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3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9期>>第23版:挺进阿里
 
挺进阿里
 
 
2014-06-06 15:58 编辑:文/谢伟(川测一院) 王运卓、梁涛(川测三院) 浏览量:3536人
 
 

 
 

     

海拔5000米,车队也保持着很好的队形(摄影/文学虎)

 

大家深信,在那千里冰封,人迹罕至的幽然绝境,你定有不为人知的容颜。

    第一次地理国情监测的号角响彻雪域高原,走进——西藏阿里,站立在世界屋脊,为世人揭晓你真实而理性的一面。
    2013年6月,川测一院、川测三院远赴阿里。
    川测一院承担了葛尔、扎达、革吉、日土、普兰5个县18万平方公里的地理国情普查任务,除了革吉,另外四个县均涉及国界。川测三院承担了阿里地区措勤、改则,日喀则地区仲巴、萨噶、吉隆、昂仁、聂拉木,面积约25.9万平方公里的地理国情普查任务。

先进装备亮剑
    手拿调绘板,边走边在图纸、影像上写写画画,遇到雨雪、吹风的天气,图纸、影像被淋湿,被风吹走,被弄得模糊不堪;在地形复杂的地区,要精确定位地物的位置需要丰富的经验和判图能力,很多人都有误判的经历,劳力费时,别提多狼狈了。
    在老一辈测绘人记忆中,传统外业调绘就是这样的景象。
    普查任务重、时间紧,高原环境恶劣,他们放弃传统的纸质调绘片的作业模式,采用了全新的数字调绘作业方式。每个调绘作业小组都配备了平板电脑,平板电脑为win8操作系统,安装自主开发的地理国情普查App,直接通过平板电脑在调绘数据上附加影像数据和GPS定位数据等,减少了调绘草图在电脑上清绘这一工序,地物的表示比手工绘制更加规范统一易于辨识,有利于后工序的生产。数字调绘方式提高工作效率达20%以上,成果质量提升显著。
    老一辈测绘人不无羡慕,“现在的测绘人真是幸福。”

羌塘深处
    7月31日,川测一院一个小组出发去日土县进行普查作业。日土县藏语为“被湖泊包围的地方”,西藏最西边的一个县,面积7.7万平方公里,海拔4500米以上,大部分位于羌塘无人区内。
    三人一组,根据事先的分工,一人负责地表类别调绘,一人负责遥感解译样本数据采集,一人负责像控点测量,小组人员间配合默契,但有时也会争持,原来是在争论地表类别的不同理解,事不辩不明。
    车行几公里,车内电台传出了前车模糊的呼救,一位同事突发腹痛。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人命关天,好在距离国道不算太远,于是谢伟决定车及人员原路返回狮泉河驻地。事后得知,是急性肾积水,在狮泉河也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紧急处理后,随即回成都治疗。
    如今只有孤军深入了。蓝天白云下,汽车就像是一只孤独的铁甲虫,行驶在苍茫的天地间。野驴、藏羚羊、狐狸,还有那叫不出名字的小动物(姑且就叫藏野鸡),以前只在电视上才能看见的高原精灵们,这一天都不时的出现在眼前。藏野驴与汽车来个奔跑PK,很遗憾,大家的车输了,这里是它们的地盘;藏羚羊高高地立在远处光秃秃的石头山颠,好奇地看着大家闯入它们的世界;有时下车想去亲近一下“藏野鸡”,但它见到大家就飞走了。这些动物精灵的出现,缓解了大家身体的疲劳,但也对不起它们,打扰了它们宁静的生活。
    晚上,来到了距离日土县城200多公里的一个小村庄,进入羌塘保护区后见到的唯一的村庄,几间牧民的土房子。进得屋里,房间里的味道真是无法形容。酥油味、奶香味、牛粪味、羊骚味、烟熏味等等,真可谓是“五味俱全”。但既然来了,就要适应。晚餐同样还是方便面,借助牧民家太阳能发的电,开始了一天工作成果的整理,并为设备充电,以备明天的工作能正常开展。 
    夜晚分外安静,隔壁是牧民的牛羊圈,不时传来牛羊的鼾声;半夜,远处的山间还会传来饿狼凄凉的嚎叫。从未经历过如此夜晚的我,无法入睡,身边同事也没有睡着,大家就这样心照不宣的默默躺着。太疲惫了,都不想说话,也许都各自想着家人、想着未来。这里的空气极其稀薄,大家急促的呼吸声还提醒着大家彼此都还活着。 
    在羌塘深处的第一个黎明就这样自然的到来了,向“阿佳”(藏语大姐)道了声“拖基切”(藏语谢谢),又踏上工作的征途。
    计划不如变化。狂风大作,暴雨毫不留情的砸下来,就这样被狂风和大雪给堵了回来。
    阿佳很热情的收留了大家,对这样的天气他们习以为常了。师傅在外面检查车况后,告诉了大家一个雪上加霜的事:汽车油不够了。根据大家的计划,汽油是能跑回到日土县城的,但经过这半天的来回折腾,明显是不够了。这下大家都傻眼了,赶紧找牧民大哥求助。牧民大哥面露难色,油有,但那是放牧车辆使用的,如果给大家,他们就不够用了。经过大家的苦苦央求,好心的大哥答应分一部分汽油给大家。
    第三天天气好转,按照原计划继续进行,昨天的大雨将道路冲的泥泞不堪,汽车艰难地翻越海拔5300米的无名山。



国家监控小组与川测三院作业人员合影(摄影/彭国庆)
 
沼泽陷车
    青藏高原,雪山巍峨雄伟,但有一种精神比这些山脉更加巍峨。这就是测绘精神。
    高原作业,出行主要靠汽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受“陷车”之苦。天气也是多变,常常在挖掘汽车的过程中下起大雨,在高寒天气手持铁锹一点一点的将车从沼泽、泥泞中垫起,也常常在漆黑的夜晚战战兢兢的开着刚从沼泽中救起的汽车行驶在无人区边缘,生怕稍有不慎又陷入泥淖。
    8月30日早上,川测三院的三辆车从海拔4500米的改则出发,各自完成任务后晚上在吉姆乡会和。下午两点,余海林驾驶的2号车陷入了沼泽地不能动弹。如果不能及时脱离困境,到了夜间气温骤降,在车上或者荒野过夜会被冻死。打电话询问另外两辆车,6号车在50公里外的东边陷车,3号车救援6号车时也陷入泥潭。
    三辆车同时陷入险境!
    这时,刚刚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余海林等四人筋疲力尽,呆坐在车上,望着这片沼泽和寂静无人的荒野,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糟糕。突然拖拉机的声音从远方掠过,大家心中升腾起一丝希翼。但拖拉机也无济于事,怕陷车不敢靠近。还是只有自己动手,毕竟是高原,空气稀薄,剧烈运动几下,就累得气喘吁吁,但别无他法。已经连续挖了2个多小时,但车子还深陷沼泽,大家是又急又累又饿。所幸在余海林的努力下,一辆V8和一辆红色大卡车前来援助。然而就在这时,那辆V8也很不幸地陷车了,卡车更是不敢靠近。
    分头铲土、用千斤顶、找石头,展开自救。最麻烦的是找石头,周围可用的大一点的石头用完了,只好在零度的气温下脱了鞋子到水坑里捞,但如同水中捞月一样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好走1公里的地方抬石头,四个人来回七八趟,抬回了十几块石头,在高原这真的不是件轻松的事,汗水湿透衣背,泥浆也沾满了双手和脸颊,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总算在天黑前垫平了车轮,汽车驱动,三人使出吃奶的劲,奋力推车,“啊!起来了!”陷车五个多小时,终于脱困了。与另外两辆车会合,将车开到吉姆乡已是晚上11点了,非常疲惫,草草果腹,加上用水极为不便,没有洗漱就挤着睡下,没有床的就蜷在沙发或者钻进随身携带的睡袋里面凑合着休息了。
    一天的陷车所幸有惊无险,但天明之后,又将是新的考验。
  


川测一院作业人员在阿里噶尔县进行地理国情野外核查(摄影/李鹏)
 
我和我的家人习惯了
    当问到一些老测绘队员高原作业的感受时,他们总会一挥手说:“不要问大家哈,去问问年轻的小伙子们。”这样的回答让人一时有些语塞,转念一想,那些年还没有平板电脑、GPS,出行可能也不像现在这样总是有车相随,条件应该比这时更艰苦,也难怪他们把当下的苦看做了一种常态,总是淡淡的说一句:“说到思念,那肯定是想念家人的,只是这么多年常在外面跑,我和我的家人习惯了。”这样的话语平淡却有一股让人震撼的力量,这习惯背后有多少无奈,又承载着多少关于无私奉献的精神,测绘人也就罢了,测绘人背后的家人也跟着习惯了,这里包含多少亲人对测绘事业的支撑,对测绘人的包容。川测三院陈朝高、张震三十出头,当父亲还没有几天,一有任务召唤,就来到了高原,他们当然知道家人是多么需要他们,但面对使命,他们把对妻儿的挂念深深地放在心中。
    三个月里,亲身走在那些泥泞颠簸的道路上,共同呼吸着稀薄的空气,看着一个个被紫外线灼伤皮肤的兄弟,听着一段段普查的故事,深深地感动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