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34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7期>>第34版:测绘助力良渚考古新飞跃
 
测绘助力良渚考古新飞跃
 
 
2013-12-26 16:50 编辑:采访/董亚欣、李培宏、郑建明 执笔/徐培 浏览量:2994人
 
 

 
 

     良渚学问是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学问之一,分布在长江下游的太湖平原,其中心在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遗址群。良渚古城是目前所发现的同时代中国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古城址,堪称“中华第一城”,也被誉为继上世纪殷墟发现之后中国考古界又一重大发现,堪称国家文明探源工程的重大考古成果。良渚古城遗址为中国文明起源的研究提供了新的重要资料;而现代测绘技术的应用使各种考古数据的采集和应用更加规范,为考古研究提供了新的手段,推动了考古事业的新发展。


文明的曙光——中华五千年文明探源
    来到良渚考古挖掘整理现场,不同土质土色形成的遗迹仿佛诉说着近5000年前尘封的历史;保存完好的古城墙和宫殿基址,可以想象,这里曾经诞生过神奇的王国。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在废墟中挖掘寻觅,揭开了5000年前古文明的神秘面纱。在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该所考古领队王宁远先容了良渚学问遗址的由来及发掘的过程。
    良渚遗址是余杭县的良渚、瓶窑、安溪三镇之间遗址的总称,是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聚居的地方。其中的良渚古城是近些年来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最重要的发现项目之一。王宁远说,长时间以来国际上都不承认中国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 在学术界,文明的标志是具有国家形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需要找到证据来证明。国家形态、阶级社会具体的物质体现是城址、大型礼制性建筑如宗庙、广场,文字等。本质上,文明社会才具备强大的社会动员力。筑城需要调动大量的人口,要有很高的调动能力、组织能力,只有具备国家形态的社会才具备这种能力。”
    目前可确证的是,良渚文明已经发展到高度的专业分工、具有悬殊阶级差异的阶段。在良渚博物院里,出土的玉器、石器、陶器等随葬品及墓葬等级的不同证明,五千年前的良渚早就不是人人平等的原始部落。
    良渚古城遗址的发现源于一次意外。2007年,保护区内居民外迁,安置房要建在良渚文物保护区,依照惯例要先进行考古。在安置点下面,考古人员挖掘时发现了宽60米、全部用石块铺成的地基,这些石块明显是人工从外面搬运而来,沿着地基寻找,考古人员居然找到了一座古城。良渚古城规模巨大、堆筑营建考究,以面积达30多万平方米、高约10米的莫角山宫殿遗址为中心,城墙围合面积约3平方公里,随后,外郭城也相继找到。这一发现,让中国这一阶段最早的都邑水落石出,成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实证。
    在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主任刘斌先容,2006年至2007年间,经过近两年的勘探和发掘,才发现并确认良渚古城。良渚古城考古成果意义重大,这是长江下游地区第一次发现史前时期的城址。良渚古城的发现将良渚学问和中华文明起源的研究,推向了更高台阶。
    2007年以后,良渚遗址的发掘工作一直持续进行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也一直持续考古研究。“保护区的面积大概是42平方公里,这几年每年挖掘3000平方米左右,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家的挖掘工作以保护为主,考古人员在了解清楚后将对现场进行回填,良渚的发掘工作可能会和上世纪发现的殷墟一样,50年甚至100年都将持续下去。”王宁远说。“良渚古城的年代,保守的估计是距今至少四千六百年。可以判定这里就是一个国家,不是原始部落。良渚古城发现的重大意义在于它实证了中国五千年文明。”

现代测绘技术与考古的结合
    考古是一门综合性、涉及面极广的科学,不但需要了解历史、地理、文学与艺术等人文科学,而且要懂得工程技术科学和自然科学相关常识。引入测量仪器及技术,与考古行业相结合,考古测量手段也走向了现代化。
    在良渚遗址考古工作中,考古人员将现代测绘技术和田野考古结合起来,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王宁远说,考古的传统测量方式一般是利用罗盘与卷尺进行布方与地形测绘。以前,考古挖掘工作都是用卷尺和罗盘定点,每一次的基准点都是随机选取,因此在42平方公里内不同的遗址是不同的坐标系,方向用手工的罗盘定,误差很大。

    良渚古城发现后,这里建立了涵盖整个良渚遗址范围的考古测量控制网,这也是目前考古界最大的控制网。目前,在大遗址里使用控制网还比较少,良渚遗址的测量控制网是现在国内实际运行的、做的比较好的控制网。王宁远说:“大家在几百平方公里内做了控制网,统一坐标系。”这也将有利于考古工作的全局性考虑,原来的探方坐标系统是零散的、不统一的,有了规律性的编号系统,不仅提高了精度,更便于记录。这对大遗址测量来说是一种较好的方式,也为遗址区考古的长期规范化统一记录打下了基础。
    而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全站仪、RTK、成图App等测绘仪器和技术在浙江考古领域的应用,特别是在全国著名的良渚古城遗址考古与挖掘中的应用,使浙江考古界的仪器装备水平上了新的台阶,把考古测量从拉卷尺的传统时代迈入了数字化、高科技的全新时代。在良渚发掘工作中,先期用RTK定点、测量布方,开10×10米的探方进行发掘。单个探方内部的精细测量,全站仪则比较适用。而对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成图App的应用,更便于数据的分析和解读,也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良渚遗址由于测量范围较大,用RTK测图并数据成图后,利用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App进行DEM高程分析,考古人员很惊喜的发现有规则的地物,类似城墙的轮廓,随即经过一番寻找考古人员轻松地找到了古城城垣。 
    近几年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运用GIS、DEM数字高程模型等测绘手段,对良渚古城城外进行了考古勘探,基本明确了良渚古城城垣外廓的形状结构及分布范围,了解了良渚古城的堆筑方式和结构,离古城7、8公里处的西北角还有长短不一的水坝,这些坝体构成了良渚古城外部一个庞大水利工程系统。这些重大发现对中华五千年文明探源意义深远,也为良渚古城申遗奠定了坚实基础。
    2009年,正是对测绘技术等多学科科技手段的综合利用,良渚古城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更科学、严谨,有了阶段性、实质的研究成果,良渚古城遗址考古工作获得了中国考古界的最高奖——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一等奖; 2013年8月,良渚古城考古新发现入选 “2011年至2012年世界年度十大重要田野考古发现”。良渚古城遗址的入选,表明遗址的价值及遗址挖掘工作的综合技术水平得到了国际考古学界的充分认可。
    在良渚博物院,院长蒋卫东先容,2012年良渚遗址被列入《中国世界学问遗产预备名单》,2016年,将申报世界学问遗产,良渚遗址的保护力度和保护成效得到全国考古界的充分认可和国家文物局的高度评价。蒋卫东院长说,申报世界学问遗产是一项专业性强、有着严格程序的工作,而测绘仪器、测绘技术的应用为充分挖掘良渚遗址、突出考古普遍价值、提升良渚遗址申遗工作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运用RTK、GPS、全站仪等测量工具测得的数字化地形图,完成了考古测量纸质地图变为数字化地形图的历史性转变,并为以后共享测量数据资源、进行遗址多维度的空间展示提供了技术支撑。
 


地形分析后图纸上依稀可见的城墙轮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