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1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3期>>第17版:索道测量的王牌之师
 
索道测量的王牌之师
 
 
2013-01-14 16:10 编辑:采访/陈会 整理/计娅娅、姜丹 浏览量:5681人
 
 

 
 

     山东省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一个以索道测绘闻名于业界的单位。30多年来,它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全国的大部分省区,完成了全国90%的大型客运索道的测量。它的业务量饱满,平均每年都有二十到三十条索道等着去完成。如此看来,被冠以“索道之最”、“索道大王”美称的山东经纬确是名副其实,那么它的过人之处究竟何在?


牛人杨云涛
    要了解山东经纬,不能不说一说接受本次采访的主人公——院长杨云涛,在业界,他可是响当当的牛人。“我才来单位的时候,因为身体素质好,胆子大,个子小,适合钻山,所以当时就做索道测量。如果哪个项目因为山比较高险,不管我在哪里,都会把我调回来。那时候我做的活工期安排合理工程质量也高,毕业不到三个月就到作业组当组长了,之后就做矿井测量,整个我经手的有七八十个矿。1996年机场扩建,我又去从事机场测量,那时候那个机场项目还得了奖,接下来就开始挑大梁了。我经手的项目非常多,但是都没与出现过质量问题,有次在黄山干活,干完都在回去的路上了,到半路感觉有个地方不对,就看资料袋,确实有个测量的坐标展点不对,又半途下车坐车回去,后来业主方对大家这种态度非常满意,之后再有项目,都会直接指定大家来做。”
    杨云涛,毕业于南京地质学校工程测量专业,来到单位后,凭借着吃苦耐劳的测绘精神,以最大的热情投身于索道测量的工作中。
    领导敢于用人,而杨云涛敢于担当。不到三年,他经手的项目赢得了客户的信赖、市场的口碑,也得到了单位上上下下的赞赏和认可,并被委以重任。他1996年参加工作,2000年便担任单位副主任,2011年任大院副院长,现担任院长。他谈起单位时,眼神中充满深深的感恩之情,“现在,我能在这个位置上,离不开单位老领导和职工的支撑和帮助。”执掌经纬,他不仅没有因为繁忙的工作而荒废技术,反而持续不断地加强自己的技术实力、业务能力,他先于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现武汉大学测绘学院)修完了专科,又在山东科技大学本科毕业,目前在读山东科技大学的函授研究生。
    这位索道测绘牛人,带领山东经纬不畏艰难,勇于拼搏,追求卓越,在国内外创下一个又一个奇迹。关于他的事迹,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委书记、局长金兰曾在她的文集《地矿手记》中有真实地记载:
    据说,在全国现有的360条高山索道中,由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主持测量的达300条之多,而杨云涛就参与测量了270条。从这个数字上大家可以想象出,为了打造索道测量这块知名品牌,仅有33岁的杨云涛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做出了多么大的贡献。
    四川有座雪山叫达古雪山,海拔3600米以下是莽莽的林海,3600米至4400米为乔木和灌木的混生带,4400米以上就是皑皑白雪与令人炫目的冰川了。这样的高度,空气稀薄,风力强劲,烧水不开,做饭不熟,昼夜温差可达25℃。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决策者们决心要开发达古雪山,而索道建设则是开发规划中的重点项目。按照设计,索道要建立在3620米到4850米之间,造价为1亿元人民币,这是当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索道。
    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毅然承接了这个任务。实话说,在雪山冰川之上测量索道线路他们并没有多少成熟的经验,不用说没有经过专业登山训练的测绘队员,就是训练有素的登山队员在这样的雪山面前也要畏惧三分。当杨云涛带领5名队员刚刚到达索道下站的位置,就已有3名队员呕吐不止,无法前进。杨云涛只好决定在下站位置处支帐篷基地,由自己和另一名队友在当地藏族兄弟的帮助下相互搀扶着继续冲击新的高度。剩余的路程更为艰难,肆虐的寒风,齐腰深的雪,每走一步都很艰辛。到达目的地时,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和过分的体能消耗,另一名队友已站不起来了。杨云涛只好一个人操弄仪器,测试高差、角度、距离。无数次的摔跤,无数次的风险,杨云涛和他的队友们坚持了下来。
    在中间站,杨云涛一待就是9天。那是怎么样的9天!不能涮,不能吃,只能吐。最后两天,杨云涛连与帮工的藏族兄弟们对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手语比划,每走一步,都需要藏族兄弟的搀扶。有时候,搀扶着不行,就一点点地靠爬行去完成测量数据。
    20天后,当脱失原有形象的杨云涛他们完成任务下山时,迎接他们的州委书记激动地流出泪水,和他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藏族姑娘们则向英雄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用嘹亮的嗓子放声歌唱,他们冲击世界索道测量纪录终于成功了。



总经理杨云涛
 
索道测量之最
    当《地矿手记》中的“索道英雄”杨云涛真实地坐在大家面前时,这位有着测绘人的朴实和坚定更令大家肃然起敬,大家因此对经纬工程测绘勘察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记者(下简称记):请您给大家简单先容一下索道测量的情况。
    杨云涛(下简称杨):大家占有全国90%以上的客运索道和滑雪场索道,剩下的一小部分就是项目太小,但是最终大家还要参与施工;还有一部分就是地方保护原因,比如长达7公里的天眉山索道,因为投资的原因,由当地的单位接手,但是到了施工的关键环节还是得由大家把关。大家单位是索道之最,名副其实索道大王,去年党支部还被省委表彰,索道属于精密工程测量,大家所使用的仪器都是走在最前端的。除了陆地的,很多地方都有跨海和跨河索道。有些边远山区地区孩子上学就用钢索,在这些方面大家都有公益性质的业务提供。
    这些年大家经手的大型索道很多,比如现在世界海拔最高的、达到五千米的四川的达努索道;世界高差最大的大理的苍山大索道,从山下的七女池一直连到山上的一马池,总高差约1648米,单线全长5555米;还有长达7公里的天眉山索道。
    “大家平均每年有二十到三十条的索道”,因为索道勘测以后施工时间很长,前期准备很繁琐,每年大概建成有十条左右。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建成的那些,因为当时的建设要求不高,游客量也不大,从景区的方便度和舒适度上已经跟不上现在的需求了,所以还有改扩建这些业务,大家主要做测绘的勘测和建设完后的验收,以及检验直线性、扭曲和水平度是不是和设计一致。
    记:现在的业务构成是怎样的?
    杨:原来大家的业务仅限于工程测量,主打索道测绘和机场测绘。山东全省和江苏等地的机场测绘项目都是大家做的,主要是包括机场专题图、监控障碍和应急救援等方面,这个确实是大家拿手活。但是每个单位都要追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所以大家从单一的工程测量转入地籍测绘,包括现在还有海洋测绘和航测等业务。索道和机场测绘收入原来基本上占院总产值80%-90%的比重,随着基础测绘市场的增大,现在降到30%左右,但是市场份额还是很高,合同额不大,但是利润率占到单位的60-70%。
    测绘业务方面,刚开始省内基本上没有业务,当时业务来源就是靠内部分配,物探、地质测线或者地形测量,跟国土局和规划局没有联系,没有基础测绘方面的业务。当院长后我感觉大家的业务市场单一,接下来从枣庄的地籍测绘百万的项目开始做,市场打开缺口以后,业绩量增长很快。       
    记:国家局一直在提倡“走出去”,经纬院在国外市场承接的业务情况如何?
    杨:从2004年的时候,大家就响应国家号召开始承接国外的索道项目,包括一些非洲国家和东南亚国家的援建项目和市场项目,在欧洲国家大家主要是进行考察。进口仪器和国产仪器分占索道测量所需要的主要工具设备的市场。原来从技术到设备完全依赖国外,在亚姆莉大冬会的索道测量,大家这边人员承接项目,他们一看大家的作业方法,综合实力比他们更好,加上国内这种随叫随到的服务态度,后来外方就不提供技术服务了,由大家辅助完成。
    在国外市场,索道测量业务中大家就提供前期的勘察和中间的一些技术服务,这在整个索道建设中所占的分量很小,所以一直是处于一个从属、辅助的角色;但是在国内,大家完全处于主导地位,索道建设的方方面面大家都参与进去,在国内索道业务提到经纬院,没有不知道的。索道建设成本国产和进口的差价为十倍,一般的都放弃选用进口索道。索道一旦建立起来盈利都非常高,维护成本低,易于管理,所以像黄山这样游客量大的地方选用的就是进口的。

“数字索道”建设
    杨云涛先容,“管理方面,大家向同行考察学习”。根据单位自身的特点,请专业的项目管理企业进行培训,周期三年,很多方面都在随着现状不断调整,不断完善。根据员工特点推行激励性措施,加强自己的党支部建设,项目做到哪里,支部建设就到哪里。“有次大家到长白山一个村庄进行测量,进村以后大家的支部就跟当地的村支部进行沟通,得到他们的支撑和配合,项目非常顺利地完成,而反观当时一个同期测量的林业队,遭到了当地居民的阻扰和妨碍,工期拖长,效率就降低了。”
    今后的发展,将朝着数字化的方向发展。“发挥大家的专业优势,以后三个生产部门进行数字索道、数字矿山、数字机场等工作。”因为主管大单位是地矿系统,因此要发挥专业人才的优势,开展环境监测、地质灾害的预防、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物探等隐性的工程。“平台建设和App开发跟专业的企业合作,市场运作和基础维护由大家自己实施。‘数字索道’大家预估了一下,一次性投入会很大,之后需要的成本很低,但是前期要将很多关联单位牵到一块,这个还是很困难的,协调起来也很难,但是以后效益好了,大家发展自己的特色,不跟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