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32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2期>>第32版:漂亮厨师
 
漂亮厨师
 
 
2012-11-14 10:47 编辑:刘涛 浏览量:2882人
 
 

 
 

     早年间测绘外业作业都是以三、四个人组成一个作业小组,以作业小组为单位在测区的不同区域里进行作业,而且在一个地方一干就是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每个小组除了配备必要的仪器设备外,还要配备床、炊具等生活用具,由作业小组自行解决吃饭、住宿问题。就吃饭这项既普通又重要的工作来说,有些小组为了省钱,采用小组人员轮流做饭的方式(因此绝大多数外业人都会做饭),而更多的小组则是采用聘用厨师的办法来解决。

    聘用厨师没有什么标准,主要是要找一个讲究卫生一点的、饭做得好吃一点的、利索一点的人就行了。一般来讲,各个小组都是各自在当地找一个做饭水平相对好的家庭妇女。作为小组的厨师,除了负责小组的一日三餐外,同时还要肩负着“看家”的重任,从这个意义上讲,大家都希翼能找一个好的厨师。当然,对于测绘外业这种繁重、单调的生活来说,如果这个厨师还能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那就更好不过了。
    有一年,大家中队分成九个作业小组到一处兵团所属区域内进行作业。在场部进行了两天简短的分工和休整后,各个小组就开始分别前往自己的作业区域了。在分头行动的小组中,有的小组已经在场部聘请到了厨师,并一同前往了测区;有的小组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厨师,则是先赶赴测区,到了地方再去聘请。没几天,整个测区的工作就铺开了。各小组之间除了偶尔到中队部办事时能见一下面外,平时极难见面。而中队部的人则是不停地穿梭于各个小组之间。
    一天,中队管理员从老冯小组回来后惊喜地告诉大家:“老冯他们小组雇用的厨师太好了!二十出头的一个大姑娘,长得水灵灵的,而且做的饭味道好极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孩还非常勤快、利索,不光把小组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抽空把小组所有人换下来的衣服都洗了……”讲得眉飞色舞,让人心动。
    很快,“老冯小组有一个年轻、能干的漂亮厨师”这个消息就在各小组间传开了,大家纷纷以各种理由到老冯小组实地考察,一时间,老冯小组真是门庭若市,有时甚至同时有几个小组的人在他们那里。了解后大家得知,女孩姓李,是附近团场的待业青年,做得一手好饭,平日里总是变着花样地给他们做饭;她阳光又富有朝气,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嘴里啍着小曲,像个小蜜蜂一样不停地忙活着,把小组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通过亲身体验,大家普遍对小李的表现频频点头,无不高挑大拇哥,认为这个小厨师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更是一个近些年少见的优秀厨师。
    由于有了比较,许多小组就开始有点嫌弃自己小组先前聘请的厨师了,有几个小组长甚至都有了换厨师的念头。其中二组的小曾组长是一个眼里揉不得砂子的人,他从老冯那里回来后心里非常不平衡,嘴里不停地嘟囔:“老冯平时傻不噔噔的,命还怪好的,大家也应该换一个年青、漂亮的好厨子!”同时,他还提出了血缘关系理论,认为同一个妈妈生的孩子是有许多共性的。因此他又一次跑到了老冯小组,并且讨好地对小李姑娘说:“小李,你有没有姐妹呀?如果有的话请她到大家小组来做饭,你看行吗?”那时候,团场的生活很苦,许多人家里几乎没有工资收入,而且挣钱的机会也很少,能够到测绘队来工作并且获得收入是许多人的愿望。因此当小李听到有人问她的姐妹时马上兴奋地告诉小曾:“有的,有的,我有个姐姐大李,现在在家没事做,她也很想来咱们这里。”
    大李姑娘来了,大伙儿一看,更是不得了啊。姑娘皮肤白皙、亭亭玉立,又弯又细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而且一笑还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把在场的许多哥们都看傻了。大李和小李共同为大家做了一餐饭,以展示自己的厨艺。只见她动作娴熟、干净利索,一招一式都显得有板有眼,看得出来她平时也是训练有素的。虽然在做家务的有些细节方面还不如小李到位,但大李人长得更漂亮,性格也更泼辣,也不失为一个难得的好厨师。
    从见到大李开始,小曾组长的嘴就没有合拢过,跟着跑前跑后的,一会儿帮着提水,一会儿帮着添煤,生怕被别人抢先一步聘走。最后,他终于心满意足地聘请到了大李,并且兴高采烈地领回了小组。从此后,大李一个人把小曾小组的各项内务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整个小组的气氛一下子也得到了很大改观。
    小曾组长的行动让其他没有及时动手的小组长们悔恨不已。本来自己小组聘用的厨师还是不错的,做饭呀、打扫环境卫生呀什么的都蛮好,也挑不出太多的毛病,但是看到老冯和小曾小组所聘用姐妹俩的勤劳和热情,许多组长的心里还是痒痒的。大家对老冯和小曾是又羡慕又嫉妒,但仅仅是羡慕和嫉妒而已,正常的业务工作并没有因为厨师的问题受到影响。
    要说敢想敢干的组长还是要数四组组长小高了,他是一个从不认输、极好面子的人。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小高因为小组内务的一点小事把自己的厨师训斥了一顿,然后结清了工钱后让厨师走人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安排小组其他人在住地整理资料,自己驱车三十多公里去了老冯小组。他告诉小组其他人,他也去聘个年轻、漂亮的厨师回来。
    小高组长找到了小李,希翼小李帮他们小组找一个厨师,因为他坚信“与漂亮姑娘一起玩的女孩一定也漂亮”,因此找小李帮忙一定没错。小李听完他的请求后问道:“找个人没有问题,但你们有什么要求呢?”当着年轻漂亮的姑娘,小高组长不好意思说想要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因而故作潇洒地说道:“无所谓啦,只要勤快、饭做得好、讲究卫生就行了。”……小李很爽快地答应了小高组长的请求,并约定第二天让厨师坐着中队部的车直接去小高小组。
    第二天,中队部的车如约将新的厨师送到了小高小组。小组全体人员早就盼着看组长给他们找的新厨师了,因此几个人早早的就等在门外。当中队部的车停在小组住地门口时,大家马上就迎了上去,希翼能够发现一个大美女出现在眼前。可等车上的人全部都下来了也没有见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大家感到很纳闷,赶忙问司机:“大家请的厨师呢?”司机努了一下嘴道:“这位就是。”大家一看,顿时都傻了,一个个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站在他们眼前的这位新来的厨师是一位近六十岁的老太太,再一打听,这位老太太居然是小李、大李姑娘的妈……
    小高组长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本来想换一个年轻漂亮的厨师,可换来换去却换了一个老太太。当然这不算什么,反正又不是找媳妇,年轻一点老一点都无所谓,关键是这件事一旦传出去,那其他小组的人一定会看笑话了,那也太丢人了,也太伤自尊了!但是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总不能让一个老太太背着行李再回去吧?只好留下了。
    一段时间过去了,事情似乎已经结束了,大家伙也不再嘲笑小高组长了,一切又都回到了正常。但慢慢地人们又有了新的发现:所有与小高小组接触过的人都惊奇地发现,小高小组的人一个个都精神抖擞的,气色格外的好,而且心情似乎也都不错……这是怎么回事呢?
    紧接着,有人就去询问为什么。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问题的关键就出在这位老太太身上了。这位山东老太太可不得了,虽然已是近六十岁的人了,但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勤劳善良、聪明能干的人。她精明能干,还擅长烹饪。在小高小组当厨师的这些天里,她不但把小组的内务打理得有条不紊,同时还尽显自己的厨艺,变着法儿得给小组做一些可口的饭菜,而且还不重样,把小组这帮人吃得是心花怒放、满脸放光;另一方面,对待小组的人员,老太太就像对自己儿子一样关怀备至,谁该换衣服了,谁该理发了等等都一一过问,就连仪器箱子也帮他们擦拭得干干净净,简直是无微不至。有这样一位老人的关心、打理,小组人员似乎都找到了家的感觉,心情和精神头自然也差不了。
    此时人们又想起了小曾组长的“血缘关系理论”,认为这个理论正确无误,大李和小李姑娘之所以在做家务方面那么出色,完全是因为有这样一位妈。而小高组长也在许多场合下挺起了胸膛并扬言:“我的眼光是很犀利的,看问题总是比别人多看一层。你们请厨师请的是徒弟,我请的是师傅;你们请的是孩子,我请的是妈。”

此文编辑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测绘院院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