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91期>>第07版:特别策划
 
刘汉枢:世纪老人的测绘人生
 
 
2014-12-16 09:46 编辑:图、文/祝桂峰(《中国测绘报》广东记者站站长) 浏览量:3757人
 
 

 
 

 



去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读书看报成了他的每日必需



上世纪80年代广东测绘工编辑
 

 

“父亲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中国的测绘事业,而大家子孙却无一人传承。”2014年10月8日,104 岁的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离休干部刘汉枢驾鹤西去,从加拿大赶回的小儿子刘作元含着泪水遗憾地说。
“刘汉枢经历了旧中国、新中国、改革开放测绘事业蓬勃发展的历程。”身材魁梧、性格爽朗的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李俊祥告诉记者,1910年2月8日,刘汉枢出生在广东省龙川县,生前享受副厅级待遇,快人快语。“他的固执认真、开朗乐观,是测绘人的真实写照。”
      ……面对众人的缅怀,思绪把记者带进了2014年7月23日,采访刘老的一幕幕情景。

“前方炮声隆,后方测绘忙”

“我是广东陆军测量学校招考的第十一期学生。”记忆力惊人的刘汉枢开门见山,把记者带入了炮火连天的岁月。
刘汉枢说,广东测绘教育起于清末,自测绘学校成立到抗日战争开始后结束,共办正科、专科18期,毕业学生有1081人,培训土地测量人员2000多人。当时,同学们均是测绘骨干力量,其中一部分人在建国后发挥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个别人还成为全国测绘系统的领导。
1912年,广东陆军测量局开展了省内沿海地区1/2.5万比例尺地形图,并在1916年完成399幅;随后,由于政局动荡,军阀混战,测绘工作处于时起时落状态。1925年7月1日,孙中山领导的广州国民政府时期,批准“广东全省五万分之一图十年迅速测量计划”后,计划依期实施。
1928年夏,临近中学毕业的刘汉枢发现学校门口张贴了一张诱人的招考告示:广东陆军测量学校招考年龄在17至25岁的中学毕业生,入校后,所有费用均有政府供给,毕业后分配到广东陆军测量局工作。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报名,并在千人中脱颖而出,幸运地被录取。
1930年,刘汉枢在测校毕业后,被保送到广东陆军测量局任地形科少尉科员,进行第四年度测图。1936年,共完成的新测1/5万比例尺地形图共604幅,连同清末民初完成的1/2.5万地形图缩编为1/5万地形图99幅共计703幅。“我亦由少尉科员提升为中尉、上尉科员,足迹遍及广东省境内各地。”
老人告诉记者,1937年,日本正式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广东开展实施的全国性精密的一、二等天文大地控制网和水准网,被迫中止;而计划开展的航测1/1万比例尺地形图和1/2000 比例尺地籍图亦夭折。为安全起见,在南京陆军测量总局迁往湖南长沙、贵州贵阳等地时,也命令广东陆军测量局迁往广西柳州,贵州独山等地。
“前方炮声隆, 后方测绘忙。”刘汉枢说, 在随后的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前方炮声隆隆、烽火连天,他和后方的测量技术人员则奔走风尘、风餐露宿,先后在湖南、广西、陕西、甘肃、四川、福建等地测量作业。1947年,他被任命为国民党国防部测量局福州测量第十队(局)地形科中校科长。
1949 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兵团解放福州,刘汉枢弃暗投明,积极报名参加兵团司令部测量队,成为解放军一员。不久,组织上安排他担任南京华东军区司令部测量队教员,并在上海、杭州以及福建沿海岸参加修测五万分之一地形图和福鼎、霞浦新测地形图技术引导工作。
记者问,作为投诚的老兵,对在国民党军队里工作的一段历史悔恨过吗?老人笑着说,他是为国测量,参与实测完成的全省1/5万比例尺地形图,是全国少有的省份之一,成图质量较好,在抗日战争期间和建国后经济恢复时期都起了重要作用。
“这就是我的测绘人生,历史无法改变。”刘汉枢说,他感受最深的是民国时期国内军阀混战、战乱频繁;广东陆军测量学校到广东陆军测量局又生不逢时, 抗日战争让怀揣梦想、踌躇满志的年轻人, 为生存而挣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才使测绘人重焕青春、大放溢彩。随后,刘汉枢接过记者递给他的纸和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了“测绘人生”四个大字。 
   

 

因历史原因,这是刘汉枢留存的唯一老照片
 

 

“编纂广东测绘志我责无旁贷”

1952年,刘汉枢任北京总参谋部测绘局科教处研究员,从事苏联测量规范的翻译校订出版工作,并同苏联测绘专家到各省和自治区测绘部门检查引导工作。在此期间,全国测绘界积极组织学习苏联测绘技术和经验,使用苏联测绘规范细则,进行生产作业,确保了成果成图的质量,各地测绘事业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兴旺时期。
1958年,根据组织安排,刘汉枢任国家测绘总局测量处工程师,负责华北和中南各省有关单位技术引导工作,并参加中国“平板仪测图规范”的编辑工作;1961 年,他还参加了国家测绘总局、总参测绘局、农垦部、广东省垦厅等部门联合在海南岛开展1/1 万比例尺航测地形图工作,以供热带地区农垦作物如橡胶树、剑麻等有计划的垦荒种植。“这是全国首次开展大比例尺航测成图。”
刘汉枢一五一十地告诉记者,他1962年从国家测绘总局下放到广东省测绘局任工程师;1964年调到新成立的国家测绘总局广东省测绘管理处工作;1966年“学问大革命”开始后,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1974 年任广东省测绘局工程师。“还是负责1/1 万比例尺航测地形图检查验收工作。”
1985年6月,时任广东省国土厅厅长敲开了刘汉枢家的大门。原来,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通知编辑《广东省志测绘志》,厅长立马想到了曾毕业于广东陆军测量学校的刘汉枢。“刘工不仅是广东测绘历史的见证者,而且还是身体硬朗、行动敏捷的老专家。”老厅长操着一口浓重的客家口音普通话说。
“编纂广东测绘志我责无旁贷。”刘汉枢说,当年,《广东省志测绘志》编纂委员会下设编辑室,初有三人为专职编辑,除他外,还从航测队和外业测绘大队各借用一名在职人员作编辑工作。
1987年,借用航测队的编辑返回原单位;1990年,借用外业测绘大队的编辑也返回原单位;最后,只剩下刘汉枢一人单干。“广东的测绘事业记录着南粤大地的兴衰荣辱,功载千秋。”刘汉枢说,广东测绘历史悠久, 从周成王7年“周公作周髀测景至于南海”至今已有3000 年。当时他就想, 自己从事测绘工作己有70多年,绝不能将广东的测绘历史在他有生之年留下空白点。
“刘工那个劲头, 一般年轻人都比不上。”李俊祥先容,在那些年,人们时常见到年近八旬的刘汉枢头顶烈日,手抱肩挎一大摞资料,挤公车、跑图书馆、上国土厅,全身心地投入到编辑工作中, 天天都是汗如雨下, 忙得不亦乐乎。
在收集资料过程中,为了核查史料中出现的矛盾,刘汉枢多次独自一人往返于北京、南京、武汉等地,以及广州中山图书馆、省档案馆、省文史馆、市政协文史室去查抄、核实、复印资料,乃至于原定的10万字初稿写到了42万字。
1998 年,42 万字的《广东省志?测绘志》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0 万字的《广东测绘史料人物法规》由广东省地图出版社出版发行。为了求证,记者在互联网搜索引擎上输入“刘汉枢”后发现,两本书上均有“主编袁征,副主编兼总纂刘汉枢”的字样。 
 
“我还有梦想”

记得见到刘汉枢的那天,应邀受访的老人,专门挑选了一件淡蓝色长袖衬衣穿在身上,早早地等候在门口,笑盈盈地迎接记者。眼前的老人,精神、心态包括身体都因一种彻底的超越,显得祥和而平静。
在刘汉枢简朴的卧室里,记者发现了一张1951年1月15日摄于南京的老照片,老人说,由于历史的原因,只留下了这张唯一的老照片,别在身上的纪念章也是现存的唯一一枚。当老人听说要给他拍几张照片,立马从写字台上拿起梳子,对着镜子,把并不凌乱的银发梳了又梳。
午餐时,记者看到老人细嚼慢咽的神态和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好生羡慕。特别是看到他不用任何人搀扶,竟能徒步上下六层楼梯,而且每天不少于两次来回,记者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刘汉枢生前接受采访时拍摄


刘汉枢的测绘人生:

1928年 被广东陆军测量学校录取。
1930年 任广东陆军测量局地形科少尉科员,进行第四年度测图。
1936年 共完成的新测1/5万比例尺地形图共604幅,连同清末民初完成的1/2.5万地形图缩编为1/5万地形图99幅共计703幅。

1937年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广东陆军测量局迁址。前方炮声隆隆、烽火连天,他和后方的测量技术人员则奔走风尘、风餐露宿,先后在湖南、广西、陕西、甘肃、四川、福建等地测量作业。

1947年 被任命为国民党国防部测量局福州测量第十队(局)地形科中校科长。
1949年 参加兵团司令部测量队,成为解放军一员。被安排担任南京华东军区司令部测量队教员,并在上海、杭州以及福建沿海岸参加修测五万分一地形图和福鼎、霞浦新测地形图技术引导工作。

1952年 任北京总参谋部测绘局科教处研究员,全国测绘界积极组织学习苏联测绘技术和经验,各地测绘事业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兴旺时期。

1958年 任国家测绘总局测量处工程师,并参加中国“平板仪测图规范”的编辑工作。
1961年 参加了国家测绘总局、总参测绘局、农垦部、广东省垦厅等部门联合在海南岛开展1/1 万比例尺航测地形图工作,以供热带地区农垦作物如橡胶树、剑麻等有计划的垦荒种植。这是全国首次开展大比例尺航测成图。

1962年 从国家测绘总局下放到广东省测绘局任工程师。
1964年 调到新成立的国家测绘总局广东省测绘管理处工作。
1966年 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
1974年 任广东省测绘局工程师,负责1/1万比例尺航测地形图检查验收工作。
1985年 编纂广东测绘志。
1998年 42万字的《广东省志·测绘志》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10万字的《广东测绘史料人物法规》由广东省地图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4年10月8日 逝世,享年104岁。


“我是一位‘二进宫’的保姆。”动作麻利、直肚直肠的黄大姐是一个说话风趣的人,她说在刘汉枢家做保姆头尾己有9年。期间,刘汉枢的老伴去世后,其家人也先后为他换了几位保姆,但都不尽如人意。后来,刘汉枢的儿孙辈们多次前往湖南邵阳,盛请黄大姐再度出马,终于被诚心打动,说服了家人后,黄大姐再次来到刘汉枢身边做保姆。
“我对军人特别尊重和崇拜。”黄大姐的父亲曾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她告诉记者,刘汉枢老人每天的作息时间非常有规律:6点30分起床,7点早餐时观看中央电视台一套资讯和香港电视台资讯,8点30分与黄大姐一同下楼去购物和散步,10点30分返家休息吃水果,12点午餐时继续观看中央电视台一套资讯和香港电视台资讯,13点午休,14点与黄大姐一同下楼去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参加活动,16点30分返家休息吃水果,18 点30分晚餐时看湖南卫视资讯,19 点看中央电视台一套资讯,19点30分看广东卫视资讯,20点洗漱休息。“这么多年刘工都未住过医院。”
如今,刘汉枢和黄大姐生活在广州市农林上路一个六层楼的小区里。平时,家在广州的儿女们时常登门看望老人,曾孙子、曾孙女们也时常来家里对老人家问寒问暖,远在加拿大定居的小儿子每周也固定打来“请安”电话,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坦。
“现在测绘技术太神奇了。”刘汉枢说,他从电视中看到国土资源部利用卫星遥感建起一张图,960 万平方公里全部覆盖土地利用监测影像图;还有“神舟十号”航天员太空授课,天地连线师生对话,“天罗地网,做梦都想不到。”
在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阅览室里,60余岁的退休老干部梁老伯羡慕地告诉记者,刘汉枢老人是参加活动最年长且时间最长的“大明星”,今年5月,广东省老干部大学、广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专门授予刘汉枢一枚“健康快乐期颐寿星”奖牌,以此纪念他参加活动达到20 周年。“他可是唯一一个。”梁老伯操着浓重的客家口音说。
“风雨无阻,从不间断。”刘汉枢说,他每天都要到该中心阅览室里看“广州日报”“香港大公报”“参考消息”三种报纸,然后再到保健理疗室进行一个多小时的养生运动,并参加一些力能所及的活动,“我会好好活着, 因为我还有梦想。” 
追今抚昔, 记者终于明白,正是因为刘老这种豁达固执、淡泊名利、知足常乐、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心境, 才让刘汉枢一步一步地走过了104 个春秋。
       安息吧,天堂里多了一个测绘人,也就多了一个丈量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