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8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9期>>第28版:葱样年华
 
葱样年华
 
 
2014-06-06 16:24 编辑:文/翁秀美 浏览量:2780人
 
 

 
 

 

 

   葱是灶上锅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品。小时候母亲种了十几垄香葱,生长中的葱有种向上的勃勃的生命力,一年四季,葱总是脆生生地站立着,独显出飒爽英姿。香葱大约七八寸长,葱白与葱绿之间有一小段嫩嫩的黄,洗净的小香葱远远能闻到一股香味,轻轻一掐便出淋淋的汁,非常鲜嫩。

  葱形体修长,亭亭玉立,清秀温婉,文人笔下常用葱比作女子之手。《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中的刘兰芝“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但当离开焦家时,盛妆之下,却是“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光艳照人。《红楼梦》中,宝玉的雀金裘不小心烧坏一小洞,丫头晴雯抱病连夜修补:麝月递过一把细线,只看她小指前伸,葱管似的长指甲轻轻向上,挑过一根,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这一段是晴雯最出彩之处。
  关于葱,还有一个故事。相传古时有户人家生孩子,原本是弄璋之喜,谁知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连气也不出,可吓坏了这家人,连夜请来名医叶天士。叶天士看了看孩子,不急也不慢,让孩子父母寻几根葱来,洗净了,双手倒提起孩子,用葱白轻轻拍打着孩子的屁股,一会儿工夫,孩子“哇”地一声哭开了。孩子父母喜得不行,连声道谢,并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天士捻须微笑:孩子出生时受到挤压过重,导致呼吸不畅,须用一物敲打至废气排出,考虑到硬的东西太重会伤了孩子,软的又没劲道,只有用葱白了。葱白亦可除糊味,饭烧焦了,洗几根葱,插进饭里,不一会儿糊味尽消。
  葱虽是菜肴配角,却文武双全。寸把长葱段,莹白带青,配上主料呛锅热炒,浓香四起,豪情万丈;清蒸鱼待揭去盖,嫩嫩鱼肉之上覆一层碧绿葱丝,色泽清新,尽显简淡婉约。喜欢喝广东客家的猪肉汤,用土猪肉炖的,端上来时,碗里泡沫飘浮,丝毫不坏汤味,另有一碟切好的细葱花,用小勺拨了到汤里,轻轻搅几下,顿时清香弥漫,葱花飘浮汤面,如一个个翠绿色的小项圈,令汤生色不少。也有别样做法,有次去女友家,女友在厨房忙着,锅里煮着汤,女友将葱洗好,也不切,将葱的两头弯过来,扭几下打个结,抛进汤里,盖上盖,稍后出锅。我惊讶地问,不用切呀?女友笑说,不用切的,切了葱里的汁全流光了,这样做出来的汤才有味。还有葱爆羊肉,入口滑溜香嫩;葱油饼,更是焦香酥脆,百食不厌。
  新鲜的葱固然香,干了的葱的味道更浓郁。有天,家里来客,已过吃饭时间,匆忙找得一筒面,左找右翻没一棵青菜,只有些干葱,早没了水份,撕去几层枯黄外皮,竟是根根莹绿,洗净切成细丁,入面条,下生抽,就着热汤这么一搅拌,香软了鼻子。客人连吃两碗,大呼过瘾。
  将买来的葱留下葱头,插几棵在花盆里,不几天钻出嫩芽,盆置窗前,窗推半扇,数茎嫩绿入眼来,并盆中时令花卉,俨然天然一幅图画,悦目赏心,遂戏称此举为“开窗借景”也。

编辑系深圳初谷企业员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