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5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9期>>第15版:川蜀普查的痛与重
 
川蜀普查的痛与重
 
 
2014-06-06 14:48 编辑:采访/陈会 浏览量:4107人
 
 

 
 

   

杨升副局长(摄影/陈德富)

 

 成都是一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米歇尔对成都的印象以及在中国首选成都居住,更印证了这是一个宜居宜人的城市。

    可是对于四川,一边是天府之国的美誉,一边是地质灾害“博物馆”的惊悚。特别是汶川特大地震后,这里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类型最全、频率最高、危害最严重的地质灾害大省,地震及次生灾害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头顶。
    第一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在四川已经全面开展,对于这方天使与恶魔同在的天空,将如何通过普查建立一个长效、综合的地质灾害防治体系,以切实保障脆弱的生态?
    刚刚签完一份关于普查培训考核文件的四川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杨升接受了本刊的访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四川省第一次全国地理国情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头衔很长,担子很重”。


 
 
地质灾害之痛
    一落座,杨升就给了这样一组数据:“汶川和芦山两次特大地震之后,已查明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近4.2万处,数量居全国首位。天降强雨,地震不断。”芦山强震后,仅初步排查就发现新增地质灾害隐患达2213处。
    而在此之前,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杨勇认为,“自东北向西南,处于四川盆地边缘的龙门山断裂带,从汶川地震开始,进入灾害高发期,龙门山断裂带的能量没有释放完。”龙门山地震断裂带已进入灾害高发期,未来至少10年都会处于活跃状态。
    地震的巨大破坏力决定了地质灾害的影响和破坏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很多隐患点将长期处于高危状态,进一步加剧了治理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即使在工程技术层面开展生态修复,也是长期的、缓慢的。而且在现有技术、资金条件等制约下,短时期很难做到。用达摩克利斯之剑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杨升说。

普查使命之重
    在四川,地理国情普查从开局就被赋予了格外沉重的使命。
    “关乎生命”,杨升一字一顿。
    结合国家的普查统筹工作,将以下三点放在普查的总体实施方案当中,国家地物要素核查和四川省规定的地物要素调查同步开展。
    一“重”是经过5·12、4·20地震,通过普查将地震过后的一些变化摸清,包括地形地貌的变化,土地植被的损毁、居民分布情况。地震对四川生态环境造成较大破坏,为生态建设的恢复工作做铺垫,特别是龙门山断裂带。
    二“重”是地质灾害,也和地震有关系。地震之前四川查明的有三万多地质灾害点,两次地震之后大幅增加。全省48万平方公里,有4.2万地质灾害隐患,居全国之首。而且地质灾害呈现出多发、频发和重发的特点。地震过后,地质结构很不稳定,夏季雨季来临,山洪滑坡泥石流,给老百姓生命财产造成严重的威胁。将四川地质灾害点的情况、严重程度、分布情况,至少将和百姓生活生产有关的隐患点摸清。
    三“重”是摸清四川道路交通设施的情况,包括高速、国道、省道、县乡道路。四川的道路情况特殊,“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道路一边靠山,一边是峡谷。之前做了一些基础工作,但是掌握得并不完整,特别是低级别的道路掌握的情况不全。
    针对上述“三重”,开展普查是为将来监测做准备。在获取本底数据之后,在地质灾害严重的地方或者关系民生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开展监测。虽然地质灾害无法准确预测,但是通过分析和判断,大概知道危险的程度。
    此外,为政府做科学的判断、科学的决策提供有效的依据和帮助,对城市扩张的程度、土地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进行统计和分析。比如成都的天府新区,区领导需要了解是否按照总体规划,预定计划开展建设,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一次数据采集,了解到建设的规模和程度,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
    杨升认为还有一“重”,测绘转型发展的契机,需要抓住。以前做基础测绘1:50000更新,更多的是和地形图打交道,符号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测绘也需要转型发展,不仅是提供地形图,还需要提供成果、应用和服务保障。成果出来后,以前交给国家,现在需要延伸到对成果和应用负责,统计分析、变化和判断,使得基础测绘的工作向前延伸了很大一步。



杨升副局长(中)接受本刊专访(摄影/王琴)
 
普查开展有条不紊
    普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规范化、流程化。
    受制于地势和气候的影响,四川在历史获取影像方面非常难。而这次普查在影像获取方面,“四川普查的资料是最理想的,顺利程度超出预想”。杨升先容,这次国家提供的各种卫星影像比较齐全,48万平方公里,已经收到45万平方公里的影像资料,都已经做成正射影像。从根本上解决了四川对卫星影像的困难,“为后续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有利的、非常重要的保障”。
    培训预计达3000人。普查办从上到下,都希翼把这项工作做好,做到实用、能用、好用。四川省普办建立了一个QQ群,面向所有行业单位和直属单位就技术问题进行探讨,开通了一个信息平台,发布一系列时间节点和事件。在《中国测绘报》、《四川日报》做了专刊和专版,在《测绘》期刊上开辟“地理国情普查”栏目,开展“地理国情普查论文征文”,还在筹备一个公益宣传片,“让四川的老百姓对普查工作有一个了解,和每一个人都是有关的,从而获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撑”。

普查离老百姓有多远?
    成都平原的空气质量很差,灰霾,和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息息相关。
    泥炭开采、过度放牧以及人类破坏草场植被,导致若尔盖高原湿地草场的退化、沙化,直接影响到成都平原的空气质量。杨升先容,监测沙化治理进展、畜牧业的发展规模,“单位面积上究竟能放牧多少牛羊,根据监测都是可以得出结论的,反过来引导牧民如何在有效保护湿地的基础上进行放牧,使得牧民有一个好的收益,同时生态不至于遭到破坏。”
    老百姓的宅基地、林地、堰塘有承包权、有经营权,但是面积到底多少?正在做的土地确权,影像优于0.5米,统计出来的数据都是客观真实的,“为老百姓提供精确的数据,让他们对自己的权利有更好的理解和利用,让土地发挥最大的效益”。

“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
    “作为一名测绘人,我参加工作30年,大大小小的基础测绘工程有很多,在今天能够赶上全国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并且在普查中承担了一些具体性的管理工作,承担这样一份责任,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资料组在资料搜集时,本来以为专业资料的收集涉及部门多、协调难度会很大。事实上,各个部门给予了大力的支撑和帮助,比以往开展的任何工作都顺利。
    马贇局长曾经和我说:‘大家两个,我是主任,你是常务副主任,大家都应该为在工作的时间里,能够为全国第一次地理国情普查做点事、为四川的老百姓做点事。每每回忆起来,大家都会感谢这个时代、感谢这个机会。’”



四川省第一测绘工程院无人机小组在6·18洪灾汶川地震灾区实行应急测绘保障(供图/李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