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2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9期>>第22版:新疆普查纪实:从未停止的追寻
 
新疆普查纪实:从未停止的追寻
 
 
2014-06-06 15:51 编辑:文/赵斌(本刊特约撰稿人) 浏览量:3311人
 
 

 
 


 

 

     作为一支承担国家基础测绘任务的国字号队伍,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地形测量队扛起地理国情普查的大旗,行进在广袤的西部。


达里雅布依:生命的礼赞
    在我国最大的沙漠,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水,就是生命。一条河流就是一种文明,一股清泉就是一片绿洲。
    翻开新疆地图,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在克里雅河即将消失的地方,有一个地名叫达里雅布依,老一些的地图上标注的是大河沿,这里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沙漠村庄,被享誉世界的瑞典籍西域探险家斯文•赫定称为“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肚脐”,距于田县城约250公里。
    200多公里全是沙漠,无所谓路,也根本没有路,路就在连绵起伏的山丘间,没有丰富沙漠行车经验的司机是断然不敢走这条路的。但再难也阻挡不住国情普查队员前进的脚步。10月21 日,组长张鹏带着队员们向着这块神秘之地进发。离开于田县城20公里左右,硬化路面没有了,汽车驶入一望无际的沙漠。司机张景民是一位有着十多年野外驾车经验的老司机,驾车在沙丘间左旋右绕,艰难行进。
    边行进边工作,队员们一路上忙着调绘,采集景观图片,做像控点。时至晌午,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队员们汗如雨下,嘴唇干裂。最折磨人的是陷车。不断的陷车、挖车。再陷车,再挖车,将队员们折磨得筋疲力尽。汽车轰鸣着,如同受困的猎豹,在沙丘间奔突,发动机烫得吓人,不时需要停下来散热。终于,在冲锋一个高大的沙丘未果后,汽车陷在一个较大的沙坑中,任队员们怎样挖沙、垫木板都无济于事。组长张鹏赶紧用电话向中队通报了情况,中队领导指示无论怎样,在确保人身安全的前提下,积极寻求救援。
    在联系上救援车辆后,张鹏留下一名队员看守汽车,其他队员分头步行到周边继续工作。夜幕降临,队员们回到陷车的地方,围坐在一起,用酒精炉烧了开水,大家煮了些方便面解决了晚餐。夜间,沙漠的温度很低,几名队员挤靠在一起取暖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10月24日,副中队长秦先锋赶到于田,再次组织队员向达里雅布依挺进。 刚进入沙漠,迎面看见一辆新R70808的丰田越野车从沙漠里开出来。秦先锋赶紧下车拦住来车,从车上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正是他在网上看到的被称为“沙漠王”的热介甫。热介甫是达里雅布依乡的司机,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15岁学开车,穿行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近30年,有着丰富的沙漠驾车经验,是新疆少有的专门开车进沙漠的司机之一。秦先锋向他详细了解了道路情况,热介甫讲述了一些沙漠行车的注意事项。看到队员们驾驶的猎豹后,他摇摇头,说这样的车肯定进不去。前天陷车的情景还记忆犹新,热介甫的一番话又让大家徒增压力。秦先锋手一挥,说:“上车,大家肯定能够到达乡里的。”两辆汽车相跟,一头冲进沙漠,在沙漠中左冲右突,真像当年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于千军万马纵横捭阖,杀出一条血路。经过数不清的陷车挖车,终于在下午6点多抵达达里雅布依乡。
    当在浩瀚沙漠中看到一大片绿树时,队员们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欢呼。天气晴好,秋日艳阳高挂蓝天,照耀着间或出现或远或近的胡杨林,映射出一片灿灿金黄。
    达里雅布依乡很小,只有一条长不到200米的街道,所谓街道也就是一条稍微平坦的硬沙地。在一片泥巴房中间,乡政府的移动板房算是最好的建筑了。 乡上有一所小学,学生们兴奋地围着队员,闪烁着一双双清澈纯真的眼睛。他们是这块土地未来的主人,孩子们请求队员们给他们照片,拍完后兴奋的两眼冒光,飞奔回家,大概是告诉家人去了,却压根儿没有想到要照片的事儿。
    晚上,队员们留宿在一个乡干部家里。房子中间是一个火坑,火坑四周睡人,在沙地上铺上一块毡毯就是床铺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队员们外出调绘,核查图斑,采集景观照片,选做像控点。
    很多专家学者将这里的原居民称为克里雅人,在这么狭促的地方,他们生活的平静、知足、安闲,不怨天尤人。在这里,队员们看到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下的艰难的生存状态,也看到了人类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达观,愈发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队员在进行外业核查



队员在神仙湾留念
 
罗布泊:午夜惊魂
    罗布泊,一个神秘的地方。
    2013年国情普查,给了队员们与罗布泊零距离接触的机会,队员们用脚步去探索她的前世今生,用双手去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8月30日,两个作业小组共7人挺进罗布泊,由管理站进入,结果刚走了500米就发生了意外——车辆陷入沙坑。大家齐心协力,找干柴草垫车轮的,用铁锹挖沙的,在车背后用力推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辆从沙坑里挖出来,也许这是罗布泊对队员们的到来进行的考验,或者说这是一种别样的欢迎仪式。
    车辆离开了沙坑,犹如脱缰的野马,自由地奔驰在沙漠戈壁上。第一天的沙漠调绘任务比较简单,队员们核查了几个图斑,采集了几个样本点。天快黑的时候,大家聚到一起准备夜宿,有的人搭帐篷,有的人搭伙做饭,有的人安排明天的事项。
    夜深了,大家坐在一起,打开手电筒,吃着方便面,笑谈着这里发生过的故事和有关罗布泊的种种传说。到了睡觉的时候,大部分都住在帐篷里,钻到睡袋中,沉沉入睡,可是队员田园圃却固执的要睡在车上。半夜时分,他跑进帐篷中,叫醒了队员朱占卫,说是在呼啸的寒风中似乎听到了狼的叫声,可他不敢确认。
    他俩叫醒了其他队员,让大家细细静听,果然,不远处又传来了清晰的嚎叫声,确认是狼叫无疑,大家的精神顿时高度紧张了起来,却都不敢做声,静静地观察环境的变化,好不容易熬到了白天,再看看周围的环境,似乎与昨天没什么大的变化,大家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安心开始第二天的工作。
    这个夜晚,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与狼为伴的经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过的,伴随着周围黄沙和寒风的呼啸,还有宿营地周围的营盘古墓,多少都给这个夜晚增加了几分恐怖的氛围。
    这次经历让每个人都对生命多了几分敬畏之情,让队员们感受到身处大自然之中的渺小和卑微,更加体会到生命之宝贵。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是写在塔中油田企业门口的格言。队员们以此自警自励,践行测绘精神,书写着人生的精彩。

神仙湾:特殊的国庆节
    2013年10月1日,是一个举国同庆的日子。这一天对于国情普查的队员们来讲,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当天,队员田园圃、郭永哲、韩健、郭永智四人来到被中央军委授予“喀喇昆仑钢铁哨卡”荣誉称号的神仙湾哨所。
    神仙湾哨卡海拔高度为5380米,空气中的氧含量不到平地的45%,而紫外线强度却高出50%,是不折不扣的“高原上的高原”。官兵们硬是在被医学专家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站住了脚,在这里为祖国奉献着自己的青春甚至是生命,谱写着一曲曲边防军人卫国戍边的赞歌。
    田园圃、郭永哲、韩健、郭永智四人都不到30岁,都是第一次上高原。四个人分成两组,两台车。在路上,四个人平生第一次见到成群结队的藏野驴。藏野驴一点儿也不怕人,在车一侧跟着奔跑,四蹄纷飞,尾巴摇曳,“呀,真漂亮!”四个人都看呆了。
    “看,藏羚羊!”大家循声望去,果然看见几只藏羚羊在不远处警惕地朝这边张望。四人更兴奋了,连忙掏出相机拍照。动作一大,兴奋过度,他们开始觉得头晕了,气短胸闷,头疼耳鸣。
    郭智勇反应最强烈,耳朵有些失聪,一切声音都听不到了。吓得他赶紧下咽了一口唾沫,忽然听到汽车剧烈的颠簸声,吓得他一个机灵。
    路上,他们遇见了两名士兵,原来是哨所过节放假,两人边走边聊天,不知觉间就走出10多公里。士兵问明了队员的去向后,上车跟着队员回到哨所。哨所的政委详细查看了队员的证件和先容信,再三叮咛,不能在哨所随意拍照。
    在野外要认真填写地理国情普查解译样本照片记录表,上面有详细的国情码、照片号、方位角、经纬度等信息。通常是一个人拍摄,另一个人填表。刚开始,田园圃拍照时还能听到郭智勇的回应,可越到后来回声越微弱。回头一看,郭智勇已经陷入半昏迷,笔在表上乱划,满纸都是乱七八糟的线条,不知是哪国文字了。
    四个人在约定地点会合后,赶紧往住地返。途中翻越一个达坂时天降大雪。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四周很快就白茫茫一片,回到住地赛拉图镇已经是夜里9点。就这样,大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国情节”。

新藏线:人生的高度
    昆仑山,亚洲中部一座著名的庞大山系,在中华民族学问史上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有无数的神话故事,可以说是国人心中的父亲山。
    新藏线,即219国道,起于新疆叶城,止于西藏普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道路最险、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
    这两者一起构成了队员们开展国情普查的工作环境,这样的恢弘气魄让人激昂,也让人生畏,每一幅图、每一个点对队员们都是严峻的考验。
    国测地形一队承担的地理国情普查新疆测区覆盖昆仑山百余幅图,海拔大部分在5000米左右。9月29日,国情普查小组在副队长陈永军的带领下,从叶城县219国道零公里出发,向着新疆与西藏边界进发,力争在大雪封山前顺利完成  山区的任务。
    “库地达坂险,陡升三千三;麻扎达坂悬,九十九道弯;界山达坂尖,伸手可摸天”。 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近,似乎伸手就可以触到了天。参加作业的队员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上高原,随着海拔的升高,队员们开始出现头痛恶心、气憋胸闷现象,个别人已经出现轻微昏迷。
    大家强忍生理上的不适,坚持沿途开展像片控制、像片调绘、采集景观图片、核查图斑。下车拍摄样本点、做像控点时搬动仪器,每一个动作都会让人心跳加速、气喘吁吁。
    晚8点,三台车全部安全到达驻地——赛图拉镇,大家又马不停蹄地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的资料、分析路线等,吃过饭后,已经是晚上11点了,一天的旅途劳累加上高原上的调绘作业,让很多人都疲惫不堪,想洗一把脸,只能用冰冷刺骨的水将就,想睡个好觉,却苦于头疼头晕,呼吸不畅,这个夜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为昆仑献青春!”行走在昆仑山区,这样的标语经常可见,不断激励着队员们向常年坚守在此的解放军官兵学习,坚毅、乐观、豁达、敬畏生命,发扬“海拔高吓不倒,条件差难不倒,任务重压不倒”的“三不倒精神”,顺利地完成了此行普查任务。
    行走在新藏线上,每上到一个达坂就是一个新的高度,对队员们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挑战,那些海拔高度不仅仅再是一个个简单的数字,更是一个人生的高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