数字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