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3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7期>>第37版:缅怀史地泰斗侯仁之
 
缅怀史地泰斗侯仁之
 
 
2013-12-26 17:03 编辑:文/柳哲 浏览量:2854人
 
 

 
 

     我在北大游学十七八年,认识的北大教授不少,但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侯仁之先生。

    我初识侯仁之先生,是在1998年。当时北大建校100周年,我正在北大出版社文史哲编辑部兼职,曾同编审梁惠陵一起送样书,登门拜访过侯老。那一次,有幸见到德高望重的他,由于他年事已高,不便太多打搅,交谈片刻后,就起身告辞。之后,我每每走过燕南园,都会在侯宅院门前留恋驻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偶尔看到侯先生夫妇,相扶幸福散步时,也无不默默地祝福他们。
    侯仁之先生德高望重,著作等身。从小喜欢历史地理和乡土学问的我,对他仰慕已久,他的著作,我几乎都拜读过。1996年3月,仰慕北大的我,为了研究浙东学问与中国家谱,负笈北大,开始了十余年的北大游学之路。
    2005年8月13日,我曾与原北大中文系办公室主任张兴根先生,再次登门拜访。侯先生出门迎接,只见他颤颤巍巍,从他的眼神里可以感受到他的好客。落座后,大家把一张“五四”时期的抗日宣传单,请他帮忙鉴定时,他很是遗憾地说:“前段时间摔了一跤,脑子不管用,许多东西都想不起来了! ”并连连地说“对不起”。看着他无限愧疚的样子,大家也感到莫名的酸楚。大家起身离开时,只见他泪水涟涟。据说,侯先生的胞弟,原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不幸在抗战中遇难。大家的话题,也许让他触景生情,感伤落泪。

长寿之道
  北大的百岁寿星,屈指可数。夫妻双双,如此长寿,到底有什么秘诀呢?
  我的乡党、恩师、原北大中文系张兴根先生对此最有发言权。他与侯老是忘年交。相交40余年,对侯老的生活起居与养生之道,非常了解。他归纳总结了他的五条长寿之道:“一是夫妻和谐恩爱,相敬如宾,互相理解,互相支撑。夫妻几乎不吵架,有问题也都及时沟通。在生活方面,侯夫人对侯老关怀备至。
  二是生活朴素,饮食清淡。从不大鱼大肉,粗茶淡饭,怡然自得。注重食补,平时多吃蔬菜、杂粮和豆制品,对老人家的健康非常有益。
  三是特别注重身体锻炼。在燕大上学期间,他经常参加学校的体育活动,还曾得过全校长跑冠军!他还擅长徒步旅行,1955年秋天,侯仁之在北大给新生入学的第一课,就是带学生二三十人,从北大西门出发,往西,走挂甲屯……边走边先容北京的历史和变迁。80多岁时,还和师生一起去西北田野考察,与师生同吃同住。晚年,他和夫人更是坚持锻炼,每天散步,在未名湖或燕南园,经常可以见到他们相扶而行的身影。
  四是性格豁达、心情开朗。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遇到困难时,从不惊慌失措,往往从容处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到宠辱不惊。
  五是待人热情,乐于助人!我今年74岁,与侯老是忘年交。每一次到侯老家做客,交流都非常开心。每一次,他们夫妇俩都要送我到院门口。他们不独对我如此,对所有上门的客人,不论年纪大小,也无不如此。侯老,对同事和晚辈,相处融洽,从不生气。他经常帮助别人,特别是那些慕名远道而来,登门求教的年轻人,他从不摆架子,都是热情接待,从不拒绝……”
  侯仁之的散文集《步芳集》,曾生动回忆了他大学二年级暑假旅行一段经历:“6天的旅行,独自一人徒步300公里,横穿华北大平原,实地考察了一个古代湖泊遗迹、一座古城遗址和一处古战场。这6天,我曾在炎炎烈日下迷失方向,冒着大雨在泥泞的土路上跋涉,只身横渡横亘在眼前的大河,也曾在牛棚的干草堆上和一头驴子共眠。”
  
痴情北京
    美国国家地理学会曾如此评价侯仁之“是中国学术成果最丰厚、最富有激情的地理学家之一”、“是当代地理学的世界级领导人物”。侯老从20岁来到北京,在北京生活了80年的时间,北京可谓是他的第二故乡。他一直致力于北京城市历史地理的研究与保护工作,对北京的感情可谓是“知之愈深,爱之弥坚”。
  追寻侯老的足迹,他对北京“一见钟情”起始于北京东站, 1931年的初秋,那年他20岁。第一次见到北京东站时的情景:“那是我在中学的最后一年,1931年的初秋,我从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来,到了北京城,夕阳西下的时候出北京东站,那个东站在前门外的东边,现在搬家了,随着人群走出来,灯火辉煌之中,我看见正阳门的箭楼雄伟孤立在那儿,那时候城墙可以看到一个城门,从城东可以穿过去,雄伟的建筑,深厚的城墙,就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就在那一刻,他深深爱上了北京。
    侯仁之所说的北京东站,就是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人们俗称前门火车站。这座火车站建成通车于1906年,车站一经建成,就成为了当时全国最大的火车站,也是进出北京城的重要门户。
  1995年,宣武区政府拟根据侯老关于北京肇始之地的学说,在广安门外的北滨河公园修建一座建城纪念碑。侯老在审阅了设计图纸之后,便带领组织方代表去实地考察。当大家抵达白云观西墙外之后,侯先生告诉大家,这里就是‘蓟丘’所在地。将近中午,侯老对设计方案一直未置可否。区宣传部长问我其中缘由,我说:侯老的学术研究成果表明,北京城的肇始之地,蓟城位于广安门内外一带,而蓟丘纪念柱安置在北滨河公园内,自然不合适。我建议将‘丘’字改为‘城’字,即改称‘蓟城纪念柱’。侯老不仅同意了这一修改,还为柱前的石碑撰写了碑文——《北京建城记》。”
  侯仁之的百岁生命中,为北京重彩浓墨写下了一笔,他与北京也结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不解之缘。
  
德艺双馨
    侯老德艺双馨,为学扎实,做人低调。不是专业上的事,从不愿多过问一句。提携后进,不遗余力。他毕生搜藏的地理文献资料,可谓价值连城,但他却无私地嘱咐亲属,要求把它捐赠给母校北大图书馆,体现了老一辈学者的高风亮节。
    侯仁之百岁寿辰之际,国家历史学问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规划大师郑孝燮先生的贺词:“历史地理权威,古都北京情深;功高百岁不老,大道一统归根”,著名古建专家罗哲文先生的贺词:“史地泰斗,德高望重”。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的贺信:侯先生在百岁人生中,亲身参与和见证了中国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历程。半个多世纪以来,将个人追求,紧密融入国家发展进程,奠定了现代中国历史地理学研究的基础,开辟了崭新的学术领域。您以传承中华文明为己任,为北京的城市规划与建设、为中华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提供了重要的科学论据,作出了杰出贡献。您致力于教育教学,为国家和民族培育了许多优秀人才,成为海内外学界,共同尊崇的一代宗师。您坚守爱国报国、追求真理、淡泊名利的情怀,耄耋之年,仍辛勤耕耘,展现出高尚的人格风范,为全社会树立了典范。
    朱祖希是侯仁之先生的高足,现任北京地理学会副理事长。他与侯老交情深厚。他回忆说:“回想我本人的求学经历,曾经对我授业解惑的老师不下百位。但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侯仁之先生。1955年,我有幸考上了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当我挑着竹扁担,随着人群走出前门火车站,巍峨的正阳门城楼瞬间震惊了我。”
    顾颉刚,燕京大学的著名历史学教授、爱国学者。他曾在一篇文章中,满腔热情地勉励青年“不要空谈救国”,要“到民间去”,“要把自己的脊梁竖起来,真正去唤醒民众”。侯仁之深受顾颉刚先生这篇文章的影响,他也萌发了到民间去的想法。因此潞河中学校长陈昌佑建议侯仁之去投考燕京大学历史系。侯仁之与胞弟侯硕之商量是学医、还是到燕京大学学习历史?侯硕之说:“学医只能给个人看病,学历史可以给社会看病。”弟弟的一番话,使侯仁之豁然开朗,改变了他学医的志向,决定报考燕京大学,投师顾颉刚,改攻历史。
  1932年,他考取了燕京大学历史系,与燕京大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知识、爱情、事业都与燕大息息相关。在顾颉刚先生等名师的教诲与提携下,他成为了我国地学界举足轻重的大师级人物。 
    侯仁之百岁寿辰,张兴根先生曾作诗以贺。这一首贺诗,恰是侯先生高风亮节、百岁人生的高度概括,引述如下,作为本文的结尾:
    扎根燕园,岁月悠悠。甜酸苦辣,几度春秋?折磨受尽,二度拘囚。霜凌雪辱,士节不丢。疾风劲草,浩气如虬。煨莲颉刚,学界一流。导师指引,晚生筹谋。历史地理,开拓研究。京郊古迹,西北沙丘。实地考察,双臻丰收。教科兴国,昂首排头。桃李满园,笔耕不休。硕果累累,馨溢五洲。少壮志远,晚节劲遒。虚怀若谷,境界深幽。爱我中华,甘为孺牛。

编辑系中国东方学问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华姓氏大讲堂创办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