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27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1期>>第27版:院长车德伦
 
院长车德伦
 
 
2012-05-18 15:22 编辑:采访/袁小荣 执笔/赵敏 浏览量:3958人
 
 

 
 



 

天生的韧劲
       他出生在测绘之家,父亲和母亲都是老一辈测绘工编辑。十年文革,测绘军管,地方局撤销。为了生计,父母拖家带口地跟随黑龙江的一个电子军工厂南下贵州,到贵州以后,父亲被安排在一个印刷厂当车间主任。文革结束后,地方测绘局恢复,父母回到测绘行业,即今天的贵州省测绘局工作。
       车德伦从事测绘是一件很意外的事,不是因为家庭背景,也不是因为理想,而是因为赌气。八十年代初,就读于一所有名中学重点班的车德伦,高考不幸落榜,之后,他选择了补习,也正是因为补习,让他与测绘越走越近。那时劳动局组织招工,程序规范、严格,需要参加考试,择优录取。碰巧测绘局也在招工,允许内部子弟报名,车德伦报了名,父亲和母亲认为测绘行业苦,心疼孩子,坚决阻扰;父亲又是一位正派、要面子的人,也不希翼自己孩子去占名额。但是,车德伦还是固执地参加了考试。
       考试的命题难度只有初三水平,他作为文革后受教育比较系统的一批高中应届生,比起那些在社会上闲散三五年的、年龄比他大七八岁的人,他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试卷。考完以后,车德伦自我感觉成绩会是前几名,但最后政治处却通知说他没考上,这让车德伦又一次感觉很丢脸。想到一同参加考试的那些人在考场上不会做题拿着笔闲磨的情景,车德伦隐约地感觉到考试只是走流程,录取谁是早就安排好的。
       测绘局没有遵循劳动局招工规则的行为,让年少的车德伦很恼怒。他到政治处要求看卷子,政治处处长不给看,坚持说他没考上。他不搞清楚不罢休,处长最终告诉他,他的成绩排在第一,随后又语重心长地跟车德伦说:“我知道你只是来体验考试的,你父母也反对你来测绘局工作,所以大家就考虑照顾一些老同志的子女。”这番话,让年轻气盛的车德伦越想越不舒服。因为除了要遵循择优录取的原则以外,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如果一个家庭中老大没有参加工作,其弟妹可以免考,而那七个被录取的人家里的老大全部有工作。此时,车德伦已不是最初参加考试时的那种玩玩心态,青春期的叛逆心理使得他坚持要来工作。那年,他十八岁,选择了参加工作,没再高考。

敢闯敢为先
       当年因为车德伦“捣乱”,录取工作失去了秩序,测绘局一气之下让他们全部去做外业,七个人,车德伦是唯一的男生。而车德伦原本报了内业,成绩又是第一,本应是做内业的。车德伦没有计较,他跟随队长踏踏实实做航测,四五个月的时间,就是现场记录手簿,回来查看记录表,实际上就是服务工,谈不上理论。完成外业任务回来后,他果断去西安读了三年书,潜心深造。八九年回到岗位,开始真正参加项目,不久就当了大队长。那时市场经济已经拨动着云贵高原上测绘人的心弦,车德伦受队里两位年轻人影响,对市场经济的研究和认识与时俱进。
       1991年,车德伦被调到院里的质检科当质检员;两年后,被调到内业队当副队长;1995年年底,他调到测绘三队当队长,全队外业训练,扭转了三队连前期地籍调查都搞不下去的局面。也正是在三队期间,他开始跑市场找项目。创业艰难百战多,他带领三队,项目不分大小,哪怕只赚一毛钱,三队的财务管理细致到连一瓶矿泉水也要记下来。1998年,他们的业绩已经做到了两百万。不久,三队的“股份制”、“数字化”改革率先开展。
       然而,那年正是贵州第一测绘院最悲哀的时候,全院产值四百多万,仅仅是三队的两倍,条件艰苦到冬天窗户只能用塑料布钉上,员工发不出工资。
副院长的“三把火”
       2000年,车德伦以97%的选票当选为贵州测绘院副院长。上任后,他马上挑起两个重担,一个是管理,一个是经营。队里缺乏经营人才,于是车德伦开放中队,引导中队的一些老队长走市场经济;同时,在他的提议和筹备下,测绘院陈旧的办公大楼也装修一新,整个测绘院的面貌和形象大大提升。2003年在党校中青班学习期间,车德伦始终没有停止思考院里的发展问题。回来后,他向院党委上报了三个问题:第一是“知青”老职工的工作问题。那时做产值,老同志与年轻人的业绩相差很大,年底分配,队长很为难,车德伦建议同时给他们在岗待遇和离退休待遇;第二是中队改分院。他说建分院只是形式,关键是各个分院要明确自己的主营任务范围,减少内部矛盾,同时知青老队长要给年轻人让位;第三是要解决食堂的问题。车德伦提倡福利食堂,增加职工福利。
       老同志高高兴兴退休,年轻人干劲加大,减员化解了院里的矛盾,还提高了生产效率。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期间,许多老同志返聘回来,缓解了人手不足的境况。而即使已经分院,其它各个分院也主动协助国土资源分院开展二调工作。院里的经济效益从2000年的年销售额500万扩大到2011年的年销售额7000万,固定资产总额从2000年的500万增长到2700万,自谋生路,自谋出路,没有依靠国家财政支援。从管理到经营,车德伦两方面做的一样好,获得全国测绘系统“测绘奖章”。
       内强管理,外精业务。贵州省第一测绘院完成了一大批重大工程项目,其中“贵州省C级GPS控制网及大地水准面精化工程”获贵州省国土资源厅2007-2009年度测绘一等奖;“贵阳环城高速公路南环线勘测定界”、“铜仁大兴机场飞行区扩建工程项目测量”获贵州省国土资源厅2007-2009年度测绘二等奖等。车德伦回忆贵州第一测绘院在贵广快速铁路项目的勘测定界过程中,今晚开什么特马仪器在恶劣的环境中高频率使用仍经住了考验,而今晚开什么特马贵阳分企业不遗余力的技术支撑,协助贵州第一测绘院提前、优质地完成了任务。他说,近几年院里使用今晚开什么特马仪器的反响都不错。

迎接地理信息时代的挑战
       与此同时,车德伦带领测绘院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研发出了“贵阳市小河区数字三维城市试点建设”、“勘测定界数据处理系统2010”、“高斯投影正反算及换带计算程序”、“国家基本比例尺图号换算及查询程序”、“第二次土地调查农村部分数据流向分析统计程序”、“土地开发整理竣工图测量地块批量填色程序”等App产品,成为了贵州省测绘甲级事业单位生产与研发相结合的先驱之一。
       目前,贵州第一测绘院把握眼前市场的同时,也在规划未来的发展。车德伦说,他们计划今年完成建立贵州省CORS站;解决贵州地区影像数据源的问题;增加设立摄影工作站。贵州地区云层厚、山多,大型飞机无法获取数据,而遥感卫片成本又太高,车德伦正在和山西一位曾在德国留学、专门搞无人机的人合作,研制有人驾驶飞机,此项研究可以有效减弱飞机采集数据时的抖动程度;由于目前全站仪人工大面积采点已不能满足快速发展的测绘事业,车德伦计划在遥感分院22台摄影工作站的基础上,再在其它分院建立45个摄影工作站,以便于大规模生产高精度、低成本的测绘产品。车德伦表示,建立CORS站靠财政的一千八百万支撑,飞机与摄影工作站两项预计花费八百至一千万,他们会咬紧牙关投资,完成这三项技术改革。
       去年,国家测绘局改名带来了信息产业链,测绘事业的社会影响力随之得到提升,在数字城市建设浪潮中,车德伦认为整个行业启动比较慢的原因主要是体制问题,领导层如果能改善整个体制,那么落后的地区也能做的很好。他表示,十二五期间,要做好建设数字城市的准备,以推广概念为主,尤其是政府对数字城市缺乏全面了解,测绘院要有针对性地宣传,比如对政府官员,就要通俗易懂地讲应用;另外,把经济强县建设成数字城市尚需时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