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1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8期>>第11版:周成虎:科研需要童心
 
周成虎:科研需要童心
 
 
2014-03-03 17:40 编辑:文/本刊编辑部 浏览量:3189人
 
 

 
 

    周成虎,这个出生于海安农村的孩子,靠着自己的勤学努力,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他相熟的人说,他始终保持一颗科学家的童心,一颗敢于幻想,敢于实践,敢于创造的心。这是科学的魅力。他善于学习、倾心研究,开拓了我国海洋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研究与应用领域。

    1964年8月,周成虎出生于海安县雅周镇东楼村,十六岁便以优异成绩考取南京大学陆地水文专业。虽然在科研方面已经取得巨大成就,但周成虎对于母校——曲塘中学一直怀有很深的感情。公开报道显示,2012年曲塘中学建校60周年庆典时,周成虎曾专门抽空回母校参加庆典活动,并在会上作为校友发言。而登录曲塘中学官网,在“走进曲中”一栏下的知名校友一栏中,也图文并茂地先容了周成虎在科研领域取得的杰出成就。
    
一帆风顺求学路

    一位曾在曲塘中学担任老师的知情人透露,当年周成虎在曲塘中学求学时,可能是因为学生宿舍不够,曾借住在该校老校长俞广杰家中。而当年,俞广杰还是一名地理老师。知情人士分析,或许正是与俞老师朝夕相处、耳濡目染的缘故,周成虎在当时就对地理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他也毫无悬念地填报了地理专业。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正是这种强烈的兴趣使然,一直推动着周成虎在这一领域不断遨游:1989年,他就被中国科学院破格提拔为副研究员,成为当时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高级研究人员;1996年,担任了中科院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随着研究成果的不断出新,周成虎也拥有了多个“耀眼”的头衔。2011年12月15日,作为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地理学会常务理事,周成虎曾在中国科协会员日暨第十二届中国科协青年科技奖颁奖大会上作专题发言。至今,这篇题为《学会助力我成长,我为学会争荣光》的发言全文,仍可在网上看到。正是在这次发言中,周成虎先容了自己在成长及工作中的一些体会。

    周成虎大学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攻读硕士,跟从导师开展水文地理研究。1986年,他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中国地理学会“全国水文地理学术研讨会”。正是在这次会上,他初识了施成熙、华世乾等我国著名水文地理学家,目睹了他们的大家风范,聆听了他们的亲切教诲。同时,大家对周成虎所作的“比较水文学研究”报告,给予了诸多学术引导和研究方面的建议。就在那一刻,周成虎明白了:做知识必须要有严谨治学的态度和坚韧不拔的毅力,这也成为他今后在科研领域不断拓取进展的宝贵财富。

    1992年,周成虎和几十位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青年学者一起,被中国科协授予第三届中国科协青年科技奖,这让年轻的他倍感荣幸和自豪。受此鞭策和鼓励,周成虎的人生和事业也不断登上新的台阶。至今让他难忘的是,2009年,作为中国地理代表团的核心成员和申办陈述人之一,周成虎参加了申办2016年国际地理联合会大会。在申办过程中,我国代表团与日本、俄罗斯等国展开激烈竞争,经过一次次的艰苦答辩,最终取得了举办权。

开拓海洋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研究

    科研项目既累“身”又累“心”。为了做课题,周成虎泡在实验室,一干就是大半夜。有时,离开实验室后,突然有了新想法、新问题,是让这些新想法湮灭还是继续工作呢?答案是后者。

   “在未来的数字海岸海洋中,各种海洋上、海岸上以及船舶、航空、航天上的传感器将组成一个无阻碍的传感网络,实时实地地获取各类信息,然后,通过网络进行数据、计算、常识等的交互,完成海洋环境的模拟、预测预报,并以数据、文字、图形、图像和视频等方式,通过网络,提供各种信息或常识给公众,为科学研究、开发利用、国防建设和综合管理提供基础平台,为防灾、减灾和救灾以及应对区域突发事件等提供辅助决策信息等。”这是周成虎早在2006年就提出的“数字海岸海洋”理念。为此,周成虎在海洋地理信息系统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开拓了我国海洋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研究与应用,建立了海洋地理信息系统技术体系与示范应用系统。其研究成果已在海洋渔业生产与指挥、海岸带环境管理等方面得到应用推广。

    要第一个吃螃蟹,需要勇气。没有任何现成的东西可供参考,一切都要创新。他带领团队在充分调研、反复实验的基础上,以空间数据的常识挖掘、地学智能计算、洪水灾害的数值模拟分析与评估信息系统、遥感影像的地学分析与应用等为主要研究领域和方向。在数字地貌工程方面,他研究建立了数值地貌分类与编码系统、基于遥感和地理信息系统技术的数字地貌解析技术体系,出版了《青藏高原地貌图集》(电子版),建成了全国1∶100万地貌类型共享数据库系统,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周虎成说:“做自己喜欢做的、感兴趣的事,也许就是童心吧。”

建议建立水资源交易体系

    科研的道路上有很多“硬骨头”,这些“硬骨头”就是别人做不了的项目,然而,周成虎却善于啃“硬骨头”。

    我国水资源有一个基本格局,“南多北少,东多西少”,而且这种格局的变化还在加剧。华北是水资源最敏感地带之一。周成虎带领研究组通过卫星遥感可以看到河流是否干枯、是否变小。在最近10年,许多河流干枯严重,从常流河变成了季节性河流。对于华北地区这样的半湿润地区,是水资源最敏感地带。华北地区有超过70%的河流都已经变成季节性河流。整个华北平原以前打到300米以下就有水,现在要打到500米。

    周成虎曾三次到白洋淀作农户和湖泊水质等调查。白洋淀是北京周围比较大的湿地,过去,白洋淀的功能主要体现在防洪、农业灌溉等水资源利用方面,生态功能只占一小部分。但现在,白洋淀已经没有多少水了,应该以生态功能修复和生态保护为主,不应以发展农业经济为重要内容,应该重新对白洋淀功能做规划,比如以生态环境保护为核心,作为湿地保护,恢复一定的水面积。

    “还有,国家要解决污染问题,就是上游不要污染、水源地不要污染,另外,就是要做到污水处理。但大家国家,包括北京,还没有达到100%的处理率。大家经常开这样的玩笑,从外地调1吨的干净水进来,也就是给本地产生了1吨的废水。因为如果用完不处理就变成废水了,必须要提高本地的污水处理率。”周成虎赞成建立水资源交易体系。尽管水资源交易实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是,周成虎满怀信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