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开什么特马
?
|
|

 
第06版:上一版
下一版
位置:第80期>>第06版:龚健雅:朴实+认真 迈入院士殿堂
 
龚建雅:朴实+认真 迈入院士殿堂
 
 
2012-03-13 14:45 编辑:采访 南人、袁小荣 执笔 陈会、计娅娅 浏览量:13441人
 
 

 
 



龚健雅院士2009年2月摄于美国
 

龚健雅,1957 年生,江西人,现任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我国测绘学科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国务院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测绘学科组召集人。他是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995年)、教育部首批“长江学者”特聘教授(1999年)、973项目首席科学家(2006年)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群体学术带头人(2007年),先后承担了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30多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部级一等奖5项、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学会(ISPRS)Dolezal成就奖1项,出版专著和教材12部,发表论文430多篇。
他在地理信息理论和几何遥感基础研究中取得了多项原创性成果。提出了GIS中的面向对象数据模型和互操作模型,引领了面向对象GIS和面向服务GIS的发展;提出了遥感广义几何成像模型与精确处理方法,提高遥感影像几何定位精度;自主研发了GIS基础App与网络服务平台以及遥感地面处理系统,解决了国家重大需求。

      出生在江西樟树,少年求学时遭遇文革,风华正茂时求学海外,32岁便引起了国际同行的注目。更重要的是,在中国迎接地理信息产业发展的浪潮中,他以国家级学术带头人的身份,打破了国外GIS一统天下的局面,实现了国内GIS研究和应用的跨越并参与国际竞争,奠定了GeoStar、GeoSurf、GeoGlobe和“天地图”的基础,也成就了自己。

重点实验室的十六年
       在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以下简称“实验室”)一楼,龚健雅主持的“地学计算与分析国际学术研讨会”正在召开,现场的学术交流氛围浓郁。这是实验室和国际地学计算与分析研究中心(ICCGS)联合主办的众多学术交流活动中之一,类似的对外交流非常频繁。
       龚健雅是最近二十年中国GIS科研领域的重要人物,他因为在国际上率先提出面向对象GIS数据模型和互操作模型而为业界熟知;也因为自主研发了GIS基础AppGeoStar与地理信息网络服务平台GeoSurf 和GeoGlobe并应用到国家重大项目——“天地图”中而成名;更因为推动了面向对象GIS和面向服务GIS从实验室走向市场,让科研迅速转化为生产应用而有为。他的名字是和国产GIS走得最近的一个。追根溯源,他的导师李德仁院士一口气连用了四个“很”——“很老实、很踏实、很刻苦、很勤奋”来概括弟子,而他本人仅仅用了“我做事比较认真”这句话总结。是的,唯有熙来攘往的名利和富丽堂皇的辞藻散去,唯留褪尽铅华的从容和本真,才配得上中国科学研究的最高荣誉。
       从1996年担任实验室副主任开始,38岁的龚健雅挑起了大梁、走向GIS的时代大舞台。那是人一生中精力最巅峰的阶段,也恰好是中国GIS产业经过十几年发展、越发上台阶时。在一叠厚厚的获奖证书和学术资料里,“中国测绘、遥感、地理信息系统领域第一位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奖励的青年科学家”,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主席、澳大利亚Trinder教授早在1996年对他和他的第一个研究成果评价:“GeoStar is world leader in object-oriented GIS。”“第一位”和“领航者”两个词沉甸甸的。
       十六年期间,实验室的3次评优,也书写了国家地学部重点实验室中的传奇。从1989 年成立开始便凝聚着王之卓、李德仁、张祖勋三位院士的心血,这所中国测绘地理信息学科惟一一所国家级重点实验室,1996 年龚健雅接手常务副主任后,与团队以活跃的学术交流和完善的自主创新体系,在科学研究、队伍建设、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走在了当代GIS领域学科的前沿。
       这个十六年,是中国GIS产业起步到规模和能量呈爆发式增长、潜力大、发展快的阶段;这个十六年,龚健雅从养精蓄锐到厚积薄发,在导师李德仁院士的带领下,与团队在科研上完成三大成果并转化为实践应用,实现事业和人生至关重要的飞跃,攀登上了中国科学的最高峰。

 十年文革的求学路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土墙茅草房,一个老师在一间教室教三个年级,龚健雅的启蒙教育是在江西一个寻常村庄的混合班里完成的。那时候他读一年级,边听二三年级的课,边帮师兄学姐写作业。而在破旧的茅草教室外,隔山跨海的欧美世界,和龚健雅几乎同龄的GIS在奥地利出现并应用于地籍数据库,加拿大的一位测量学家开始建立GIS系统。
       外面的世界暂时与寂寞的红土地上的这个勤劳的小娃娃无关,生活还得从脚下开始。不久文革来了,孩提时代的他因为成绩好而成为红卫兵疏离和冲击的对象。学生不识字不读书,上学从尊师变成了批斗老师,断断续续到初三。文革升学当兵进工厂都需要推荐,回家务农是贫家子弟唯一的归路。可是,那年是不寻常的1973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举行文革中唯一一次教育考试。字都不认得一箩筐的他找来课本,刻苦自学,以全县“中考状元”的好成绩升入高中。然而那是一个扭曲的时代,“张铁生交白卷”事件波及全国,在沸沸扬扬中浇灭了孩子渴求常识的火苗。学校不开课,家中又遭变故,别的孩子在学校游手好闲,家贫的孩子早当家,他没日没夜地在田间,曾经挣了2900个工分。高中上大学也需要推荐,没有关系只能回村,作为村里的“常识分子”,龚健雅常帮队里拾掇农忙时经常罢工的老式抽水机,拨起算盘管管面粉店。  在艰苦的环境里、在高强度的劳动中、在人生的得与失之间,年少的他历经坎坷,历练得踏实而坚韧。
       77年恢复高考,金秋十月,龚健雅离任小面粉店“掌柜”,客串大队代课教师。为了那班淘气的孩子都升入初中,本着一颗为人师的担当、责任和坚持,他传道授业当严师。当孩子们全部升学时(当时一般的升学率是75%),龚健雅也顺利跨过高考,走进华东地质学院,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积压了十年的人才,一千万人考试,2.2%的录取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激烈之后,经历文革的龚健雅格外珍惜在华东地质学院的四年,刻苦求学。但是他觉得自己还不是最认真的,“班上有一个同学更认真,成天除了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哪也不去,四年连学校组织的看影片都没参加过”。 时光流转,1982年以优异的成绩本科毕业(四年的平均成绩为94.4分),龚健雅和谢刚生(现为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数码企业总经理)等三位同学留校,留校在当时是最好的选择。留校教航测。
       就在龚健雅为将来能否在三尺讲台上教好航测课程而忐忑不安时,国内的GIS理论研究慢慢在高校及科研单位初现端倪;而国外的GIS随着计算机硬件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领域,受到政府部门、企业和大学的普遍重视,从开拓期走向市场活跃期,GISApp市场出现。

与两代恩师的武测缘
       1983年9月,龚健雅去武测进修航测,这位提着铺盖走进校园的年轻人怎么也想不到,几年之后,他将在这里拉开人生大舞台的序幕,开创国内面向对象GIS的另一番格局。
       可是,此时的他还只是一名进修生,过着“校漂”的插班生涯。白天他和80级李志刚(现为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主任)、郭四清(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卫星导航原总经理)同堂,进修了朱宜萱教授的近景测量、冯文颢教授的航空摄影测量、刘大杰教授的广域测量平差等课程。“校漂”的日子异常忙碌,为了在一年之内学完航测三年的课程,同时听两个班的课,晚上他在路灯下自学PC-1500计算机编程。80年代的PC-1500计算机是最现代化的设备之一,在当年轰轰烈烈异常热闹,各地教编程的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航测77级一位留校师兄也拉着他办起了培训班。期间,不仅成功地编出近景和航测两个程序,在全国推广使用,还帮葛洲坝叶轮测量项目的老师解决了部分难题,进修期间主持两项科研项目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奖,科研能力显山露水。当他以优异的成绩完成进修、结束“校漂”时,惜才的朱宜萱教授非常不舍。
       人生总是环环相扣。离开武测,背着行囊取道长沙,年轻的龚健雅协助中南工业大学杨善慈教授开展一项国家自然基金课题,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寒暑期科研实践,先后勘测出了华中和华东的数个矿产资源储备量,拉开了他三十年科研舞台的序幕。华东地质学院彼时并没有科研课题,“学校领导很开明,重视和支撑年轻人(在外面)的发展”,龚健雅说。
       而他在武测,被三院士同堂面试、结缘两代院士导师的佳话则是在六年之后。1987年的春天,龚健雅出差路过武测遇到李德仁院士,爱才惜才的李院士鼓励他报考王之卓院士和自己合作引导的博士研究生。这次见面,影响了彼此的人生轨迹,也影响了未来中国GIS研究和产业发展的进程。
       王之卓院士治学非常严谨,对龚健雅破格报考博士非常慎重,亲自找到他在武测进修时的任课教师、同学询问学习情况,还写信给杨善慈教授了解他的科研能力。即使是在龚健雅通过笔试、进入面试关时,王之卓院士也没有放松,不仅亲自主考,还组织李德仁院士、张祖勋院士、郑肇葆等教授联合面试,全面考察龚健雅的理论常识和科研能力。面试整整进行了一个下午,紧张而又令他终生难忘。
       1988年,31岁的龚健雅成为王之卓院士的第三位博士生。丰富而又波折的人生及至而立,前行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明。与此同时,GIS从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实验室走向市场、走向社会,北京、上海等城市率先开始在国内开展GIS应用。国内的空间信息市场正在形成,GIS发展的康庄大道也越走越宽、越走越明。

面向对象GIS和“天地图”
       GIS的兴起和发展,王之卓和李德仁两位院士敏锐地抓住了这一重要的发展契机。在李德仁院士的争取下,龚健雅前往科研实力雄厚的丹麦技术大学,拜Jacobi教授为合作引导导师。在这里,他全神贯注地进入广阔的GIS世界,不到两年时间便确定了面向对象GIS的研究方向,未来豁然开朗起来。这个抉择,既有先天个性与专业的默契使然,也有三十年一路走来积累的必然,相逢不恨晚。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欧洲第一届GIS学术讨论会上,龚健雅提交的面向对象GIS数据模型的论文被选为大会报告论文,引起反响,澳大利亚的《摄影测量和大地测量学报》转载了全文,在国际学术界小荷已露尖尖角。
       在此时的中国,GIS发展的时代即将到来,产业规模和能量正在蓄积。回国后的龚健雅一马当先地成为了当时国内面向对象GIS研究的 “垦荒者”。1992年,由导师李德仁院士牵头的“面向对象GIS基础App的研究课题”被国家测绘局批准立项,列为“八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龚健雅和团队以面向对象的空间数据模型研究和矢量栅格一体化数据结构为基础,四年后,研发出国产GIS基础AppGeoStar,比国外同类App提前了三到五年,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协会主席Trinder教授评价为“GeoStar是国际上面向对象GIS的领航者”。事实证明,当初的专业抉择是睿智的,是对时代发展最前沿的把握。
       随着计算机硬件的发展,龚健雅又把GIS从单纯的系统搬进了互联网,开发了空间信息共享服务平台GeoSurf,荣获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紧接着,龚健雅又率队自主研发了开放式虚拟地球集成共享平台GeoGlobe,成为今天的天地图的基础。不仅如此,龚健雅及其强大的团队更加埋头苦干,成功解决了中国卫星遥感影像的质量问题和高精度定位问题。不久前,资源三号卫星发送回来的影像数据便成功接入天地图。
       龚健雅先容说,“‘天地图’是一个基础,基于‘天地图’可以开发出大量应用,形成巨大产业”。“天地图”凝聚着导师李德仁院士以及龚健雅和他的团队二十多年的智慧,其建成标志着国家在推进GIS产业发展方面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意味着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直接面向需求,由传统的专业性强、应用面窄的测绘地理信息产品,走向广泛的地理信息公众服务,为拓宽服务空间、促进产业大发展带来机遇。 在GIS产业大发展的时代,研究成果能够服务社会、惠及普罗大众,是科学家无尚的荣光。“三个研究成果里,哪一个都不是我一个人的”,龚健雅说,“不是王(之卓)先生和李(德仁)老师的引导,不读博士,不是大家的支撑和参与,我一个人无法取得这些研究成果。感谢导师,感谢同事和我所有的学生。”

 



给导师王之卓(左二)院士祝寿

 



博士毕业典礼,李德仁院士给龚健雅颁发毕业证书

 



龚健雅和夫人及女儿

 

面对面:重点实验室的未来发展规划

    和早期陈景润、刘人怀式的科研不同,现代科研越来越考验团队集体的力量,越来越需要对发展趋势的睿智把握、对后续人才梯队的长期培养。因此实验室,一方面要创造良好的科研环境,另一个需要搭建前瞻性的学术平台。以前实验室在国外发表的论文很少,1996-2000年不到10篇。问题不在于学术研究与国外有差距,主要在于不精通英文。于是龚健雅请外教,要求硕士和博士加强外语的学习。现在每年至少有七八十篇论文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有些事情需要自己想办法改善条件,逼是没有用的,必须面对客观事实才能创造条件。”龚健雅说。
    实验室下一步的发展,主要是在国际上牵头引领发展。中国是大国,学术在国际上靠前,在跟进,但是没有引领没有牵头。所以做两件事:“第一是建立国际合作的研究平台,大家牵头,他们参与,成立国际地学计算联合研究中心,中心有合作的联盟,同时给予网络合作的研究平台。”在整个国际领域里做一个基础性的工作,促进引进海外高级人才与国内科研骨干的融合,开展高水平的合作研究和学术交流,共同培养博士研究生,形成高水平的研究队伍,提升创新力和综合竞争力。
    第二个是建立一个测绘国际学院,招外国留学生。在学院下面设有不同的研究中心,不同的研究所,老师和学生可以过来做研究。目前有几所大学主动抛来橄榄枝,荷兰最好的大学已经有意向,未来的实验室,老师不分国界,学生不分国界。但是,目前学校的硬件条件和管理水平都需要慢慢提升。
    “这两个发展方向非常有特色,学校很支撑”。龚健雅谈实验室的未来发展。
对人才的看法
    关于后面的人才梯队,他认为“大家武汉大学还有不少优秀的学者”。年青一代,能不能沉下来,能不能冒出来要看实力,也要看机遇。现在竞争大,实力都很强。院士的评选竞争,有竞争才更努力。“我是毕业比较早,机遇好”。1991年龚健雅从丹麦回国,准备博士毕业时,之前武测培养的八个博士生,大部分都出国了。“我说,你们都走了,我留守。他们都很优秀,他们要是都在,也许(院士)不一定轮到我。”龚健雅笑着说,“大家这个年代的大部分优秀的年轻学者,都出国了,有些人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回来,而我回国了。”从丹麦回国,很多人都不相信。那时候待遇差别非常大,国外工资月薪2.5万人民币,而国内不到100元。整个风气都是出国就不愿意回来。“王先生和李老师送我出来,有知遇之恩,李老师给我写信让我回来”。
    目前他已经培养了大概四五十位博士,有一部分是与李德仁院士合作培养的。重点实验室的硕博生源,比较充足也比较优秀。但也有一定的困惑,对此,实验室推出单独选拔优秀人才攻读博士学位的政策,对优秀人才实施单独选拔旨在进一步提高博士研究生的生源质量。
    现在的大学品牌和学生的质量基本都比较透明,但是考得好,也不一定以后就能出很多的研究成果。龚健雅说:“大家这批院士中,不少都不是名校出身的,我这个经历不算特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