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4期>>第27版:怀念雪
 
怀念雪
 
 
2013-03-19 14:10 编辑:文/赵斌 浏览量:2995人
 
 

 
 

    记忆中,儿时的冬天是非常冰冷的,至今我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有那时冻疮留下的疤痕。关于雪的记忆很多,现在回想起来竟是满心地向往。冬至过后,下雪是经常的事情。一种情景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觉醒来,推开门一看,哇,室外早已是一派冰雪世界,那种洁白无瑕让人心醉不已。一种是渐进的,先是颗粒状的珍子雪(很像北方农村常吃的苞谷珍),落在衣服上沙沙作响,像蚕吃桑叶的声音。逐渐地,雪片越来越密,雪量越来越大,雪花满天飞舞,纷纷扬扬,漫无际涯,很快山川田野就披上了厚厚的白袍。瑞雪兆丰年,每当这时,村里老人总是乐呵呵地说:“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人们常喜欢用“童话世界”来形容大雪过后的景象。在雪地里玩耍,是孩子们最开心不过的事情了,堆雪人、打雪仗、踩脚印,一个个小手和鼻尖冻得通红,在雪地里追逐嬉戏,留下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最过瘾的就是悄悄地将一团雪塞进小伙伴的脖子里,冷的对方“啊呀!”一声惊叫,然后抓起一把雪就来追赶,大呼小叫地说要报仇,刚刚堆好的雪孩子笑眯眯地看着这热闹的场景。
    妈妈常说:“二九二,冻破树;三九三,冻破砖。”那可真是滴水成冰呀!儿时,村里有一个很大的池塘,到了冬天,冰有十公分厚,成为村里大人小孩的游乐场。孩子们在上面滚铁环、滑冰,大人们则在上面歪歪扭扭地骑自行车。有一次,我和伙伴们在冰面上玩。池塘边上的冰层较薄,快要上岸时只听咔嚓一声,冰层断裂,我惊叫一声就顺着冰窟窿掉了进去。只记得双手乱抓,旁边的大人惊慌中一把抓住我的小手,一使劲就将我从窟窿中提溜了出来。我浑身湿透,吓得浑身发抖,连哭都忘了。旁边早有人跑着去叫妈妈,伊狂奔着跑到池塘边,抱着我大哭起来。村里人说:“赶紧给娃把衣服换了。”妈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带着我回家。我赤条条地趴在炕头上,看外爷在屋里烧了一大堆火,将棉衣架在上面烤,结果衣服是烤干了,但烧了好几个窟窿。
    小孩子的内心如同雪一样洁白无瑕,但也因为幼稚常干出一些傻事来。上小学时家里盖房,大家一家借住在一户人家里,他们家的二儿子刚娃和我是好朋友。有一天午饭后,刚娃提议将鞋子塞进灶坑里,用炉灰埋起来,煨热了穿上好去上学。我闻言马上行动,从热炕上跳下来,用木棍扒开还冒着火星的炉灰,将两人的棉鞋埋了进去。结果没几分钟,就闻到浓浓的焦糊味。我俩赶紧将鞋子从灰堆里扒出来,鞋面上还冒着火星呢。我一着急,一下子将鞋扔进了水盆,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烤焦的鞋面遇冷立即变成了碎片。见状,我俩吓得目瞪口呆。后来,妈妈熬了几个通宵,又给我赶制了一双新棉鞋。
    小学时学会的一首校园歌谣,到现在我都记忆深刻:“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着大家校园/漫步走在这小路上/脚印留下一串串/有的直有的弯/有的深啊有的浅/朋友啊想想看/道路该怎样走/洁白如雪的大地上/该怎样留下/留下脚印一串串”。直到现在,每每见到漫天飞舞的雪花,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小声哼唱起来。
    参加工作后,因为从事测绘工作的缘故,沐雨栉风行走四方,爬冰卧雪已成常态。2004年,我和一名同事深入天山腹地做像控点,在翻越积雪覆盖的皮亚孜达板时,山坳里的积雪超过了一米五,四头雇来的牲畜任凭向导怎样吆喝和棍打,就是在达板顶上打转不敢下山。2005年春节前夕,我随中队在豫西的伏牛山里从事像片控制测量。时值隆冬,山里朔风刺面,积雪过膝。其中的一个像空点让大家吃尽了苦头,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顺着杳无人迹、铺满积雪的山谷往返近十公里。积雪不断地灌进鞋子,融化成水,双脚被冻得失去了知觉,膝盖以下的裤子挂满了冰块。2006年,我有幸参加了中尼边界第三次联检野外测绘,在喜马拉雅山里攀爬了近四个月,很多次将帐篷搭在5400米左右的雪地里,多次亲眼目睹了雪崩的骇人景象。
    2005年到机关工作后,到野外的机会大大减少了,猛然发觉西安的冬天越来越难见到下雪了,也远远没有儿时那么冰冷了。很多次天空异常阴霾,预报中也说有小雪,满怀喜悦地等待雪花的降临,但每每总是失望,即便下雪了,也是小得可怜。记得2010年冬天的一天,我在办公室加班到晚上9点多,出门后猛然发觉,哇!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雪花。顿时,巨大的喜悦在内心激荡,当即决定步行8公里回家。顺着文艺路走到文昌门,顺着千年古城墙缓步慢行,耳边响着沙沙的落雪声,四周异常宁静。此刻,绝大多数市民都早早回家,边享受着暖气边收看电视,相信也有很多人已经酣然入眠。到永宁门,地面上已经落了一层积雪。我一个人寂然地从公园里走过,脚步放得极轻,生怕惊动了古城的梦魇。
    晚上10:30左右,大街上的人猛然多了起来,特别是年轻人,三五成群,欢呼雀跃,争先恐后地用相机留住这迷人的时刻。我欣喜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心想明天会有更多市民欣欣然迎接这场姗姗来迟的落雪吧。不成想,翌日一大早,温暖的太阳普照大地,原本不多的积雪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就跟没有下过似的,心中无限怅然,心想,昨夜里早早入眠的市民是否会无比悔恨呢?
这几年,深居都市,越来越难见到下雪了,以致竟成为心结,不由自主地对媒体上和网络上有关雪的报道多加关注。
    2008年初齐齐哈尔全国冬运会时,黑龙江久不降雪,而彼时彼刻,我国一向难见冰雪的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却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罕见冰雪灾害。国际上已经连续好几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遭遇雪情危机,人们记忆中冰天雪地、冰清玉洁的童话般的冬奥世界,已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却是暴雪不断,雪灾当道。诚然说冰雪与冬奥会“躲猫猫”是句玩笑话,但近年来全球气候变化异常,自然灾害频繁,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却是不争的事实。


    据报道,海拔5896米的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的山顶积雪融化、冰川消失现象非常严重。非洲赤道的核心地区,被誉为“月亮之山”的乌干达温泽雷斯山的冰川也在迅速消退。科学家们曾预言:非洲三大高峰的冰雪会在未来的二十到五十年内消融。这种现象同时在南美的安第斯山、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和亚洲的喜马拉雅山发生。《地球物理研究学报》刊登的一份报告指出,全世界三百多个大型冰川中,几乎每一个都在萎缩。报告说,这是由于受到了1970年以后全球变暖的影响。
    在我国,被誉为河西走廊的母亲山的祁连山,所有的冰川储量相当于比两个三峡水库还多的蓄水量。在全球气候升温的大背景下,由于人们的滥伐、滥牧、开矿、过度开发水资源等掠夺性开发,已经使得祁连山难以负重,冰川雪线不断上升,出现了草原退化、荒漠化加重、出山径流减少等现象,许多动植物资源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地。
    这几天,在电视上看到各大医院的儿童门诊人满为患,家长焦虑,医生说明说是因为冬季干旱少雪,空气干燥所致。
    快要6岁的女儿问我:“爸爸,为什么还不下雪呢?”我哑口无言。真是不敢想象,地球上无冰无雪将会是怎样一幅恐怖的图景。每念及此,于是加倍地怀念雪!
    热爱自然!
    保护地球!


(编辑系国家测绘局第一地形测量队职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