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9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9期>>第09版:马航失联飞机搜寻侧记:海事测绘人的58天坚守
 
海事测绘人的58天坚守
 
 
2014-06-06 14:16 编辑:采访/任佳良、吕冰 执笔/任佳良 浏览量:4481人
 
 

 
 

     5月5日,伴随汽笛的两声长鸣,在远洋行驶了58天的“海巡31”号船缓缓驶近广东珠海高栏岛海巡码头,船上全体人员庄严而整齐地肃立在甲板上。彼时,正站在码头的广州海事测绘中心主任何开全,看到船上海事测绘人脸庞沧桑,但眼神依然坚定、精神依然抖擞的模样,两行泪水从他眼眶落下。

    过去的58天对于所有海事测绘人来说,意义非凡。此次参与马航失联客机MH370搜救任务,是广州海事测绘中心(以下简称海测中心),也是“海巡31”号船经历的难度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应急搜寻。

1.

    3月8日上午8点44分,马来西亚航班企业发表声明,MH370航班在凌晨2点40分与地面管制中心失去联系。9点,中国民航证实了这一消息。瞬间,MH370失联的资讯铺天盖地。海测中心测量队队长张玉山在家中也看到了资讯,但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单位可能会参与搜寻。虽然报道中预测的失联区域是泰国湾,但在这之前海测中心从未进行过境外搜救任务。何开全却敏锐地意识到——可能有任务。
     海测中心在接到应急指示后迅速启动了应急预案,抽调人员成立应急小组。张玉山接到了电话通知,他简单地跟家人交待:“单位接到应急任务,要去做准备。”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当天又恰逢“三八妇女节”,“还有几位同事正在外面陪爱人逛街、看影片”,当得到通知后,他们叫上出租车就直奔海测中心。到了中心,大家一边检查、调试设备,一边等待进一步的指示。每年海测中心都会接到很多应急任务,海测人已经习以为常。
    下午4点,何开全接到南海航海保障中心的正式通知,马上前往MH370失联海域展开搜救行动。21点,作为此次搜救任务指挥船的“海巡31”从茂名港开赴三亚待命。22点,海测中心用于搜寻的声纳跟踪系统、侧扫声纳、海洋磁力仪三套设备全部准备妥当。3月9日清晨5点,由南海航海保障中心副主任王平和何开全带领,海测中心测量队队长张玉山、测绘装备科科长夏维、副科长俞成明、测绘工程师王华强组成的精兵强将带着仪器设备赶赴机场,准备飞往三亚。由于设备体积过大,机场拒绝托运。最终,广东海事局局长梁建伟亲自出面,与机场方面进行协调。上午十点半,设备终于顺利送上了飞机。
    3月9日下午13点,“海巡31”在三亚基地码头装载上扫测设备及专家,并带上海事直升机,于16时40分离港全速赶赴马航客机疑似失联海域——泰国湾。



夜间作业



全速驶向目标海域
 
2.

    通过分析MH370失联时间与飞行路线,专家、媒体,甚至海测中心的救援专家们都以为泰国湾已经是一个比较精确的搜寻范围。
    泰国湾,面积约25万平方千米,平均水深45.5米,最大水深86米。张玉山和夏维预测,这次的搜寻任务也许两个星期就能完成。
    根据部署,“海巡31”主要承担协调中国现场搜救船的职责,并制定搜救方案。海测中心的任务则是探测飞机残骸以及黑匣子。在开往泰国湾的途中,测量人员结合目标水域的通航环境、水文气象,制定了《马航MH370失联客机探测方案》。一切都紧张有序,但过程却非事如人意。“海巡31”船长110多米,吃水深、马力大、速度快、甲板高,在上面安装侧扫声纳难度很大。因为既要保证设备安全,又要获得良好的回波信号。测量人员反复研究,最终确定采用侧弦安装方式,利用吊机将换能器悬挂在水中。泰国湾因第三纪地壳运动中断裂陷落而成,断陷海盆底部沉积着厚达7500米的沉积层。海底的淤泥地质不利于声纳信号反射,测试时发现声纳图像不太清晰。测量人员又通过调整换能器吃水深度和姿态,最终将声纳信号调试为最佳状态。夏维先容,这套侧扫声纳的扫侧范围左右弦各达500米。
    3月11日下午16时58分抵达目标搜寻海域后,“海巡31”船通过VHF(甚高频)16播发过往船舶协助搜寻马航失联客机的飞行通告,与空中直升机一齐保持水面搜索观测,再加上海测中心水下测量的配合,海空立体搜救迅速展开。
    水里,换能器的扇形声波不断发出、反射;船上,测量人员监测着水下影像,精神高度集中。在接下来的三天连续不间断作业中,“海巡31”以及测量人员在海面或海底都搜寻到了一些疑似物体,可惜最终都被证实与MH370无关。但救援成员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线索,哪怕有一丝可能,都绝不轻言放弃。13日12时至14日12时,由“海巡31”领导的搜救编队,已累计搜寻面积63187平方公里,扫测面积5721.3平方公里。

3.

    “海巡31”船14日18时接到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指示,从搜寻区域驶离。船沿着马六甲海峡往孟加拉湾行驶,测量人员沿途持续进行水下扫侧。
    自19世纪起,马六甲海峡就是一个海盗猖獗的海域。海盗们频繁出没,盗劫来往船只。到了21世纪海盗也并未消失。为了防海盗,“海巡31”船上每个人都要轮班值夜。水下不间断的测量工作已是让人高度紧张了,测量人员包括何开全在内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值“海盗班”。再加上船上发动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想睡个踏实觉很难。
    3月18日,船刚出马六甲海峡,搜救中心的新指令接踵而至——出马六甲海峡进入孟加拉湾,沿安达曼群岛西侧向北搜寻。
    张玉山他们意识到,马航事故开始复杂化。虽然大家每天闲聊的话题中都会有马航,分析MH370到底去哪儿了。但是相比起对真相的好奇,他们更专注于要开展的工作。由于搜寻任务难度大,所有人都预计短时间内还不会结束搜寻。至于什么时候能返航,在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前,大家心里都没底。



监测水底图像



何开全主任指挥测量作业
 
4.

    3月27日晚上“海巡31”抵达印度洋东部海域,正式转入第三阶段的搜寻任务。任务搜索海域位于圣诞岛以南,面积约11万平方公里,平均水深5000多米。
    这是 “海巡31”首次接触的陌生海域,首要任务是失联客机疑似残骸的水面漂浮物搜寻。随着测量的工作量逐渐减少,测量人员开始加入海面搜救工作,并间断性地探测黑匣子脉冲信号。4月4日,“海巡31”抵达印尼补给,因为海测中心有紧急工作急需处理,何开全不得不返回广州,包括随船的六名媒体记者在内的十来人也在此撤离。再出发时船上只有37人。张玉山、夏维等四名测量人员仍坚守在船上,继续开展搜寻工作。
    回想三月份,“海巡31”经过的海域天气状况还不错。晴朗的早晨或是静谧的傍晚,海面微波不兴,温柔得像一片湖水,在斜阳的映照下,金光点点,让人陶醉。但是四月的印度洋就像一个淘气的熊孩子,气候异常多变。从四月中旬开始,印度洋搜救海面上间或大雨倾盆而至,还经常伴随着7到8级的阵风,涌浪有3到4米高,船体横摇常达到20°,尽管已经适应了一个多月的船上生活,但不少人还是出现了晕船反应。晕车难受可以下车,晕船难受却不能跳海。
    最严峻的其实是意志力和忍耐力的考验。面对比泰国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印度洋,“海巡31”就像一叶扁舟。夏维说:“到了那里才感觉自己有多渺小。”有时候连续好几天在茫茫海面上都看不到另一艘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凉让人感受到了孤独的可怕。船上活动范围有限,没有电视机,没有网络,没有信号,除了搜救中心会通过海事卫星及时通报重大消息以外,大家无法获知更多媒体的资讯,与家人联系要等到靠岸补给之时。日常的生活单调又枯燥。

    长时间如此在船上生活,常人早已濒临崩溃。但海事测绘人都在咬牙坚持,忘我工作。夏维说,支撑他们的动力就是使命感,以及对MH370上所有生命的敬重。 张玉山告诉本刊记者,夏维今年赶上评定高工职称,因为这次任务,错过了3月29日的职称英语考试;而俞成明远赴印度洋时,恰逢岳母住院手术,儿子还年幼,全靠妻子一人照顾。“大家都没有计较个人得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5.

    4月29日,MH370空中搜索正式结束。4月30日下午,“海巡31”接到返航通知。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大家内心感觉非常复杂。其实就搜寻任务本身来说,预期的目的还未实现,但他们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很遗憾”,张玉山说:“大家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但没有找到幸存者,也没有找到飞机残骸的精确位置。”直到如今,遗憾一直萦绕在海事测绘人的心头。
    5月5日,连续58天没有停止运行发动机的“海巡31”终于回到了“家”的港湾。让何开全日夜牵挂的四位海事测绘人也终于平安归来。在广东海事局5月6日举行的欢迎会上,何开全对四位参与搜寻任务的海事测绘人说:“你们能坚守岗位到最后,就说明以后多险重的任务都不在话下。” 
    “海巡31”和海事测绘人的返回仅宣告阶段性搜寻工作结束,新阶段的工作已经开始,救援人员还不能放松,随时响应号召,参与下阶段的搜寻。
    根据5月5日澳、马、中三方会议新部署,下一步MH370搜寻工作的重点是水下搜寻。海洋测绘的作用还将得到重要体现,海事测绘人仍继续在波峰浪谷中闪现光辉。



何开全(左二)接受本刊记者采访



从左至右:俞成明、王华强、夏维、张玉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